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消费得更慈悲?

y141208-21

也许,你真是一个充满爱心的人。

你怎么也不会无缘无故举脚踢一头猫,不忍心踏死一只蚂蚁,更难以想象自己可以拿一把剪刀插向一头小白兔的红眼睛。

但是,你知道不知道,每一天你正在伤害甚至残杀许多动物,它们都是可爱的、尊贵的、无辜的生灵--虽然你并未亲自动手。

只要你好像其它一般香港人那样过平常生活,你恐怕已经做了凶手(本文并非讨论肉食素食的问题,所以宰猪、鱼之类皆且不计算在内了)。

你知道真相吗?

 

全球生灵有难

原来,单是在英国一个小小的地方,每年已经有大约三百万头动物被捉了去实验室受苦受难用作试验产品的安全性(这还未统计各学校及研究所等等教学及科研用作解剖的那些可怜的生灵)。

全世界计算,每年估计有一亿多头动物遭殃,大多数是豚鼠、老鼠、雀鸟、鱼、兔,不过狗、猫、猿猴也为数不少。

动物实验之中,最为大众所知是化妆品和洗洁精。事实上,大部份的动物实验都是假“医学研究”之名进行的,为了查核新发明的药品是否有效、是否安全,也有相当多的动物实验是为了测试农药、军事武器、食物添加剂、心理实验等。那些动物纷纷被毒死、弄至伤残、忍受难以形容的痛苦。

 

制度规定要残忍

为什么现在这个文明时代,还有那么残忍的事情天天发生?

原因是各国政府规定,凡是新出现的化学成份(注意:“新出现”),不论是作为医药、家居用品、农药等等,都必须先通过动物测试,证实安全,不会伤害生产工人及消费者,而且在运输、贮藏、使用时都不会危害人类。每一种新的化学成份得到批准登记之前,政府部门都会要求它先通过一系列的测试。其实,一般性的用品,可以无须使用动物测试,改用别的方法,例如组织及细胞培养、计算机预测、临床研究等,是工商界总是嫌麻烦,不少政府机关亦拒绝接受。

 

根本不能证明什么

如果是为了生产救人性命、起死回生的药物,没有别的办法,只好使用动物做实验,这种情况很多人不会反对。但也有人不以为然,他们相信其它动物与人类都同样有生存权利,不论对人类有多大的益处,也不应该杀害其它无辜的生命。

反对动物实验作为保障人类安全的人提出的理由之中,最值得注意的是这一个:动物实验作为安全的证明未必可靠,例如阿司匹林令老鼠生畸胎,盘尼西林毒死豚鼠,诸如此类的药必须用活人做实验,结果才可靠。同一种化学物质,对不同品种的鸡,也可能导致相反的效应,那么怎么可以推论说动物的反应跟人一样呢?假若是不一样,何必去做动物试验?

再者,现代医学的进展和发明,往往并非是靠动物实验得来的,例如现代社会最可怕的杀手心脏病及癌症,都主要靠生活方式改变才可治疗,这个结论并非由动物实验得到。

 

消费力量可带来平安

即使大家同意药物安全方面值得让动物受苦来保障人类的福利,事实仍然是绝大部分的动物实验是为了用便宜方便(即是容许商家赚更多钱)的方法,来生产大众并非必需使用的东西,例如新颜色的唇膏,新功能的洗衣粉。只要生产商不使用新的化学成份,继续沿用早己获得各地政府批准的八千种化学成份,那就根本无须作孽做任何实验了。

只要消费者醒觉,明白到自己间接要对亿万计的动物苦难伤亡负责--我们杀了它们,它们因我们而死--集体行动起来,拒绝一切使用动物试验的产品,人间就减少了许多残暴,恢复许多祥和。你下次买东西之前,愿意想一想那个产品背后的祸福吗?

近年来在一些重视慈悲心的社会,消费者正在开始运用道德压力,罢买含血腥味的产品,成功迫使生产商减少动物实验。英国就是在这方面相当先进的典范。

 

绿色生意有模范

在英国有一间于1984年创办的化妆品公司,足以为全行的模范。该公司生产各式各样的化妆品,也经销多间其它公司的有关产品,但是那些公司都是符合它本身的营商道德原则的,包括绝对不含使用动物做实验的成份,只用1976年以前批准的成份,因为那一年欧洲联盟规定从此一切新的成份必须经过动物实验,才获批准使用。

除了动物权益之外,该公司也关注到生产环境保育及人权等问题,例如在搜罗产品的原料时,他们不使用对生态有害的原料,例如有些精华油是砍伐巴西雨林中的树木制成的,该公司就不使用。

 

积福作孽自己决定

由这个例子可见,在提升社会的道德标准方面,小本经营的公司往往较能够坚持祟高的理想,走在前面,大企业反而落后。当然像诚实化妆品公司这种生意能否坚持下去,除了靠老板和员工的智能与毅力之外,还要视乎市民大众是否乐于支持而定。

说到底,一个社会是否慈悲,终归由每个人的行动决定,而我们的行动则来自“心”。想减少众生宿怨,长期活在她们的感谢祝福之中,也不是那么困难麻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