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古及印度佛教——三智道商国学院学员与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互动讨论

1220-4

三智学员问:您说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幸福的定义是不同的,请问在你的心目中,幸福是什么样的定义和概念?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答:两年前,《时代》杂志和一些西方的媒体报道:佛教徒是最快乐的人。在英国、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还在持续进行有关神经科学方面的研究,用科学的方法研究什么是快乐。显然快乐变成了一个值得探讨的题目。这在所谓佛教的老师们之间引起了兴趣,当然表面上作为佛教徒我们可以说,有西方所谓客观和批判性的媒体来报道佛教徒比较快乐是值得骄傲的事情,有必要对此进行深入思考,因为这是值得我们关注的事情。在全世界物质主义这样兴盛的情况下,禅坐、瑜伽变成一种流行的东西,到处都是。这一次来北京之前,我从英国过来,在那儿参加了一个很大的学术集会,集会名称是所谓的“正念的修行”。在英国牛津这个地方,故意不用佛教的名词,可是事实上在很多修行的技术性上很像佛教。因为在基督教的环境下,如果用“法”、“菩萨”等名词,会让他们比较害怕。我也见到在这个范畴中非常重要的人,他们和我说全世界都是这样,特别是在西方,沮丧等心理疾病患者的数量越来越多,这当然是一个不好的消息。但更糟糕的是,心理疾病患者的年纪越来越小,以前在中年才会出现的症状现在会在十几岁的人群中就已经开始。英国政府有非常好的社会服务系统,会花很多政府的预算在这种心理治疗上面。所以这里面很多人都是内在的佛教徒,表面上故意不讲,在那样的文化环境中不愿意呈现出来。他们发展出一种8个礼拜的心理治疗方式,基本上就是教大家如何开展正念的修行。这已经变成一个英国政府资助的实验,他们发现有非常好的效果。当然这也和钱有关,因为政府可以少花很多钱。8周的心理治疗过程基本上就是坐在那里什么也不干,而其他的治疗方法会花很多钱。在西方基督教、伊斯兰教或者犹太教甚至无神论的社会中,用“菩萨”、“法”、“佛陀”这些字眼是不善巧。对在座的诸位来讲,中国文化的三大支柱儒释道都是文化的一部分,但在西方,佛教往往成为可疑的对象,怀疑其是不是一种膜拜性的宗教。所以刚刚讲的西方的现象在某些方面是好的,从某个观点来讲,只要能帮助众人,把佛教贴上某种其他名字的标签是无所谓的,但是另外一个危险是,它被冲淡了许多。有一次我在澳洲坐着车子旅行,在中部几乎没有人,都是沙漠。经过差不多10天的旅行,期间只是吃面包、沙拉等西方饮食。终于到了一个小镇,看到有一家中国餐馆,就一定要去吃中国菜。打开菜单一看,竟然还有北京烤鸭,于是就点北京烤鸭。显然那是一只鸭,可是还加了一些炸马铃薯片,这是一个相当充水的北京烤鸭。所以我们关注的是,事实上佛教会被稀释掉,其实禅坐只是佛教小小的一部分。下面来回答你的问题——何为快乐。佛教徒被贴上最快乐的人的标签会引起严肃的关注,如果你真的从法的观念来看,快乐并不是佛教徒的追求。佛教徒的目标是要超越快乐和不快乐。伟大的月称菩萨说:“如果你是一个笨蛋,你就会做坏事而下地狱;如果你是一个笨蛋,就会做好事而上天堂;如果你是一个智者,你就会做超越好坏的事而得到解脱。”如果你问我什么是快乐的定义,那么我能告诉你的是,人性方面的快乐定义是非常世俗的。人性方面的快乐是上网有宽带网络可以用,或者是可以看一场好电影;而作为一个佛教徒的祈愿,是能学习到一种超越快乐与不快乐的快乐。这是我的回答,谢谢!

