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米的徽章

1211-5

翻译:刘宇婷

3岁的伊米是个羸弱的小姑娘,她一出生心脏就有个洞,而且心脏瓣膜形状异常。依靠最精心的医疗护理她才活到足以承受开胸大手术的年龄。

随着手术日期的临近,伊米的父母也陷入了深深的焦灼之中。由于心脏手术的某些技术还处于起步阶段,手术的风险相当大,但是不手术伊米就肯定活不过童年。

作为儿科高级住院医师,我为伊米作了细致的术前检查。她的心跳完全不同于正常心脏有规律的跳动,我再一次惊叹于小姑娘的忍耐力。当我帮她穿衣服时,注意到她的粉色小衬衣上别着一枚徽章。

“这是圣多福徽章吧?”我问。

“哦,是啊,我们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弄到的。”她母亲略微腼腆地答道。

“我们觉得它能保佑伊米。有圣章在,伊米肯定会没事的。”她的丈夫接口道。两人彼此会意地点头微笑,疲惫的眼神在那一瞬焕发出希望的光芒。我的心被触动了。

接下来的一两天,伊米接受了一系列检查,我碰到她几次,留意到那枚徽章一直别在她的病号服上。不难想像,它对孩子的父母而言具有特殊的意义。

手术的前一晚,我对一位心外科医师不经意地提及此事。他回应我一个讥讽的微笑:“谁都有自己的信仰,不过和圣牌圣水比起来,我更愿意相信佩恩医生。”

佩恩是国内德高望重的心外科医生,明天他将给伊米的手术主刀。我写了张字条提醒自己明早把伊米病号服上的徽章取下来,以免它遗失在手术室里。但是第二天上午,我忙于抢救两个遭遇车祸的孩子,等我赶到时,伊米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

手术持续了将近12个小时,进展得并不顺利。作为一项新技术,分流泵出了几次故障,伊米失血很多。术后,毫无知觉的她戴着呼吸器,被安排到重症监护室。

伊米的妈妈见到我,声音颤抖地说,伊米的病号服在手术室被脱下来,扔进了医院的洗衣房。徽章丢了。我劝她不要着急,我会帮她想办法。

当晚,我在宿舍里辗转反侧,无法入眠。眼前总是浮现出那枚丢失的徽章和伊米父母焦急无望的神情。最后,大概凌晨2点左右,我起身给佩恩医生写了张字条,告诉他发生的一切,以及徽章对伊米家人的重要性。我穿上衣服,回到医院,把字条贴在佩恩医生办公室的门上。做完这些,我的心轻松多了,不过又隐约担心起来。

我在字条上署了名,要是我真做了件蠢事怎么办?如果外科医生们都不在意这件事,凭什么佩恩医生会在意呢?

白天过去了,傍晚我回医院值夜班时在重症监护室稍作停留,检查了伊米的身体状况,和她家人说了几句话。她仍然昏迷不醒。我俯身去听她的胸腔,赫然发现她的病号服上别着一枚圣多福徽章!我如释重负,转身询问他们是不是又弄来了一枚。“不,”她妈妈说,“这就是丢失的那枚。”原来是佩恩医生下午来把徽章还给他们的。徽章失而复得,我感到非常高兴。“是啊,我们也是,”她爸爸笑着说,“现在女儿安全了,不管将来再发生什么。”

后来,外科医师向我讲述了寻找徽章的经过。当天,佩恩医生像往常一样去查房,他的身后跟随着十多个年轻的外科医师,都是他的门生。查房结束了,他们没有休息,全部被佩恩医生带到了医院地下室的洗衣房。在那里,他解释了事情的原委。于是,为了找到伊米的病号服,所有人把头一天儿科送洗的东西挨个儿翻检了一遍。他们花了半个小时,终于找到了伊米的病号服,那枚徽章仍端端正正地别在上面。

我惊讶不已,“他说了为什么要求你们这么做吗?”

“哦,是的。”医师答道。在小山一样堆积的衣物中间,佩恩医生告诉这些年青的精英们,当年他的老师曾经给过他同样的教诲——关照人们的心灵与照顾他们的心脏同样重要!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dc7dbf0102efp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