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的故事:四周一圈儿滴溜溜的眼睛

1220-3

鲍尔吉•原野

我从海拉尔坐火车往赤峰赶,航班因为雷电天气被取消了。晚上6点多,我坐在火车卧铺过道的边座上。

开车时,我面前有两个人。一边卧铺坐着30多岁穿短裤的男人,他双手按着光溜溜的膝盖,看对面坐着的女人抚弄一只狐狸皮筒子。女人约40岁,穿长裙、戴棕色假发(发际露出真黑发)。她用胳膊托着一只白色的芬兰狐皮筒,用手抚毛,往狐毛吹气,然后端到眼前看。她的动作把对面男人看愣了,他的表情越发痴呆,眼里都没神了。

“大姐,”男的说,“我给你10块钱,别摆弄这个狐狸皮筒子行不?”

女的吃惊地看他一眼,说“20。”

男子从裤衩兜往外掏钱。

“哎,”女的说,“谁要你钱!我摆弄狐狸皮筒子碍你啥事?”

“唉!”男的痛苦地挤眼,“你理解不了我呀!世上的玩意儿,看看原子弹都没事,我就怕看狐狸呀。”

“咋的啦?”

“大姐,心潮澎湃啊!”男的说:“你收起来我告诉你咋回事。钱还要不?不要了啊,那过一会儿我给你买瓶汽水。”

男的看女的把狐狸皮筒子塞进提包放在行李架上,拍一下大腿说:“你们可是太不了解狐狸啦,它老人家不得了哇。08年,我上莫力达瓦旅游,在一个镇上发现一家养狐狸的。那个镇周围都是树,还有山上下来的河,老乡说他们那儿熊成灾了。熊上玉米地劈哩叭拉祸害一气啥事没有,人要打熊就犯法。我们是个旅游团,一起上车,一起吃饭,一起参观。大伙去了这个狐狸养殖场,看小狐狸在笼子里出溜出溜转。夏天,它脊背毛是黑的,冬天变白。狐狸笼子不能大,刚刚转过身正好,要不它踡着不动弹了。大伙谁也没买这家的狐狸皮筒子,养殖场老板生气了,说你们赶紧走吧,别把狐狸吓着。我当时不乐意了,说我们沾一身骚气还没跟你说呢,撵啥?我说这话也多余,中午喝了点酒就把握不住自己了。老板拽我脖领子把我拽到了屋外。我一看把我新买的T恤衫都拽坏了,就照他肚子给他一拳。他抬脚踢在我腿上。这时候,导游把我俩拉开了。我回到镇里招待所,一撩裤子,腿给踢青了。我越想越憋气,打上出租车就到了狐狸养殖场。”

男的说着,掏出一大块毛巾擦腋下的汗,说:“那都晚上10点多了,况且晚饭我又喝了不少酒。这个养殖场没养狗,不知咋回事。要有狗我就没法下手了。你说咋的?我把20多个狐狸笼子的铁丝全给解开了,我把狐狸全解放了。那家伙,狐狸嗖嗖下地溜了,在月亮地里,一条一条没影了,跟鱼进水里一样。我把笼子里的狐狸全放尽了,咋的?谁能把我咋的?我在月亮地里还站了一会儿,想唱一首跟狐狸有关的歌。一想,这辈子没学过狐狸的歌,我就溜跶。我觉着我做的对。你没看过剥狐狸皮,小狐狸还活着呢,血淋淋皮没了。皮筒子放一边儿,躯干放一边儿,还抽搐呢,不敢看。出了养殖场,我见到一片玉米地,不对,这不是我来的道。又走,见一片瓜地,吃了一个西瓜,没熟。再往前走就迷路了,酒劲儿也上来了。反正就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走到哪儿都无所谓。”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地下睡着了,我估计是我绊倒后顺势睡着了,因为我躺在一个坑里。后半夜,凉风一吹冻醒了,莫力达瓦那地方昼夜温差大,凌晨也就10来度。我醒了站起来撒尿,哎呀妈呀,前面十多米远的树底下站着一个狗熊,手把树杈看我呢。我一想完了,一瞬间,我脑子里把我们家亲人的脸全过了一遍,掏出手机想打电话。再一想,这时候打电话有啥用啊,谁能来救我啊?手机显示后半夜3点。完了,我就等狗熊收拾我吧,浑身骨头跟脱节似的,想跑都跑不动了。这时候,我发现我睡觉这个树坑围一圈儿小亮眼睛,狐狸,一圈狐狸趴在草窠里保护我呢。明白这个之后,我闻到身边全是骚味儿,狐狸用臭屁保护我,狗熊没办法靠前。我立刻给狐狸磕了几个头,说这回跑吧。我爬出坑,边跑边回头看,见草叶唰唰动,狐狸跟着我呢。狗熊慢条斯理跟着我走。我嗖嗖往前跑,前边就是一条白光闪闪的大河。这回好了,我自小水性好,跳河里就摆脱狗熊了。”

男的说到这儿,感慨地点头:“我刚要往河里跳,四五个狐狸站在我前边,咬我脚丫子,我鞋都跑丢了。我一看狐狸这是不让我下河啊。它们兜了个半圆的圈子,接引我,我随着它们跑。三跑两跑到了公路边上,狐狸站住了,离我挺远,像告别似的,也看不见狗熊了。”

“我呼拉想起来了,我要是下河就完了,狗熊水性比我好,肯定弄死我了,而且狐狸也没法用臭屁保护我了。我太感激狐狸了,它们把我引到公路边上了。”

“正想着,公路来了一辆农用三轮车。我拿出100元钱比划。车停了,拉上我,我这算得救了。可是没走多远,司机把我撵下来了,说我身上都是骚味。我把T恤衫和裤子全脱掉扔了,问司机这回行不?你也不能把我扔到荒郊野外啊?”

“司机说这也不行,他被熏得一劲儿吐,他让我上车厢站着。到了镇里,我悄悄进了招待所房间洗澡,发现身上的骚味去不掉。你说咋的?狐狸怕狗熊吃了我,在我身上撒尿啦。”

“第二天早上,我上餐厅,把客人全熏跑了,旅游团把我开除了。他们说,我身上的骚味不仅骚,还熏得人眼睛疼。我坐火车回家,道上把一车厢人全熏跑了。”

“我本来是卖童装的,也不敢去卖了,天天在家呆着。后来,经人介绍,我去了阿尔山泡温泉,泡了两个月才把狐狸的骚味从身上去掉。”

男的讲到这儿不讲了,自己对自己点了点头。

“卖货的——”卖货小车这时候过来了,“给我大姐拿一瓶饮料,凉的——”

文章来源:http://bbs.ningma.com/viewthread.php?tid=11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