 

三智学员问:在佛教里面,活佛转世是一种真理还是宗教仪式?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答: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对这个问题事实上有很多误解和疑惑。首先,我要先说佛教事实上并不相信有真实存在的转世,相对上是有转世,相对上的东西叫做时间。我们不应该把发现“时间是相对的”归功于爱因斯坦,我对这件事感到很情绪化。很多西方人宣称他们发现的很多东西事实上在亚洲早就被发现了。我给大家讲讲印度的甘地很有名的非暴力行为。诸位都晓得,他是从哪里得到这样的概念的?他是从美国哲学家梭罗和俄国的托尔斯泰那里得到的这一概念,你知道梭罗和托尔斯泰是从哪里得到这些想法的呢?是印度!只有在西方人珍视这些价值的时候,我们才会珍视。人们预测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像中国的庄子,当西方人发现庄子有某方面的价值时,我们才说庄子确实有某方面的价值。关于时间的相对性,在爱因斯坦之前的2500年,佛陀就广泛地讨论过。请问刚才发问的先生,你相信时间吗?相对上你相信吗?

 

三智学员问:请问仁波切,您说的时间的相对性是指什么?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答:这很简单,就像说今天相对于明天,今天相对于昨天。我问你另外一个问题:昨日之你和今日之你是相同的还是不同的?

三智学员答:不同。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问:你确定吗?如果不同的话,你就永远不会忘记事情,也永远不会学习事情,因为昨天的你和今天的你是不同的。昨天学到的东西是昨天的那个你的,今天你是从新开始。

三智学员:今天我又听了大师您新的教诲,每天在变化和更新!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答:如果不同,你今天学的,明天就无效了;明天的你又不同,今天的你在午夜12点就会不见了,所以你还会相信他们是不同的吗?

三智学员:还是相信不同,相对的不同。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答:是,是相对的不同。意思是说:既不是不同,也不是相同。所以这样子就可以回答:昨天的你转世成今天的你,转世就已经出现了,这是转世的基本哲学。可是你是很对的。在西藏有一种叫做转世祖古,每一个人其实都是他的前世的转世或者是前一刹那的转世,并不是只有少数的西藏人一再地转世。可是在西藏由于是佛教背景的关系,有一些圣者,他们出于某种必要性,其转世的过程被认证,这是人类情感上必要的东西。所以从轮回的角度来看,刚刚讲的转世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是每次当人类的情绪和情感搅进去的时候,它就被腐化了。我个人认为,祖古转世的制度不是已经死亡就是已经奄奄一息了,这只在西藏存在,而在印度是不存在的,比如说舍利弗的转世。哲学上转世的观念没什么不对的,只是文化上的一些问题。

在过去,西藏这个系统可能有用,但是当今却有问题,有很多问题出现。比如说谁往生了,转生的人有一大堆。你要是没听过就不要去听,因为不好听。遗憾的是,宗教的一些组织,例如寺院,他们累积了很多财富和利益,有些有野心的人会突然“发现”他们的侄子或者兄弟是某某人的转世,所以这些已经开始不灵了。事实上,祖古是化现,佛的化现可以是任何东西。实际上佛的化现说不定在北京的红灯区比在寺院更多,因为慈悲的化现会在最需要他的地方出现,我们不可以排除娼妓跟黑道里面就绝对没有菩萨。

 

三智学员问:您说自己是文殊师利菩萨的转世和继承,能给我们分享一些和文殊师利菩萨相关的智慧吗?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答:文殊师利是一个名称、一个标签。究竟上来讲,文殊师利是代表佛的智慧。在象征的层次上,文殊师利有很多不同方式和形式的示现。悉达多太子看到老病死的现象,而且问:这个会不会发生在我身上?我们可以说他问的时候就是文殊师利踢他的时候。更具体的就是,如果你需要更多的小玩意的话,文殊师利菩萨就会拿本书、拿把刀等。但是相对上来讲,很多人相信他是从中国来的,他生为一只乌龟的儿子,而这只乌龟代表宇宙。所有这些象征的说法或叫法,对于那些比较没有办法理解深奥教法的人是有必要的。我们相信,在地球上所谓的净土并没有很多处,有的人说是64处,有的人说是32处,有的讲只有24个地方,有的人说只有3处。不管怎么说,有一处离这里很近,听说坐夜班车就可以到,据说那里就是文殊师利菩萨的道场。在文殊师利菩萨的经文上说,文殊师利菩萨发过这样的誓愿:你去到那个地方,不管你看不看到他,他都会出现在你面前。

