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以爱的名义伤害动物——一只幼鹰的校园之殇

1222-3

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

Dr.Kati Loeffler

“我前几天看见一只小鹰,”电话那头传来一位女士焦急的声音:“还是只幼鸟呢,我看见它头上有雏羽!它的翅膀受伤了!”一阵铺天盖地的暴雨刚刚席卷北京城,夜幕早已降临。接到电话后,IFAW北京猛禽救助中心康复师张率不断地安抚救助者的情绪,同时也对幼鹰的状况十分担忧。“感谢您救助这只幼鹰,请您告诉我您现在的地址,我马上接它回中心救治。”张率的语气温柔而又坚定。

“它还是只小鹰呢!”电话那头带着哭腔回到,女士不顾张率的安慰,打断她的话,不断重复着小鹰的境况,好像这样就会减轻幼鹰的痛苦。女士说她不知道这是什么鸟,有一只鸽子那么大,眼睛和嘴看起来像鹰,但是由于它还太小了,实在分辨不出来是什么鹰。当时小鹰就站在水坑里,试着飞了几次,但是翅膀伤了飞不起来。哎呀!哎呀!!它差点淹死……

张率尝试了很久才稳定了女士的情绪,问清她的姓名,当张率试着再次询问幼鹰的地点以接回中心治疗时。女士却说“不用了,不用了,我明天给你们送过去,一点都不麻烦,我明天给你们打电话,午休的时候我就过去。”“真谢谢您刘女士,但是它还是只小鸟,必须尽快喂食恰当的食物,这种小鸟如果太长时间不吃东西的话很难活下来。而且它的翅膀还受伤了,我们必须尽快为它处理伤口,尽快减轻它的痛苦。希望您能让我们现在就把它接走。”张率还没说完,刘女士已经挂断了电话。随后,张率手机上接到一条彩信,一只赤腹鹰幼鸟站在街边肮脏的水坑里。张率试着给刘女士打电话,但已无人接听。

第二天,张率一直没有接到刘女士的电话,直到中午中心也没有接收到一只翅膀受伤的幼鹰。张率一遍遍地拨打刘女士的电话,但是始终无法接通。想到小鹰正在忍受着饥饿、虚弱以及翅膀伤痛的折磨,每一名康复师都担心不已,也无法理解刘女士的做法。她看起来是那么善良,那么担心幼鹰的伤势,可现在她却让这个小生命在某个地方忍受着痛苦和煎熬。

三天后,张率终于接到了刘女士的电话。她笑了起来,然后对张率说:“哎,我们这几天比较忙,没有时间接电话。是啊,鸟还在呢。没有,我们没喂任何东西。是啊,翅膀还伤着呢。但是我第二天已经把它给一个学校的朋友了,现在它挺好的。”

一个学校要一只鸟做什么?听到这样的消息我们很费解,同时也很担心。学校里的孩子会学到些什么?是捕捉野生动物很正常吗?是让一只小鸟挨饿很正常吗?还是让一个动物忍受骨折的痛苦不去接收医疗照护很正常?

待弄清楚是哪所学校后(位于海淀区的某外国语学校),张率立即出发接幼鹰回中心救治。在学校,张率发现幼鹰被放置在体育馆里一个半闭的纸盒内,没有任何食物,只有一小盆水。幼鹰的右翅无力地垂在一边,已经肿起来了。翅膀上粘着了自己的粪便。学校的一位教职人员表示,校长很爱动物,很擅长做动物标本,并骄傲地说学校还有个小型动物园。他向张率表示他们有政府颁发的国家2级保护动物的驯养繁殖许可证,但拒绝出示给她看。看着动物身处的狭窄环境、肮脏的笼子,张率意识到,这个人、这所学校,正犯下了两个严重的罪行:一项是虐待动物,另一项是虐待儿童,因为他们迫使孩子目睹对动物的虐待。

当孩子们看到学校小动物园中的动物现状后,他们学到了些什么?两只瘦弱的猫蜷缩在玻璃箱中,极度渴望食物和关怀。两只猴子被圈在笼子里,它们的毛发乱作一团,它们的眼睛空洞茫然,目光呆滞。成排的笼子里关着羽毛严重磨损的鸟类,它们站在自己的排泄物上,坐卧不宁,短暂的一生是在疼痛和疾病中度过的,永远都不会再知道自由飞翔的滋味。

孩子们天性善良,对动物遭受的痛苦充满同情,可他们被迫目睹的确是对动物的残酷对待,这让他们内心充满斗争。他们对动物的痛苦感同身受,而老师让他们接受的教育却是对动物的虐待,这让他们内心充满挣扎。他们目睹对动物的长期虐待,因而认为这是人类正常的行为。几十年的研究表明,如果孩子目睹或实施对动物的虐待,长大后极有可能具有暴力倾向,有社交障碍。最糟糕的是,这些孩子幼小的心灵会留下无法抹平的伤痕,什么是同理心?什么是善良?什么是信任?他们心存怀疑。

张率将幼鹰带回中心后,猛禽康复师们迅速对其进行了身体检查和伤口处理,缓解它伤口的疼痛,补充它的体力。我们不禁感叹,饿了5天,没有吃任何东西,这个小家伙还能活下来,这实在是个奇迹。幼鹰极度瘦弱。它大大的眼睛凹陷在瘦弱的头骨里。牠不断地挣扎着,叫喊着,对我们的把持和处理表示抗议。我们对幼鹰实施了麻醉,希望通过拍摄X光片来查看它翅膀受伤的情况。每个人的动作都很轻,生怕让它再受伤。幼鹰在粉红色毛巾的包裹下如婴儿般睡去。在它的头上,漂亮的成羽之中探出茸茸的小雏羽,惹人怜爱。它瘦小的胸部随着呼吸起伏着,翅膀也放松下来,新羽泛着闪闪的亮光。我们静静地等待着,直到它闭上绿色的大眼睛,进入深沉的呼吸,再也感觉不到断翅的疼痛。

正如我们所担心的一样,X光片结果显示:幼鹰的胧骨有几处粉碎性骨折,肘关节也已粉碎。整个翅膀严重地肿起来。这只幼鹰一周以来都是在骨折疼痛的折磨中度过的,忍受饥饿和无言的苦痛。而在它的周围,是那些号称关爱动物的老师和个人,他们就这样沉浸在学校的庆祝活动中,而漠视一个畏缩在箱子中的宝贵生命。而孩子们呢?他们看到的是他们的老师、他们行为的楷模的所作所为,学习到的是这样的残忍行为符合和谐社会的要求。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d0527310100wx5c.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