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三德弘法中心问答

『2011年7月31日晚上』

y141222-01

(一)问:我来自香港大学,是一位佛法的初学者。最近发生的温州动车事故非常轰动,如果以佛法的观点来解释,那些在事故中遇难的人,可能是前世的业力现前。那么,我们佛教徒在这样的事件中,应该扮演什么样的社会角色?

答:这次温州发生的事故,死了接近40个人,在我们的眼中,这也体现了一切都是无常的。

作为佛教徒,这时候一定要表现出利他的精神。如果你有能力,则应从各方面施以援手;没有能力的话,至少各个佛教团体也要组织起来,祈求三宝加持一切生者、亡者,这样的话,存亡都会获得非常大的利益。

以后,人类肯定还会发生各种天灾人祸。我们作为佛教徒,每次遇到这样的灾难时,应该有一种帮助社会的意识。当然,近几年来,许多佛教团体在这方面,确实也做得越来越好了。

 

(二)问:我是香港大学的博士生,原来在内地是儿科医生。这些年不知道为什么,自闭症的孩子越来越多,我这几年也一直在从事这方面的工作。特别多的家长面对这样的孩子时,压力非常大,有些人认为是自己造了什么孽,所以报应到了孩子身上。我也是一个佛弟子,那么在遇到这种情况时,应该从哪方面正确引导他们呢?

答:怎么样面对自闭症、忧郁症的问题,前段时间我在佛学院专门讲过一堂课,引用了佛教和现代医学的一些观点,方便时你可以上网看一下[1]

现在自闭症的孩子越来越多,外在的原因,主要是父母对孩子的关心不够,只是把孩子交给学校,从来也不重视良好的家庭教育。这样的话,许多孩子就没有安全感,只好经常去一些网吧,沉浸在虚幻的世界里。到了一定的时候,他们找不到真实的感觉,与现实的距离越来越远,最后就把自己完全封闭起来了。当然,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孩子自己前世的业障。同时,父母如果往昔造了一些恶业,今生中也会感召这样的后代。

你能从事这样的工作,我个人还是非常随喜。如今这个社会,大多数人从学校毕业之后,只想着自己找工作、自己发财,一旦成了企业家或有能力的人,又总盘算着尽可能多地霸占资源,对社会关心的可谓寥寥无几。要知道,现今人们的生活压力越来越大,身边的老弱病残也越来越多,假如人人都只顾自己,那社会迟早会陷入瘫痪的。因此,关心这个社会,对我们每个人来讲都义不容辞!

 

(三)问:现在信基督教的,远比信佛教的多。国内基督徒的增长速度,也比佛教快得多,尤其在大学生等知识分子中。请问,这是否因为佛教的因果比较严厉,三恶道比较可怕,而令他人宁愿选其他的宗教?

答:因果是一个客观规律,不管你信不信佛教,只要造了恶业,就肯定要感受恶果,如同你种下毒药的种子,就会长出毒药的果树一样。这是必然的一种规律,并不是佛教独有的,只不过佛教如实揭示了它的真相而已。

至于基督教的增长快速,也是有一定原因的。一方面它在以美国为主的西方国家非常普遍,包括总统在内都信仰基督教,因此,它的力量十分强大。再者,基督徒有一种共同的责任感。我去过内地的很多大学,看到好多佛教徒只修自己的,有些念阿弥陀佛,有些修禅宗,有些修大圆满,从来也不关心佛教的发展。而基督教的学生和老师,在各个学校里,每天都想办法弘扬他们的教义。

再加上现在的汉地,很多人内心是“空的”,没有宗教信仰,但人要想生存的话,又需要一种信仰,所以,大多数人就选择了基督教。汉地曾有一份报告说:基督教打算利用50年的时间,将汉地城市80%[2]的人都变成基督徒。相比之下,我们佛教徒大多只想着自己解脱,从来也没有考虑过佛教的未来。

当然,我们并不是要跟基督教争什么。但佛教的教义如此殊胜,我们作为佛教徒,在大学里、其他群体中,尽量让更多的人接触佛教、了解佛教,以此给他们种下善根,也是很有必要的。大家若能将大乘佛教的慈悲与智慧弘扬人间,这对每个众生的今生来世,必定会有不可估量的利益。

 

(四)问:我正在学习您讲的《般若摄颂》。请问,证悟空性和利益众生这两者之间,有怎样一种关联呢?

