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新校长:对成功至关重要的情商要质是什么

1208-1

天源待归客

 

耶鲁大学新任校长彼得•沙洛维是“情商”概念的最早定义者。近日,沙洛维访华,在上海交通大学作了有关情商学习的演讲,指出管理好情绪对人的生活所产生的四个积极影响,以及对成功至关重要的某个情商要质——面对阻力和压力百折不挠。

沙洛维在演讲中说,情商和智商等要素一样,是人生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下面为沙洛维的演讲内容。

 

一、情商有四大能力

我的研究显示,情商也是人生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

我用一个故事来向大家介绍一下“情商”。

我曾有幸见到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他当时看出我很紧张,那么他对此作何反应呢?他注视我的眼睛,用力和我握了握手。他对我报以微笑,那是一种特别暖人的微笑。而相比之下,我虽也在笑,却仍难掩紧张之感。接着,他说了个有趣的故事,彷佛我们是久别重逢的故交(虽然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他能感知我的焦虑情绪,并且有效地平复了我的心情,从而显示出其卓越的掌控能力。

克林顿总统实际地展示了有关情商的四种能力:

1、感知自己和他人情绪的能力;

2、利用情绪帮助自己思考的能力;

3、了解情绪产生以及波动方式的能力;

4、控制自己和他人情绪以获取正面成效的能力。

那么情商到底是指什么?

首先,它是指我们准确感知情绪的能力,这是一项最基本的技能。你需要充分准确的情感数据来帮你做出正确的决定。

其次,利用情绪帮助你思考、决策也是情商的组成部分。这种观点会让人们感到诧异,因为一直以来,我们被灌输的思想都是:情绪会影响决定,情感会干扰理智。

这些情况确实会发生,但是研究结果显示,情绪对于思想也会产生积极的影响。打个比方,人在情绪有些低落时编辑文章其实更容易发现错误,文章质量更高;尽管忧伤时更容易发现错误,但我们也发现,心情舒畅能让人更富创造力。

情商的第三种能力是指了解情绪及其产生缘由的能力,这能帮助你预知未来。这种能力被称为“情感预测”,掌握它后你可以准确预测自己或者别人对未来事物的看法。

与情商有关的第四种能力也是幸福生活的关键因素,即控制自己和他人情绪的能力。

比方说,人们很容易动怒,但是如何以一种聪明、有效的方式来表达愤怒也是需要技巧的。我们都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有人在公共场合说话激怒我们。但是如果我们情绪失控并当场反驳,那么在别人眼里,通常有问题的是我们。

我并非说动怒就站不住脚,恰恰相反,我是想说,面对这种情绪,我们总有更好或者更糟的处理方式。与其为怒气所左右,不如控制、引导这些怒气来实现积极的效果。

事实表明,我们完全可以对这些情商能力进行评测。我和我的同事一直在组织有关情商评估的测试,在对人们进行测试时,我们发现测试的分数可以预知生活中的一些重要结果:

1、情商测试分数高的人生活更加富足,我所指的富足是指在生活中拥有更多的挚友;

2、情商测试分数高的人一起工作时,团队的产出更加高效;

3、情商测试分数较高的人往往有更多善举,比如,即使没有任何回报,也会帮助邻里,为社区无私贡献。

好消息是,即使缺乏部分情感能力,你也完全可以通过学习来获得。如果你不擅于感知别人的情绪,那么你可以先学着感知别人的基本情绪。比方说,为了更多地了解对方的情绪,你可以问一些能帮你搜集信息的问题,如:“我刚才说的,你有什么不太赞成的地方吗?”

去年5月,习近平主席在演讲的时候强调了情商的重要性,对此我感到高兴。而且中国学者已经开始执笔讨论成为领导人需具备的情商潜质。

 

二、情商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面对阻力和压力百折不挠

我想和大家分享我自己生活中的一件事,这事关于我认为对成功至关重要的某个情商要质——面对阻力和压力百折不挠。

虽然现在全世界都在讨论情商这个话题,这个术语也经常出现在各类杂志的封面,但是起初我们是历经了多年的迷茫和探索后,才最终得以发表那批最早关于这个话题的文章的。

1987年,我和我的搭档杰克•梅耶都还是青年心理学家。一天,他过来帮我粉刷我和妻子玛塔刚购置的新房,玛塔那天也在场。我们一边刷墙,一边讨论心理学研究。

在给客厅墙壁上第二层涂料时,杰克哀叹,智商理论从未系统关注过情绪;我也抱怨,那些研究人类情绪的学者,似乎对人们处理自身和他人情绪的不同方式兴趣廖廖。

我们开始讨论“情商”的概念,包括其基本能力应体现在哪些方面、这些能力对人们有何帮助,同时我们考虑是否该就此写篇论文。

1988年,文章草稿初具雏形,标题再简单不过——“情商”。在听取同事朋友的建议后,我们把论文投到了心理学顶级期刊。我无法描述当时我们收到冷淡回复后的心情,审稿人要么坚称我们描述的事物完全没有“一种智力”的样子,要么觉得关注个体差异无益于情绪研究领域。

但我们坚持了下来,同时我们也时刻寻求帮助。我们找到一位耶鲁资深同事——杰罗姆•辛格教授,请他建言。杰罗姆读完文章后,不仅提了许多深刻见解,还表示愿意将其发表在他主编的杂志《想象、认知和人格》上。

尽管情商一词在1990年我们的文章出版前已时常出现,但普遍认为,我们在论文中首次对这个术语的科学定义及其系统使用给出了说明。

即便在论文被采纳和发表后,同事们的看法仍趋于消极,从“那是个彻头彻尾的坏主意”到“发表那种文章是无法取得终身教职的”等等,评论不一而足。时光荏苒,距那篇论文发表已经过去了近25个春秋。我和杰克引以为豪的是,那篇论文现在依然是《想象、认知和人格》所刊发文章中被引用次数最多的。根据谷歌学术搜索数据显示,文章被引用次数超过5000次,对心理学界来说,这是个很大的数字了!

我能取得今日成就的原因之一就在于,甘冒一定的学术风险并且坚持不懈,我鼓励各位也这样做。

 

三、对学子的期望

那么,在各位即将扬帆起航、踏上新的人生旅途之际,我对大家有何期许呢?

首先,运用你们的才智——智商和情商一起——为推动社会美好做贡献,同时要明白教育是一项终身事业。你们可以在今后的岁月中磨砺自己、提高情商,从而成为一名更优秀的领导、更合格的公民乃至更负责的父母、更贤良的朋友、更体贴的伴侣。

其次,要勇于坚持自己的信念,勇于追求自己的理想。新观念在当今“创意经济”的社会尤为重要,开拓新思路意味着承担风险——而面对风险,就需要在批评者极力试图劝你放弃的时候坚持到底。

本世纪号召年轻一代——尤其是中美两国的青年精英——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疫病根除等一系列当前极富挑战性的全球议题。希望年轻一代加深认识,构筑持久和平;充分运用才智与毅力,做到学以致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