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黑道法师”监狱度众,7万罪犯皈依佛教

1221-4

编者按:他1954年出生,出身贫寒之家,曾经是不良少年,在校园“黑帮”位居堂主。大学毕业后,他入行媒体,当了5年警政记者。他有野心,人生目标是成为全球最成功的企业家。他英俊潇洒,是女生追捧的男神。但26岁时的一场车祸,让死里逃生的他触发了出家念头。1982年,他在台湾广化老和尚座下剃度,并在佛学泰斗印顺导师座下习修了3年。1986年,他开始在台湾各监狱从事导善工作,重建受刑人员的正确人生观。29年来,在他的教导下,有7万受刑人员在监狱皈依佛教。如地藏菩萨一样,把佛法的光明照进最黑暗之处,他就是净耀法师。以下为净耀法师的自述文字(限于篇幅,有调整删节)。

 

曾“混”到黑帮行堂堂主

我出生于一个农村的贫穷家庭,很平凡的家庭。我是混混,读的大学那时也不叫大学,我们那儿叫专科,后来它才改制成了大学。年轻的时候,因为也是喜欢表现自己、爱现,所以不安分守己,学生时就参加了不良帮派。我在高中时已经是几个帮派里面的混子,也曾经当到所谓的行堂堂主。我觉得我这一生会投入这么长的时间到监狱里面去从事教化工作,应该也是因为看到很多人迷失了方向、走在黑道上,从他们的背景里看到了自己过去的影子,我现在有责任唤醒他们回头。

在读当时叫做“世界新专”的大学时,我们也是一天到晚翘课、不读书,几度要被开除。因为我们那时候纯粹是犯年轻人同样的毛病,就是爱玩、爱去钓马子、去开派对。那个时候哪里懂得“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的道理,不懂的。就算我刚刚出家的时候,人家问我为什么出家,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那个善根启发,迷迷糊糊就想要出家。我真正认识到为什么要出家,大概是在3年之后才真正比较清楚的。

女朋友引我走上学佛之路

我也曾有好几位的女朋友,有演艺界的女朋友,还有其他不同领域的女朋友,当然这个“女朋友”要看你怎么去界定了。引我学佛的这一位,她是在工作中认识的。我在当新闻记者时跑警政新闻,她本身是在酒店里面当陪侍,白天在一个公司里面当会计。她的父亲已经往生了,妈妈得了癌症,为了能多赚一点钱,她就跟弟弟两个人晚上到那个地方去打工。

正好我的一个媒体朋友来找我,我在接待他的时候她过来,一般人家说叫敬酒。但她并不敬酒,她敬茶,闲谈之下她说她学佛。谈起来之后,她就带我开始到寺院里面去走动。走了一段时间之后,她说要去读佛学院,我说好啊,那很好。然后她就去读佛学院。读了之后,她来找我,说她想出家。我告诉她说你不一定要出家呀,你好好学,学好了你可以教我们。她说不要,她要出家。当时我也不晓得什么原因,顺口就说那你出家,我也出家。最后的结果却是我出家了,她没出家,她可能出嫁了。

一场车祸后走上出家之路

我整个人生观的改变,分水岭就是一个车祸。我常常到学校里面去演讲,我对着年轻人开玩笑说,我开的车子实在是太有魅力了,当时有一部莱克萨斯跑车也太热情了,当它看到我这部小轿车的时候,就情不自禁地超越中间线来拥抱,我禁不起它热情的拥抱,结果就住院住了两个月。

这两个月躺在病床上面,思维了很多。我之所以跑新闻,只是希望借着新闻的工作能广结善缘。我希望能跻身世界十大企业家之名,这是我当时的一个人生目标。看了那个《世界名人传》之后,我也想要成为世界名人,这启发了我向善的这一点心。

但是出车祸之后,我一直在思维,想到死皇帝不如活乞丐。我如果拥有整个天下的财富、拥有普天下所有的美女当我的嫔妃,但那时候我的生命却已经结束了,所有的财富、所有的感情都没有办法带走。所以我也就在那个思维的过程当中蓦然回首,那个出家的苗就在心里面萌生了。