答:很多上师在教言里都讲了:如果你证悟了空性,自然而然会想去利益众生;而若想真正地利益众生,也只有证悟了空性才能实现。

任何一位高僧大德,一旦证悟了空性,就不可能独自享用这种境界,而会想把它传给无数人。所以,利益众生与证悟空性是一种相辅相成的关系。

(五)问:我来自深圳,在网上看到您来香港开示,就特意带全家人过来了。今晚听了您的开示,非常非常开心,也非常激动。我有一个问题是:从2006年开始,我就在网上听您的法,不知道通过光碟听法,能不能得到您的传承呢?

答:一般来讲,传承分为两种:有一种传承必须要口耳相传,依靠光碟得的话,有一定困难;还有一种是,如果你有信心的话,通过光碟也可以获得传承的加持。

以前上师如意宝去美国时,第二世敦珠法王已经圆寂了。当时,上师看到敦珠法王“观音菩萨灌顶”的录像,说:“我对敦珠法王有很大的信心,这辈子虽然没机会亲自依止他,但我想通过录像也可以获得灌顶。”于是我们在场的人全部跪着合掌,接受了这个灌顶,最后一起作了回向。要知道,上师对传承的要求非常严格,假如这种方式没有一点缘起和加持,他老人家是不会这样做的。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通过现在的网络也好、光碟也好,只要你真正有信心,在虚拟世界中也可以获得相应的加持。

昨天,香港中文大学有一个英国人,他就讲了虚拟世界的作用。他说:“如果有机会,能面对面是最好的,所以,我这次专程从英国飞过来,参加这个学术研讨会。但没有这种机会的话,大家在网络中也可以营造一个虚拟世界。现在全世界的人都可以进入这个世界,有些人干坏事,有些人做善事,每个人借此都能达到自己的目标……”

我觉得他讲得特别好!我们作为佛教徒,如果有机会的话,可以亲自依止法师听法;但若没有机会,也可以在一个共同愿望的摄持下,利用现在的网络科技,尽量行持善法、不造恶业。这也相当于释迦牟尼佛传法时,人、天不同的众生都可以接受一样。这也是三宝的加持,所以,从自身的加持来讲,应该可以获得一定的传承。

问:因为带了家人来,他们没有现场皈依过,我能不能求一个皈依?

答:皈依的话也可以。如果在座的人已经皈依过,就用不着重新皈依,也不必担心自己会变成其他上师的皈依弟子。因为我从来都劝大家皈依三宝,而不是皈依我自己。

皈依三宝的时候,我给大家念三遍皈依偈,你心中可以发愿:“从今天起,我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以前你皈依若只为了自己解脱,那从现在开始,应该改成为了利益一切众生而皈依,这也可以增上皈依的功德。

下面我念皈依偈,你们可以自己观想——

【堪布用藏语念皈依偈与佛号等……】

 

(六)问:我刚从香港中文大学的新闻系毕业,现在在做记者。我每天会看《普贤上师言教》,第一次看时,觉得无常真是这个样子,内心很震撼。第二次看,还是震撼。后来看得越来越多了,自己却好像越来越麻木了。请上师开示,是因为弟子善根不足、烦恼深重,还是无常需要一些修法呢?

此外,我前段时间去温州参见一位上师,上师说了一句话:“无常就是这个世界的客观规律。”那为什么还要去修呢?

