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世界看到你

1214-2

谢胜瑜

摘自《人生与伴侣》2008年1月上半月刊

他出生在意大利一个叫拉斯泰尔扎的小村庄,父母经营着一个葡萄园。富有音乐天赋的他,7岁开始学钢琴,随后又练习吹长笛、萨克斯和弹吉他,累了的时候,他最喜欢约一帮小伙伴一起去骑马、踢足球。

如果不是在学校的足球赛场上被足球打中眼睛,他甚至忘记了自己从小患有先天性青光眼,忘记了一双眼睛经过20多次手术仍然没有治好。而这一次意外,让弱视的他变成了全盲,他陷入了彻底的黑暗中,美丽多彩的世界在一瞬间离他而去!

世界在一个12岁的少年眼前突然消失,他想不明白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他整天闷闷不乐,到最后,他甚至用绝食来抗议命运对他的不公……

母亲开导他、劝慰他,得到的却是他声嘶力竭的咆哮:“这么美的世界,我却再也看不见……这一生,我除了在黑暗中无声无息地死去,还能做什么?我这样活着又有什么意义?”他泪流满面,母亲也心酸到眼红。这时,寡言少语的父亲拍了拍他的肩膀,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悄悄话。母亲没有听清丈夫对儿子说了什么,但她惊异地发现儿子的泪水戛然而止。

第二天,她发现儿子第一次摸索着走出了家门,回到了孩子们中间。母亲还注意到一个细节,出门前,他像失明前那样端坐到了镜子前,问自己的模样是不是笑笑的,然后要母亲把他打理得熨熨帖帖。从那以后,他开始来到了波洛尼亚盲人学校,靠“点字乐谱”重新学起音乐。他学习非常勤奋,最终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比萨大学法律系。在大学的四年里,他一边学法律,一边勤练吹拉弹唱,并在课余到一家酒吧兼职弹琴唱歌,自己挣钱交学费。

他30岁那年,世界著名音乐大师弗兰科·科瑞利在都灵招募学生公开授课,他欣喜若狂,立刻报考并幸运地成了大师的学生。1992 年春天,摇滚歌星祖凯洛想和帕瓦罗蒂合唱《求主怜悯》,之前,祖凯洛请他一起录制试音带以便帕瓦罗蒂试听。没想到,帕瓦罗蒂听了之后大为赞赏,问道:“这个人是谁?我认为你们不需要我了,我不会比他唱得更好。”1994年,他应邀参加帕瓦罗蒂的个人慈善音乐会,与大师同台演唱。他在获得“圣莫雷音乐节最佳新人奖”后,各种世界级音乐奖都朝他砸来,从1995年至今,几乎所有重要场合都有他出现:拳王亨利的告别赛、教皇现身的圣餐典礼、英国女王一年一度的皇室综艺演出、奥斯卡金像颁奖、纪念9·11遇难者和平音乐会……他被人赞为:“帕瓦罗蒂逝世后,他是最伟大的男高音歌唱家。”现在,他是卢卡博凯里尼音乐学院的院长,同时还拥有自己的制作公司,仅他的CD《浪漫曲—民歌及咏叹调》就在全球售出了两千多万张。

创造奇迹的人名叫安德烈·波切利。2007年秋天,在自己的49岁生日宴会上,波切利凑近父亲的耳朵,轻声说:“我要感谢我的父亲!你的耳语改变了我的人生—37年前是你凑在我耳边说:‘小家伙,别气馁!这个世界属于每一个人。虽然,你看不见你眼前的世界,但是,你至少可以做一件事,那就是,让这个世界看见你!’后来,我有过多少次的责怨、气馁和胆怯,这句话就在我的耳边回响了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