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被特赦的德国牧羊犬

1126-3

牧徐徐

朵飞是一只9岁大的德国流浪牧羊犬,浑身是病。但是,汉堡市70多岁的格尔特夫妇还是将它带回家中收养。

格尔特夫妇替朵飞治病,并给它最好的照顾和营养。半年后,朵飞终于慢慢恢复了过来,重新变得生龙活虎,威风凛凛,并与格尔特夫妇建立起一种特殊的依存关系。

可是,朵飞却因此招来了麻烦———有人在社区里看到了它,然后给汉堡市犬类管理中心打了投诉电话,要求他们立即将这只“威猛可怕的”大家伙驱赶出社区。

按照德国现行对犬类宠物饲养管理的规定,人们可以在社区饲养体重一百磅(约45公斤)以下的宠物犬,但是却不包括一些特殊的犬,例如:杜宾犬、牧羊犬等。

犬类管理中心在确认了事实后,要求格尔特夫妇要么将朵飞送走,要么带着它搬到其他允许饲养牧羊犬的区域居住,如人烟稀少的乡下或农场。

然而,年迈的格尔特夫妇没有条件为了朵飞而搬到其他地方居住,而将朵飞送走,格尔特夫妇当然也是一百个不同意。为此,他们和犬类管理中心对抗了起来。

但是,德国是一个法治社会,一切都要依法行事。2012年7月,格尔特夫妇被犬类管理中心告上了汉堡法庭。这是一场胜败很明显的官司——格尔特夫妇输定了,犬类管理中心只是在走一个强制执行的程序。

在审判现场上,格尔特夫妇展开了辩护,这是他们人生中的第一次为自己辩护。

格尔特的夫人说:“我们是一对‘失独’的夫妇,40多年前,为了不耽误政府的一项重要科学实验的进程,作为科研人员的我们应上级的要求,只生了一个孩子。8年后,实验取得了重大成功,可是,我们的独子却在他32岁的时候遭遇了车祸,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从此,我们成了孤苦无依的人。最近几年,我的丈夫因为糖尿病几近失明,我的腿脚也存在着严重问题,无依靠的感觉日益笼罩着我们。但朵飞的出现,让我们感到,是远在天堂里的孩子特意送给我们的一份礼物。

“有一次,我站不稳,眼看着就要摔倒在地,多亏朵飞及时冲过来,用它的身体撑住了我,今天,我才能站在这里。”

丈夫格尔特接过妻子的话,补充道:“或许朵飞在外人的眼里只是一条牧羊犬,可有可无,但在我们家里,它却是漫漫长夜里的一盏温暖明灯,请让我们留下它,我敢发誓它绝不会伤及无辜!”

法庭上的陪审员被打动了,他们请求法官开恩,不要宣判格尔特夫妇败诉,特赦朵飞。法官也被打动了,但他很为难,因为这与法律相违背。他只好向上级部门汇报此事。

结果,得到的答复是:朵飞能被特赦的唯一条件便是,它是一只对外人并无恶意的“援助犬”;但这需要专门的测试,并不由格尔特夫妇说了算。

令人高兴的是,几周后,专业的测试机构在造访格尔特家后,给出的结论是:朵飞通过了援助犬的所有测试,而且成绩几近满分!

“我们早就知道,朵飞是孩子从另一个世界里送来的礼物,从在巷口第一眼看到它的那时起。”格尔特夫妇激动得眼泪直涌。

“朵飞可以在汉堡市任何一个社区里任意走动,因为它是一只善良的援助犬!”这是法院最后的判决。

此事经过媒体报道后,在汉堡市乃至全德国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失独者”这个一直被人们忽视的群体,获得了人们极大同情和关注。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43f3e10101dgif.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