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懂金刚舞

1128-4

噶旺堪布

修者增益气脉禅定力,见者种下亲见本尊因。

金刚舞是甚深大法,藏传行者都相信它具有“见即解脱”的功德,只要有缘亲见,即代表福德具足、障碍垢轻,既能增益本尊法“生起次第”的修持,更能在未来种下解脱的善种子;但对不少法友而言,恐怕只是看到很多本尊面具和华服,每支舞舞步看起来都差不多,热闹缤纷之余,其实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为了帮助大家了解内涵,随喜更具力,“看热闹也看门道”,法王办公室的堪布噶旺,特别在金刚舞修持前一天,19日上午,为来自各国的文宣组报导工作人员,密集上了一堂“金刚舞概论”课,从历史源流说到观修利益,深入浅出介绍此一大法全貌,算是初体验者的“金刚舞ABC”,特别整理出来与法友分享。

 

一、金刚舞的历史

佛陀教法中,密续有四个部分提到与“金刚舞”相关的记载,其中《密集续》、《喜金刚续》、《时轮金刚续》中都提到,但律典未提及。在菩萨学处中,就广义而可算提到。

金刚舞在古印度原本是密法。佛说经典中提到,就历史而言,印度亦有金刚舞修持,但非公开,是秘密金刚舞。有一位名为“扎”的国王,在禅定净观中看见大势至菩萨(金刚手菩萨)跳金刚舞,非常强而有力。历史上首次有记载的金刚舞修持纪录,是宁玛寺金刚岩首次出现公开的金刚舞修持。

金刚舞刚传至西藏时,一开始是一传一、隐密的传授。首次在藏地有金刚舞记载,是莲花生大士在桑耶寺破土典礼中跳金刚舞独舞。之后,贡噶宁波大师(与大译师马尔巴同时期)在萨迦派寺院跳金刚舞,已是公开修持形式。同时期其它传承应也有金刚舞,但保持秘密形式,不像今日已可公开给所有人。

之后,金刚舞开始在藏地流传开来,伏藏师策旺上师供养仪轨《十日》,有八个法本,其中有一很长的金刚舞,要两三天才跳得完。宁玛派传承中也有口传传承,也常修持金刚舞,金刚舞因此渐渐普及。

噶举传承与金刚舞修持因缘也很深。第五世噶玛巴德新谢巴,曾在胜乐金刚法会中,跳了两天金刚舞。噶玛巴是成就者,修持时自己即是胜乐金刚,但一般人看不到,却有一位弟子确吉罗卓,即第一世创巴仁波切,也就是苏芒噶举创始者,他在净观中看见了这个示现,因此得到这个传承。

第六世噶玛巴通瓦敦殿,曾在圣观中,看见二臂玛哈嘎拉跳金刚舞,后来第一世嘉察仁波切请法,法王传下,即是著名的“黑宝冠金刚舞”。现在迪雅寺和尼泊尔司瓦扬布天噶边倩寺都在修持这支舞,天噶仁波切也鼓励桑杰年巴仁波切复兴“黑宝冠金刚舞”。但明天所修的,并不是第六世法王所创“黑宝冠金刚舞”,这是要很清楚的。

黑袍护法玛哈嘎拉金刚舞本来也是秘密修持,到了第七世噶玛巴确扎嘉措时才公开给大众。而象徵性迎请本尊的做法,是第十四世噶玛巴特秋多杰所创传统。

明天金刚舞所依据的典籍,是《珍宝总集传承》。所谓“总集”,就是新旧的精华总集,“旧”是指依宁玛传承,“新”是指萨迦、格鲁等教派传承,加上噶举自宗的金刚舞,总合而成。所谓“珍宝”是因为这些金刚舞都是很有加持力的。

 

二、金刚舞的利益

金刚舞的利益,简略而言有二:

对跳者而言:

金刚舞本身是严谨、高级的“幻轮”气脉明点的修持,这在闭关中是属於“那洛六法”的修持,印度就叫“瑜伽”,藉此修持可生起功德。嘉察仁波切有一篇关於金刚舞修持功德的简短开示,登在隆德寺的杂志上,仁波切说:金刚舞要配合观想和禅修进行,但即使跳时观想、禅修不够好,也都可以同时累积六度波罗蜜功德。不管金刚舞修持的是哪位本尊或护法,都包含“息增怀诛”的四种事业在内,跳的时候可为自己、也为他人累积功德。

嘉察仁波切在受访时也说,金刚舞不只是身体的动作,它必须要在神圣的法会上演出,同时禅修本尊法门的生起次第与咒语的念颂。因此,当行者演出金刚舞,他可以藉由自身的修持与参加法会的加持,而获得本尊加持,并在来生得以到达本尊的境界,清净三门染污。

对观者而言:

通过观看金刚舞修持,可逐渐去除修行上的逆缘、累积顺缘,渐次成佛。

嘉察仁波切也曾在受访中说:藉由观看金刚舞,我们能通过服装与法器认识本尊。因此我们与本尊就有一个业力的关系,这能够帮助行者快速在此生完成特定法的修持;或者即使本身并非行者但此生非常精进的众生,也可以藉由观看某一位本尊的金刚舞,而种下来生亲见本尊的幸运种子。这是会发生於很多本尊的,当然包括玛哈嘎拉。

仁波切并提醒,观看金刚舞时,如果是对于佛法有所了解,特别是金刚乘的行者,可以做本尊的观修;然而即使是对于佛法、对于金刚乘不了解的众生,都可以藉由观看金刚舞积聚功徳。其实,最重要的是,观看者要有一个善的心念,比如虔敬心以及对金刚乘教法的虔信。

 

三、理清两个问题

有人问堪布噶旺,“传说噶玛巴每一支金刚舞,一生都只能跳一次,是真的吗?”堪布连连说“不”,他解释:这个说法不正确,第十六世法王在楚布寺和隆德寺都常跳金刚舞,第十五世法王、第十四世法王也常跳,第十五世法王还一直跳到老年膝盖受不了才停止,不但自己常跳,也常教别人。

还有人问堪布,“金刚舞的上场顺序,和重要性有没有关系?譬如法王修持的护门舞是排第六支,是否第六支最重要?或者后面第九、十这两支舞,因为是黑袍护法玛哈嘎拉的金刚舞,所以才是重点?”堪布又是说“不”,并解释:金刚舞顺序并非依重要性而安排,而是依修法顺序,像明天修持第一支“安地舞”、最后“抛掷朵玛”,是修法上的顺序。而担纲修持者,也不是一般想像是依传承位置安排,像蒋贡康楚仁波切表示想先跳,所以排第一个;法王跳的第六支舞女护法“护门舞”,虽是长达半小时的独舞,但一般来讲并不是很知名;嘉察仁波切则考虑年纪与身型,所以修持较短的舞。从以上状况,可以了解并不是依重要性安排。

 

附录:国师嘉察仁波切关于金刚舞的开示

能亲见法王(噶玛巴)跳金刚舞,是我们俱足德福所感召的善妙因缘。佛经中曾说,亦有行者能以金刚舞利益众生和增益自身修持。密续经典中,莲花生大士说过,《时轮密续》中也记载,依金刚舞之事业而利益众生,以此可以获得金刚持果位;即使傍生众生(畜生道)藉由观看金刚舞修持的功德,亦可渐次净障积福而获得佛果位。只要亲见金刚舞修持,即是象征自己罪障可渐次净除、功德可逐渐增进,即使仅只是眼见,也可净罪积福德,金刚舞的功德是如此不可思议。我本身看过第十六世法王和第十七世法王修持金刚舞,真是无比幸运、有福报的事!

文章来源:http://fo.bl7b.com/content-45-1570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