答:虽然它是一个客观规律,但很多人都不懂,整天把“无常”执著为“常有”。如果没有修的话,不管是出家人、在家人,修什么法都不会成功的,这一点我有特别深的感受。

那天听说这个弘法中心让我来讲无常,尽管我在各个地方讲过很多次了,但还是十分欢喜。我想:“讲一点无常,还是很有必要的。哪怕能让一个人生起无常的感觉,从此之后对他修法有点利益,我来到这里也是有意义的。”

当然,只明白了无常的道理还不够,假如从来都不去串习的话,道理是道理,你是你,很多道理对你还是用处不大。所以,我非常希望大家能观修一些无常法,具体窍诀在《大圆满前行》、《心性休息三处三善引导文》中都有。其实,藏汉两地的很多大德都会观修无常,所以这方面的修法相当多。如果没有生起无常观,无著菩萨也说了,修行就会产生懈怠,始终都明日复明日,觉得以后再修也可以。

你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实际上随时随地都可以发现无常的踪迹。我经常会看一些新闻,目的不是了解国家大事,而是对自己观修无常很有帮助,自然而然就会鞭策自己不能散乱。记得法王如意宝以前写过一个《无常道歌》,里面就讲了,假如我们真有智慧,那么世间上发生的一切,都可以看成是诠释无常的书籍[3]。有了这种无常观的话,不论你遇到什么事,都可以成为自己修行的动力。

 

(七)问:我有位不信佛的亲友,忽然之间得了癌症,如何以佛教去利益他呢?

答:看他能不能接受佛教的一些理念。如果能的话,最好给他念些阿弥陀佛的名号、释迦牟尼佛的名号,或者让他自己诵一些咒语,与佛教结上善缘。除此之外,可能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如果他实在不能接受,不愿意信仰佛教,那我们可以默默地给他回向,甚至临终时在他耳边念些佛号,这也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八)问:我是香港大学教育心理学的学生。我希望以后能利益很多小朋友和年轻人,现在也一直在学习您传讲的佛法,除此之外,最重要的还需要学些什么呢?

答:你想利益他们的话,一方面可以教些佛教中慈悲观、菩提心的理念,从小就培养他们的利他心,以及对佛教的正确认识。

同时,现在汉地很多人不重视传统文化。其实《弟子规》、《千字文》等中,讲了许多为人处世的道理。你可以教给孩子们,这对他们的今后肯定会有利益。

如今很多孩子和年轻人,对什么都没有感恩心,即使是对自己有恩的人,也不懂得说一声“谢谢”,这是一个大问题。同时,最关键的是什么呢?就是要培养他们的善心。心善的话,一切都会善;心不善的话,一切都会不善。倘若我心里没有善念,即使形象上是个出家人,今天在这里讲得天花乱坠,也只是一种虚伪的表演,对别人不会有多大利益。所以,心善真的特别重要,希望很多孩子从小就能有一种良好的教育环境。

 

(九)问:我是香港城市大学会计系的,现在已经毕业了。我是个佛教徒,刚才听您说基督徒对自己的宗教很负责任,他们势力也很大,我身边的同事、老板很多都是基督教的。请问,我们怎么样才能把佛教徒联合起来,将如此殊胜的佛教智慧弘扬出去呢?

答:对这个问题,我也思考过。在汉地,现在很多因缘和机会都不错,要想弘扬佛教的话,首先我们佛教内部要团结起来。刚才我跟净雄大和尚也商量了,以后我们在香港可以开一些圆桌会议,将汉传佛教、南传佛教、藏传佛教的各大教派联合起来,大家和睦相处,都不为宣传自己,也不图任何利益,只是纯粹想无偏地弘扬佛教。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但要为佛教的未来考虑,荷担如来家业,同时对社会现存的问题,比如环保、生态、教育、卫生等,也应该想办法略尽一份绵力。

同时,我们还可以邀请知识界、文艺界、学术界的人士参与,大家可从不同的角度提出建议,群策群力。以后如果有因缘的话,我们有这样一种发心,但不知道能否成功。

当今社会的整体结构,是官、商、学三足鼎立。官界的话,一些领导若是佛教徒,则应利用自己的权势,正确引导很多人。但现在很多领导可能不太敢,害怕砸了自己的金饭碗。其实你如果真正弘扬佛教,始终为众生着想,饭碗肯定越来越牢固,不会打烂的。至于商界,现在也有不少企业家,用自己的财力、实力,一直在宣扬佛教的精神。还有学术界,可以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净化大众人心。

当然,官员参与的话,可能有一定的难度。但至少我们佛教徒,尤其是一些高僧大德之间,可以共同商量,看以后怎么把佛教的智慧融入这个社会。若能如此,对全人类、乃至所有众生,定会带来无比的利益。

