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驼的眼泪

1205-3

徐博

他要让人类都来拯救这古老的文明。这不仅仅因为野骆驼濒临灭绝,更重要的是它和我们人类一样具有鲜活的灵性,有着海一样的胸怀和天空般的博大。

——题记

 

茫茫大漠浩瀚无边,中午的阳光照在沙丘上,刺目的光芒反照在他们的脸上,火辣辣的,让人受不了。这已经是约克博士和他的三名助手在这里的第八天了,带的水早已用尽。

约克博士已是快60岁的人了,可他为了神圣的事业——考古,为了给他的助手鼓舞士气,他尽管早已身力衰竭,甚至有几次要虚脱了,可他依旧坚持着;依旧慢慢地向前挪动着象征性的每一步。他的助手中最小的只有19岁,脸上的孩子气还没有消尽。他就是刚在《环球论坛》上关于“中国还有野骆驼”发表了论文的拉色夫,为了进一步证实自己的论点,这一次中国大漠之行,他的毅力甚至超出了他的导师——约克博士。

正午的太阳并没有因为他们的艰难有丝毫的消停,阳光依旧火一样地把他们裹住,一刻也不肯放过。此时,他们的心里多么渴望有一片绿洲啊,哪怕是巴掌大的一片绿叶也行,那毕竟是生命的色彩啊。尤其是拉色夫,他尽管一开始很有信心,但终究还是个孩子,连日来的困境,把他的信念几近粉碎。在这里,谁也不可能太多的帮助别人和得到别人的帮助。

“大漠真是个吃人的鬼蜮。”拉色夫一边想,一边迈着沉重的脚步。突然他的腿一软,就要倒下去了。但他并没有倒下,是约克博士用他并不强健的躯体支住了他年轻的躯干。拉色夫重新站了起来,约克博士却倒在了灼人的沙丘上,这一次他真的虚脱了……

整个大漠没有一丝风,就那样灼灼地发着光。约克博士静静地躺在那里。拉色夫用膝盖将他的头支起来。那一刻他们四个人真的很无助,尽管他们从不相信天意,甚至也开始祈祷上天能下一场大雨了。

他们的眼睛都涩涩的,早已被风沙剥蚀得没有一丝的光亮,他们像是站在了生命的悬崖上。

忽然,拉色夫惊叫了一声:“看,那里,那里……”约克博士和他的另两名助手顿时来了精神,顺着拉色夫的手势,他们看到远处有两座“山峰”在慢慢地移动。他们知道那一定是峰骆驼,是一峰中国的野骆驼。他们或许太激动了,一时竟忘了动,他们静静地望着那“山峰”健硕的肌体,倾听它神韵的足音。拉色夫一边拍着照,一边把耳朵伏在发烫的沙丘上,他的脸上溢满了微笑。像是在听一首优美的钢琴曲。

突然那峰骆驼猛地向远方奔去。显然,灵敏的骆驼嗅到了他们的气息。可它奔出不多远,又返身折了回来,一步步向约克博士他们走来。它的步子很慢,看上去很疲惫,正待拉色夫他们为骆驼的返回纳闷不已的时候,那峰骆驼已来到约克博士的身边,细细地舔着他饱经沧桑的脸。拉色夫和他的同伴默默地把约克博士扶到驼背上,然后轻轻地击一下它的背,那峰骆驼便一步一步向前走动了。

此时他们四个人都振奋了许多,他们觉得有了骆驼的引路,很可能就要看到绿洲了。约克博士伏在驼背上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

太阳偏西的的时候,他们突然感到脚下的沙丘似乎有了一丝的温润,这一次又是拉色夫第一个跳起来:“看,那里,那里,绿洲,绿洲……”他风一样地冲过去,尽情地把水泼在脸上、头发上。就势在水里打几个滚。当他仰面去看约克博士的时候,却发现那峰骆驼倒在了温润的沙丘上。他没命地奔过去,把头贴在骆驼的脸上,抚摩它的脊背,他看见它的眼里盈满了泪水,晶莹的泪光里映着那有一带翠绿的水草,那一带清凉的生命之水……

拉色夫举起相机,郑重地拍下了这震撼心灵的瞬间。他要让人类都来拯救这古老的文明。这不仅仅因为野骆驼濒临灭绝,更重要的是它和我们人类一样具有鲜活的灵性,它有海一样的胸怀和天空般的博大。

文章来源:http://www.foyuan.net/article-22655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