我就是这样子迷迷糊糊地走上了出家之路,很可爱的。没有出家的时候,已经很久没有联络的这些女朋友,她不会来找你;我明天要剃度了,今天她就打电话,我也不晓得她是从哪里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的。她就告诉我说,我很想你,你下来吧,你不要出家。如果我那时候连这一点基本的定力都没有,大概也出家不成。

出家之后,慢慢接受师父的引导。我的家师是广化老和尚,他是一位弘扬戒律的律师。我帮他整理讲稿,他上课,办了南普陀佛学院律学院,同时他在梅陇灵隐寺也把寺院学院化,我们就在这样子的一个环境当中熏习。我熏习了3年,又慢慢成熟了另外一段因缘。

追随佛学泰斗印顺导师进修

1986年3月8日,我到台中去跟随当代佛学泰斗印顺导师。他接纳了我,一对一地指导我。出家的僧人为什么要有这个戒律来规范呢?这是要规范我们本身的这种习性,规范在社会上所染的不同习性,要断除心中的烦恼,一定要规范。所以从这个过程当中,我们领悟到佛陀、佛教的觉悟。学佛真正受益的人,就是能够越来越了解自己,了解到你本身本来是很自私的人,而现在心中越来越宽阔、越来越容易关心别人。本来脾气很大的,现在也改掉了,这个就是受到佛教法义熏陶之后出现的成长,学佛是在这个地方。

我个人能力非常微薄,但因为受到印顺导师的启发,他常常讲人要有人格,僧要有僧格,这句话我就想了好久,过去本身也不乖,出家之后师长又这样启发我们,所以因缘就成熟了。有一个长老叫做开正长老,代表警备总部来邀请我们到管训队去做布教。管训队当时就是各个教头的老大去管训的地方。

我们在布教的时候,到了那个里岛,那个里岛都有大咖的,真正黑道的大哥都被扫到那个地方,集中在那个地方管训。警备总部司令陈守三上将专程来视察,回去后觉得很迷惑,他说这些都是可以呼风唤雨的黑道大哥,为什么几个小和尚就把他调得服服帖帖的?甚至他们还很可爱,我们带他念佛,念的是“阿弥陀佛身金色”,他听不懂“阿弥陀佛身金色”是什么,他平时都说闽南语。那个闽南话,他把它听为“好好玩”的意思。所以我们也就觉得有这样的机会,能够适度地去纠正他的观念。

犯贱和吸毒的刑犯难以教化

过去有一个叫洪冠宝的,他已经伏法被枪毙掉了。因为他本身的心性不对,你关心他,他当下接受,但是转个身他又回归他自己的想法,他本身一直觉得我一定要想办法脱逃。佛陀说犯错的人,犯再重的错误的人,只要你有心要改,我们都有机会教导。只有一种人不可救,就是犯贱的人,就是思想错误的人,这个是最难。

另外一种就是吸毒的人,吸毒有两种瘾,一个叫做身瘾,一个叫做心瘾。有的人本身自己吸了毒之后,毒瘾的发作像万只蚂蚁同时在啃咬,整个酸痛,那个很痛苦,所以为什么吸毒的人会撞墙壁、摔打自己,因为他身体痛苦。这种人好对治,你怎么样让他熬过那个痛苦期,5天到7天,熬过了,他身体的毒瘾就过去了。但是最难的就是心瘾,抽烟有烟瘾,吸毒有毒瘾,他本身最难降服的就是心。

他稍微有一点挫折、有一点不顺心,就会开始想到毒,所以这种人是最难搞的。但是佛陀说,我们自己没有成佛之前,众生未得度之前,我们不可以自己逃离,只要众生未得度,不可以有放弃一切众生的意念,所以我们要大家共同努力。

教化29年,7万刑犯皈依佛教

看到这么多人因为自我烦恼重,人生观模糊,然后受到不同的引诱就去犯罪,所以我就开始转到学校里面去宣导法制教育,其实就是德育的理念。之后又看到这么多人吸毒,所以又开始去宣导不要吸毒,毒品一碰,你这一辈子的人生幸福就断送掉了。因为毒品要上瘾太容易了,要戒掉是非常困难的。