所以,我们每个人在有生之年,不能只想自我发展。其实,你一个人就算拥有再多的财富、再好的智慧,却没有用来利益众生的话,这也没有多大意义。我们应该站得高一点、看得远一点,这样佛教才会有利他的空间,才会有广泛弘扬的机会。

 

(十)问:前几天听说阿秋喇嘛圆寂了,告诉我这个消息的师兄痛哭流涕,我当时就劝他:“我们也应该发愿像这些高僧大德一样来利益众生。”我发现我嘴巴挺会说的,但我可能还没有这样发愿。请上师开示,如果我也想成为这样的高僧大德来度化众生,应该怎么做呢?

答:今天有媒体采访我时,问我一生中最大的痛苦是什么?我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什么大痛苦。但后来我想起来了:根本上师法王如意宝的圆寂,是我一生中最大的痛苦!平时我失去一些亲人,在记忆中倒没有把它当作痛苦。但对我们佛教徒来讲,最有恩德的上师如果离世了,肯定非常非常痛苦,因为佛法方面的恩德,跟世间的恩德完全不能相比。这方面,每个修行人应该都深有体会。

当然,你的发愿非常好。我们每个人不能把自己想得特别渺小,一定要发大愿。愿大,力就大,这样才能利益更多的众生。但具体应该怎么做?这跟你前世的发愿、今生的因缘,以及众生的善缘都有关,需要具足各方面的条件。因此,你最好是先闻思修行,再慢慢来行持善法、利益众生。

 

(十一)一位法师问:上师您好!很惭愧,我想问一个问题,但又不知道该不该问。我们佛家讲万法缘起、缘起摄诸法,缘起是个什么法?

答:我们佛教讲缘起,这也是跟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释迦牟尼佛当年说“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并将此传给了弟子马胜、舍利子、目犍连等,其实这就是缘起法的精髓。

当然,缘起法是特别深奥的。为此,宗喀巴大师专门造过一部《缘起赞》。以前我把它翻译出来了,前不久在学院给汉僧们讲过一遍。在讲的过程中,我深深感到,释迦牟尼佛真的特别伟大,缘起观真的特别殊胜。但可惜的是,现在很多人并没有完全认识它的真正涵义。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释迦牟尼佛是最伟大、最了不起的,为什么呢?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宣说了四谛法门、缘起法门。这二者实际上是万物的真理,谁能揭示出来,谁就可以称为佛陀。

所以,我非常希望在座的佛教徒,首先应该系统地闻思佛法,尤其是大乘的空性和大悲。不然,你只看了一两本经书,甚至连一两本经书都不看,反而去看世间人乱写的书,看完以后就自以为通达佛教了,这是根本行不通的。

佛教特别博大精深,如果没有长期、有次第地学习,是很难一窥其门径的。只有真正学习了,并对此产生了稳固的定解,你才有能力弘法利生。所以,我们作为佛教徒,系统学习特别特别重要!

问:我们跟异教徒交往的过程中,应当怎么样去跟他们相处呢?

答:我们对异教徒并不排斥,以后有机会的话,还可以邀请基督教、道教等其他宗教开圆桌会议。大家在各自不同的生活领域里,弘扬各自的法,彼此应该有一种包容心。我们不能因为自己是佛教徒,就非要跟他们抢位置,这是没有必要的。我们的原则是互相尊重、互相了解、互相学习,同时发扬自己的优越性。各宗教之间敌对排斥的时代,早在20世纪就已经结束了,我们现在,应该是一种互利共存的时代。

在这个时候,我们作为佛教徒,若想弘扬自己的法,就一定要先了解自己的教义。说实话,你们这边的有些人,在学习方面还有进步的空间和余地。我看到北京、成都、广州的有些知识分子,他们学得相当好,我跟他们交流的过程中,有时候都特别赞叹。他们也学得非常认真,不是听一两堂课、受一个灌顶就满足了。

因此,佛教徒的整体水平一定要提高。只有当你真正感受到佛陀的大慈大悲,以及不可思议的境界,你才会有弘法利生的勇气。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想出一些更好的主意,为整个世界的和平、为全体人类的幸福,做出更大的贡献。

 

(十二)问:我是香港大学的学生,也是一名佛弟子,现就职于香港大学。近年来,我们一直从事帮助内地残障儿童及其家庭的相关工作。内地的残障儿童约有817万人,他们的家庭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压力和心理压力,非常需要支援。请问,我们应该如何运用佛法去更好地帮助这个群体呢?