 

三智学员问:您好,在您的书273页有一个问题我不是很清楚,请您再解释一下。当时一个人提问:“如果我们想修持密宗,我们如何去找上师,并且如何知道谁是我们的根本上师?”您回答的是:“念《金刚经》,让上师找到你,而不是你去找上师。”您能详细地阐述一下吗?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答:精神修行的上师不只是一个教师而已,其本身就是一个教法。很多人以为精神修行的上师只是一个老师。例如伟大的圣者阿底峡尊者从印度到西藏的时候,完全没有带其他人,只带了一个印度随从。这个印度人的唯一工作就是去惹怒他,让他不高兴。阿底峡尊者一直在修持忍辱,但是西藏人都比较谦卑,不会让他不高兴,于是他就带着这个印度人,让他可以修持忍辱。在这个状况之下,那个印度人可以说就是阿底峡尊者修持的工具。所以同样地,上师就是你的修持,而非只是修持的指导者而已。为什么我会这样回答呢?佛陀自己说过四件事情,第一就是依法不依人。闻思修佛法发展出走这条道路的信心,不仅如此,你还积聚了很多福德。一旦你有了信心和福德,你就不需要去寻找上师,上师会找到你。当然最重要的是,你要有正确的发心,我们在寻找一位上师的时候,我们是希望找到一位能让我们震怒的人,而不是一个同伴、父亲和兄弟倾向的人。这都是跟佛教的非二元、不分别的观念有关。

 

三智学员问:佛教徒与非佛教徒都会谈到经历无常,现在世界范围内频频发生大的灾难,比如说经济危机、地震、海啸等。我们在面对这些无常时,有时候会很激动,有时候会因为灾难危机的频频出现而变得麻木,有时候内心会变得纠结。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态和行动来面对呢?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答:对于你提的问题,我一开始说的第四个策略就很有用。无常是非常明显可见的,任何时刻一切事物都在改变。环境在改变,文化在改变,我们的念头在改变,我们的价值系统等一切都在改变。事实上由于网络的原因,这一切会改变得更快。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存在也在改变:我们的身体和感受在改变。因此佛说:“所有的足迹中,大象的足迹是最大的;所有的意念中,思维无常是最重要的。”你可以真正这样做的话,你的生命就会有很大的改变,你的人际关系也会有很大的改变。举例来说,等一下你和你的朋友说再会的时候,在一刹那,你可以真正地这样思考:也许我永远再也不能见到他了。但是你不要和对方讲,否则他可能会打你一顿。可是你这样想是非常真实的,我可以给你1000亿个可能性去证明它可能发生,完全没有任何一个理由说这个不可能发生,这是非常明显的。无常,一切都在改变。当我们这么讲的时候,有的人说这是一种非常沮丧和悲观的思想。但就像寂天菩萨所说的:“如果切掉你的一个指头可以拯救你的生命的话,你不会在乎的。”几天或者几个月的悲伤心情,如果它可以把我们从幻相中拯救出来的话,是值得的。诸位要知道,光是佛陀对于无常的教法就可以使这个世界改变,不用谈空性、慈悲、禅定等思想。我们埋怨生产塑胶的这些人破坏环境和世界,但是如果你能够思维无常,那么到一个店里去你就不会仿佛你还要活1000年那样疯狂地买东西。我们现在购物的时候,就好像我们还能活上1000年的样子。我不知道菲律宾总统夫人伊美黛买一双鞋子是不是完全没有目的,因为我们这样做,环境就会越来越糟糕。这都是由于我们不思维无常所导致的。在这个现代社会里,我们有很多家庭问题:夫妻相处不睦、很多争吵、小孩子被忽略:这都和不思维无常有关。佛陀说:“我们应该视家庭如一个酒店一样,住在那里一段时间,然后我们就会一个一个离开。”如果我们能够这样想:家庭就是一个暂时的现象,我们可能只能在一起几年,甚至想共度几年的时间都是一种奢侈的要求。这样观察下来,我们甚至看家庭成员的样子都会有所不同,会非常浪漫、多愁善感。在这个房间里的人都不愿意这样想,但是我们终将——死亡。诸位知道这并不是最坏的消息吗?最坏的消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亡。如果我们有办法知道我们明年1月28号会死,就有能力去做点计划、排点行程。我把话岔开,讲一下这个事情。请诸位好好写下你的遗嘱。我看过很多人,他们认为自己可以活100万年,却突然死了,儿女们则开始争夺财产。即使你只有8岁,也需要把遗嘱写下来,因为你不晓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当你写遗嘱的时候,请你好好地想想你的女儿,我见过很多人因偏爱儿子而造成很多问题。这都和不思维无常非常有关系。

