701号囚室的窗子

y141224-09

张前

二战结束后,在对奥斯维辛监狱受难人员遗留下来的物品进行分类清理时,专家们意外地发现了一卷“诗稿”。这是一卷特殊的诗稿,是作者蘸着鲜血写在白色衬衣上的。

由于血液的书写性能比不上墨水,又加上时间已久,血书诗稿变得斑斑驳驳,专家们费了好大的劲才把那些文字还原出来。

然而,当经过重新抄写的诗稿完整地呈现在专家们面前时,大家感到十分意外。因为,诗稿上所表现的内容,没有忧伤,也没有愤怒,那依稀散发着血腥之气的文字,表达的竟是闲适美好的生活。

诗的题目是《窗子》:清晨,我推开窗子/走在林间的小路上/鲜花馥郁,鸟声婉转/我/心灵的窗子亦打开/仿若阳光万道穿透心灵

全诗共有三段,24行,分别写了作者于早晨、中午和黄昏在野外嬉戏的情景。

在这首诗中,“窗子”一词,先后出现了8次。这让专家们不由地联想到:当时,写作这首诗的作者是否正被关闭在一间有窗户的囚室里?而这间囚室的窗子外面是否正好有秀丽的风景?想到这里,专家们非常兴奋,他们想,如果情况果真如此,说不定会找到诗歌的作者。

接下来,专家们对奥斯维辛监狱的囚室进行了逐一排查。然而,随着一间间囚室陆续被否定,专家们也越来越失望——也难怪,在条件那么残酷恶劣的环境下,怎舍得建造这样一间环境优美的囚室呢?

就在排查即将结束的时候,传来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在监狱B区,发现了一间带“窗子”的囚室——701号囚室!B区是奥斯维辛监狱的中间地带,重点地区。专家们立即赶往B区。在B区,专家们看到了701号囚室。然而,令专家们感到意外的是,701号囚室墙壁上的窗子竟然是用鲜血画上去的!大小和真的窗子差不多。那扇窗子的两扇窗叶朝外敞开着。

经过DNA检测,701囚室墙壁上的血迹和诗稿中的血迹属于同一个人。

至此,专家们得出最后结论:当年那位作者,正是坐在这扇“窗子”下面,写下了那些美好的诗句。

专家们还原了这样一幅情景:在那最艰苦的时期,战友们被关闭在奥斯维辛监狱的701囚室里。窗外,枪声、吆喝声、哭喊声不断。同处一室的战友,却没有半点忧伤,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深情凝望着“窗子”外面的“风景”,他们畅想着自己正走在阳光明媚的林阴小道上,享受着清新的空气、和煦的春光……

如今,701囚室已被划为战争纪念馆,每天到这里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为了提醒人们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今天的701囚室墙壁上多了一句话:囚室可以囚困我们的身体,却永远不能囚困我们爱好和平、渴望自由的心。

 

文章来源:http://www.ledu365.com/a/xinling/177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