投进校园,投进监狱。我光这一个领域一走已经花掉将近30年的岁月,已经29年了。所有的监狱我都走遍了,我不但去教育那些受刑人员,同时也教育监狱里面的工作人员,也去影响他们。我们多年来协助政府布教,过去监狱里面有暴动,每一次暴动都会有人受伤或者被杀死。从我们投入进行教化之后,那个监狱的暴动事件没有了,因为我们在这当中产生了润滑的作用,他们的不满有时候通过我们转达给管理单位,管理单位就会派人去疏通、去教化。这个也是我们无心插柳柳成荫,在坚守当中结缘下来,引导皈依的人将近7万人了。所以我有时候开玩笑说,不要得罪我,你得罪了我,监狱里我的徒弟全部出来吐一口口水就把你淹死了。这是开玩笑的话。

黑道法师”的人生哲学

在这些过程当中,有很多的媒体慢慢也知道我在这个领域付出了一点点的心血,所以有时候他们在媒体的标题中把我叫做“黑道法师”。问他们怎么做这个标题,他说你长期在教化黑道,所以你是黑道的法师,我说好了,也尊重你们这个标题。

我们都不是圣人,我们每一个人都可能犯错,但是当你本身福德因缘不够的时候,你犯错就会被逮捕,就会被抓去关。我走遍了所有大大小小的监狱,我所接触到的所有收容人员,我问他们说,你们是坏人吗?没有人会举手说我是坏人,这说明再坏的人还是有他善良的一面。我们过去一直在探讨说人性本善、人性本恶,而佛法讲人性是中性的,正因为人性是中性的,所以才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也正因为是这样子,佛陀才会对僧人、对出家人进行规划,你出家要建立这样的环境,环境是团体的,你个人的开悟是个人的成就。个人了脱生死重要,但是佛法还能够在世间里面去净化社会、净化人心、安定国家,这是团体的重要。

所以我们必须了解这个工作,我们希望所有有缘的同道都能够了解,要荷担如来家业,你应该如何扮演好你自己的角色,你如何能够组织你本身的信徒,去教化他们能够有正信、正见、正行,然后要建立本身自己的事业。什么样的事业?弘化的事业、文化的事业、福利的事业。唯有你本身能够建立弘化、文化、福利的事业,你才能感动社会大众,感动各级领导,感动所有的人。宗教要立足整个世界,要发扬光大,我们在家信众的教育是绝对重要的。

 

净耀法师档案

净耀法师,俗名徐明辉,台湾嘉义人。自1986年起,应警备总部之邀,至各管训队辅导受刑人员。由是因缘,揭起监所教化的序幕,至今已经29个年头。如《华严经》教示:“无量无数劫,常行无上施,若能化一人,功德超于彼。”法师于1990年创办净化社会文教基金会,效法地藏菩萨“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愿精神,默默奉献监所教化,始终如一。法师认为,要制造一根铁棍很容易,等到铁棍折弯了想要重新复原却很困难,因此于2009年创办了佛教第一所偏差行为青少年中途之家“普贤慈海家园”,接纳与安置濒临失足的少年。

法师在教化受刑人员的过程中,发现18岁到40岁之间的人群因为毒品犯罪入监服刑者占最多数,故于2002年开始以反毒为主要重点工作,更在2012年买下电影《毒惑》版权,首度以电影播放的方式与全台23个县市政府合作进行巡回播映,以达到反毒的目的。2014年,法师在台湾北、中、南部地区以反毒为主题,举办时下年轻人最热门的主流文化街舞以及微电影比赛,更于8月9日在台北小巨蛋举办佛教界第一场大型反毒晚会,邀请到立法院长、内政部长、台北市长以及佛教界、各宗教界团体等共同参加反毒宣誓。

法师2008年荣获斯里兰卡最大规模之佛教大学肯兰尼亚大学授予的佛学博士学位,由斯里兰卡总理亲自颁证。净耀法师积极地做入世的关怀工作,弘法足迹同样遍及香港、内地、印度、日本、东南亚、美加纽澳、中南美洲等地。

 

 

文章来源:http://www.xuefo.net/nr/article22/2241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