 

三智学员问:您觉得印度和西方佛教文化与中国佛教文化有什么特别的不同和相同之处?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答: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中国的佛教有非常正统的教法,这都是玄奘法师等大师的功劳。和诸位开个玩笑:佛教是和智慧有关系的,孔子的教法是和常识有关系的。老实说,智慧和常识其实相处不好,如果你真的有智慧,你就应该褪掉常识的皮。因为崇尚常识的那些人大概不会花时间和精力去回答“单只手拍掌的声音是什么样的”之类的问题,认为这完全没有意义。印度佛教遭受过很多折磨,首先印度教是非常强大的宗教,然后是伊斯兰教的入侵,英国人进入印度可以看成是佛教一个幸运的加持。无论如何,佛教在它的创始国家已经非常衰退。我跟大家开个玩笑,在大学里你们可能知道亚里士多德、苏格拉底多过了解庄子,同样地,我会嘲讽印度的大学,他们知道亚里士多德、柏拉图胜于知道龙树菩萨的哲学。佛教在西方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题目,有一些非常令人鼓舞的元素。我开过西方朋友的玩笑,说西方对这个世界最大的贡献并不是科技,而是无政府主义。事实上,西方有非常好的文化,它构筑在所谓批判性的思维之上,尤其是现代的西方思维,他们真的花力气去分析和批判。这对佛教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好消息。因为我们希望他们去分析佛教,因为我们知道他们会发现什么!如果你有一块看起来不像纯金的金子,有人要去分析它,你会说:“拿去吧,好好分析。”结果一定是相当好的。这个观点不知道是否正确,但我还是大胆地这么说。我出生在不丹,基督教在那儿成长得很快,我的一些焦虑和神经质的佛教朋友就和我说,基督教徒越来越多,这是怎么回事呢?我就和他们开玩笑,说不要担心。我们这些佛教的老师到西方去传法基本上是到西方的大学里去,他们的教授、大学生等知识分子都变成佛教徒了;而在不丹,这些教士来转化不丹人变成基督徒,那些不丹人都是很穷的,需要食物和毛毯等等。在知识分子的圈子里,佛教徒增加得很快,但还是有一个很大的挑战:西方这种非常科学的心态似乎还是没有办法真正理解佛教讲的非二元思想,像佛教徒讲的没有起始和终点等类似的东西对西方人来说理解起来比较困难,这些是很难去传达和解释的。今天就讲到这里,谢谢诸位的聆听!

 

文章来源:http://niky1987.diandian.com/post/2011-10-15/20737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