答:香港大学有许多信仰佛教的教授,我也认识一些;还有相当一部分学佛的学生,非常随喜你们对社会的关心!

现在内地确实有很多残障儿童,若想完全解决他们的问题,可能有一定的困难。但我们可以通过各种平台,尽己所能地为他们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作为一个学生,在大学就有想帮助别人的心,这是相当难得的。如今汉地、藏地的好多大学里,也有特别多的大学生,利他心非常强烈。不过,我担心的是,你们到了社会上,成家立业以后,这种纯洁的心会不会慢慢就淡化了?

我这并不是杞人忧天,其实这种现象也不在少数。有些人刚从大学毕业时,豪情万丈、壮志满怀,一心想要帮助这个社会,可是用不了多久,自己结婚生子以后,原来的利他心就转移了,全部被系在家庭这个圈子里了。

所以,我希望很多大学生,且不说今后能做多少,至少应先保护好这颗利他心。你们的未来,就是这个社会的未来,哪怕一个人有这种利他心,对社会也会起到很大的作用。大家可以看看周围,如果一个企业家有利他心,对社会能起到怎样的推动?如果一个大德有社会责任感,他一生中又能帮助多少人?

当然,让我来指定怎样帮助那些残障儿童,才能完全解除他们的痛苦,我也很难说出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具体方法。虽然我建立了一个基金会,通过各种途径想帮助别人,但能力也是有限的。不过,只要大家有了这一颗心,就能衍生出大乘的利他行为,它可以在社会各个角落放出光芒,为整个人类带来温暖和安乐。

 

主持人:让我们再次以热烈的掌声,感谢索达吉堪布!

现在有请我们的净雄法师上台,为这次传法圆满作一个总结——

净雄法师结语:

大家晚上好!首先我代表三德弘法中心,感恩索达吉堪布这次从百忙中抽出宝贵时间,在今晚的两个小时中,给我们作了这么好的开示。

在半个月前,堪布还没有来香港时,他们拿了两个题目让我挑,一个是“显密圆融”,一个就是今晚讲的“无常观”。我想了一下,在香港这个社会,无常观对我们来说,是最有现实意义的。因为香港是一个美食天堂、是一个购物天堂,很多众生都迷失在各种物欲之中,不知方向。所以,今晚大家听了索达吉堪布的开示,应该上了一节很现实的社会课。你们都法喜充满吧?(热烈鼓掌)

还有令我想不到的是,今天晚上我非常激动。因为在香港,大家都是非常忙的,能有这么多信徒发心来听法,是相当罕见的。我曾经也组织过多次讲经法会,来的都是寥寥无几,上不了100人,所以我都失去信心了。这次看到我们堪布的法缘这么殊胜,最后的问答环节中,大部分都是大学的年轻学子,我从中也看到了佛法的希望。

刚才在提问的过程中,很多信众都提到了,佛教现在为什么没有发展好?这跟我们每个人的发心大不大有关。如果我们都能学堪布这种为法忘躯的精神,我想用不了10年,佛教就非常有希望了。当然,这也要靠大家的努力,你们有没有信心啊?(大家回答:有!)

下午4点多堪布来的时候,我们在隔壁的会议室,用了一个多钟头的时间,一直在探讨佛教的未来何去何从。所幸的是,今天听到在座这么多学子如此发心,我想香港的佛教确实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如果大家能够团结起来,不分彼此,不要有我见、山头主义、长者情结,大家都看在佛陀的教义上努力的话,佛教必定会后后胜于前前。

因为明天还有法会,今天堪布也这么辛苦,我就不多说了。希望大家把堪布今天晚上所讲的,好好记住。这个记住的话,你们就能发大心了!


[1]详见智悲佛网《心灵从沉睡中苏醒》一文。

[2]也有说是70%。

[3]《无常道歌》云:“若能观想一切内外法,乃为指示寿命无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