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难辜负父母恩——村里的故事

1223-5

一、讲述人:秋水

大哥家有兄弟五个。他老母亲长寿,九十多岁了,身体倒还好,除了腰腿疼之外其他没有什么毛病。兄弟五个商量好,把母亲的田地给大哥家,让大哥负责养老送终。结果大哥得了田地后,赡养了一段时间,就开始找种种借口,不愿意养了。老母亲只好去投靠小儿子。在小儿子家的小屋住了一段时间,他们也不乐意了。母亲的田地给大哥了,说好了他养,凭什么我们来管啊?他跟老母亲说:“你找我大哥去吧!”大儿子儿媳都不让进门,当时这老太太弄得很凄惨。

不孝之家,往往是天灾人祸不断的。大哥家有两个儿子,一个儿子的孩子,脑袋不是太灵光,看他懵懵懂懂的样子,我们那时都叫他“半仙”。另一个儿子的孩子倒是特别聪明伶俐。大哥两口子是跟着他二儿子过。去年,大哥的二儿子说,我儿子长大了,要拆掉老房子盖新房了。大哥不同意,说他们老两口还要住的。二儿子不由分说,直接就扒掉了院子里所有的房子,盖起了新楼。盖了新楼之后,也不给老两口房子住了。大哥两口子跑到乡里要状告儿子,乡里政府人员说,这是你们的家事,只能调解调解。调解员到了我们村,他二儿子很有理由:“你别说我了,他们怎么不给我奶奶住的地方啊?我奶奶到现在还没有地方住呢!”大哥两口子一时被二儿子呛得哑口无言,这件事后来就不了了之了。后来大哥找了个偏僻的地方,盖了两间简陋的小房子,凑合着住着,说不尽的凄凉。他恐怕没想到,以前把老娘赶出去,同样的事这么快就轮到自己身上了。

今年回家的时候,我听妈妈说,大哥二儿子家那个聪明伶悧的儿子突然不读书了。他初中还没有读完,就要去打工,我听着很吃惊。记得那个小孩以前去过我家,让我辅导功课。像他那样聪明的孩子还真是少见,真是一点就透的人。他那时没学过英语,我只是简单教教,他就很快入门了。数学更是,有不会做的题目,根本不需要我多讲,只是点拨一两句,小孩就把答案写出来了。我当时就惊叹,这个孩子真是少见的聪明伶俐,将来肯定是有出息的人。现在听说他辍学了,我真是挺惋惜的。惋惜之余,想想也是理所当然。不孝之人,就难召孝子贤孙——家里的福德承载不了。不孝,看来不仅仅是祸害了自己,也祸害了自己的家族。

大哥其他兄弟家的日子也不好过,几乎家家都是婆媳矛盾多多,儿子不孝顺。被赶出门,恐怕是迟早的事了。

我跟我妈感慨着这一家四代人的事,真是做在哪里,就报在哪里啊!不孝的人真是有现世报的。

这些还都是我们能看到的,看不到的那些因果,恐怕也是自己种自己收了。

 

二、讲述人:守一

我们本家有一位堂叔,在家里是长子。当时他家里穷,结婚时父母没能给他盖新房。他结婚后就跟父母分开过了,一直怨恨父母。他认为父母偏心两个弟弟,几十年与父母都不来往。

这几年农村给老人办理养老金,需要每年交几百块钱。这几百元,兄弟仨一摊下来,就差大儿子那一份不出。他母亲托人跟他说,只需要用一下他家的户口本,那份钱老俩口自己出。托人说了几次,他也不同意,最后这养老保险硬是没办成。村里人说他们夫妻对父母做事也太绝情了。

前年那老爷子去世了。

去年我的这位堂叔患了直肠癌,手术切去一截直肠,不能大便,腰间长期挂个粪袋子。人常说做绝事的人,生儿子没肛门,他直接自己就没了肛门。

 

三、讲述人:独幽

奶奶生病卧床时,我爸妈在外地开店。我爸说请人照料,大伯不答应,说外人不尽心,要求我爸妈回来照顾,一家轮流照看半年。当时我和我弟还得念书,爷爷奶奶的医药费、房租等,开销很大,这生意没办法停业。大伯夫妻俩退休在家,带一个孙子。我爸妈出钱给他,各种拜托、商议,请他服侍半年。

本想着自己人照顾得好一些吧,哪知他却半点良心都没有。——这么说长辈似乎不妥当,但他们的行为,令人实在没办法说他好话。后来我们发现,说是照顾,他们只送几顿饭就算完事了,衣服都不给洗,都是我姑妈每个礼拜来拿回家洗的。奶奶被他安排睡在一个废弃的厨房里。他家有新房子,他就给自己生病的老母亲睡破屋。

更可气的是,奶奶身上有女儿给的几百元钱,他们偷偷的把钱拿了。我奶奶气的不行,都不敢吱声,怕他又说不服侍。几个老姐妹就安慰奶奶说,当丢了算了。

以前爷爷病重的时候,情况也差不多。不过当时还好有奶奶帮着服侍,受的罪少一些。

爷爷奶奶看病时,医生给开单据,兄弟俩平摊医药费。我大伯让医生把100元的单据开成200元,等我爸回家平摊。也就是说,这钱全让我爸出。这事是我弟刚好走到门外听见的。奶奶去世时,葬礼在他家办的,办丧事时买的烟酒等东西,他藏了很多。这类占小便宜的事,大伯干得特别多。他家还欠我家几万块钱,几年了,他们买冰箱、洗衣机、还买了两台空调,就是不提还钱的事。总而言之,他两口子就是特别算计,算进不算出的。对父母兄弟都是这样。

大伯当年对爷爷奶奶那么不孝顺,那么爱算计,现在是越算计越贫穷,而且两个儿子相当不争气。大儿子赌博输钱,欠着一屁股债,还在外面有小三,据传闻跟小三还生了孩子,闹得夫妻离婚。离婚时有个一岁的小男孩,他不要了,丢给我大伯养着。二儿子一样地赌钱,欠债不知有多少,现在过得潦倒不堪。最近老婆又怀孕了要生孩子,亲戚朋友都借遍了。

原来大伯俩儿子在外面捞偏门,据说每年赚几十万的时候,大伯立马不种地了,还老嘲笑别人,整天只知道“苦”。他自己孙女转到城里念书,就嘲笑邻居的孩子在村里念——破学校,没前途。现在好了,俩儿子都赌博欠下巨债,他只有整天唉声叹气的份了。

他家的事,让我特别相信因果报应。

 

点评:很多人一说起因果报应,就认为因果是前世今生的事,总觉得三生三世太飘渺,十里桃花又如何?实际上,因果如同太阳底下的影子,随时就在脚下。别的因果还或早或晚,有些甚至要跨越生生世世的轮回。不孝之人,几乎清一色是现世报,鲜见例外。如《增广贤文》上说:“记得当年骑竹马,看看又是白头翁”,人生数十年,说长不长,一晃就老了。等到自己也老态龙钟、生活都无法完全自理时,再怨恨子女的不孝、再承受晚景凄凉、再后悔当年的行径时,就太晚了。这代价真的伤不起,这忏悔就没有着力处了。

文章来源:http://xf.jzfjw.cn/news/149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