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佛教心灵疗法如何指引临终者?

How can Buddhist psychotherapy aid the dying?

作者:卡罗琳·布雷泽

Caroline Brazier

文章来自:佛教临终关怀信托《解脱舟》杂志(2005)

2

作者介绍:

卡罗琳·布雷泽(Caroline Brazier)是塔里基中心转移疗法培训课程的负责人,著有六本关于佛教和心灵疗法的著作。她游历各国从事培训活动的教学及指导,对心灵疗法中的环境方法尤其感兴趣,并参与了英国医院社工工作的开展。

直面死亡或许是我们每个人在精神生活中所值遇的最为深刻的挑战。同时,它也可以成为最重要的机会。死亡的必然性贯穿于你我的一生,但大多数时间,我们都全神贯注于日复一日的寻欢作乐,而回避现实。我们将死亡置之脑后,装作它永远不会发生。濒死体验为我们指引了一条全新的道路。它打破了我们对现世生命的看法,开启了对来世的认知。正是对死亡的观察促使佛陀踏上了他的精神之旅,并成为其洞见之心髓。同样,与濒死历程的邂逅也能成为所有人精神成长的源泉。

佛教中对死亡、痛苦和无常的体悟奠定了佛教心灵疗法的基础。我们惯于向外寻求能即刻提供舒适感的东西,以转移对无常状态的认知。我们沉湎于俗事——工作、嗜好、感官享受等等——在一定程度上这并无不妥,可当它只是单纯用于逃避现实,则这种行为模式意味着我们又陷入了乏味的老一套。为了获得安全感,我们创造让人痴迷、令大脑迟钝的行为模式。这正是佛教徒所指的无明或愚痴。这并不容易领会。通过逃避包括死亡在内的人生实相,我们学会了逃离人生。这种慰藉的代价太过高昂。处于无明状态的我们,无法认出始终同在的美或大爱。

当死神迫近,无论是自己还是我们所亲近的人,某些层面的逃避心理会悄然消失。此时此刻,我们有机会更清晰地看待万事万物。经历过濒死体验的人往往描述那一刻的感觉为“远较一生中的任何时刻更充满活力”。另一方面,这也可能是人们对爱欲之物愈加执着的时期,以至于令生命过早终止。

佛教的心灵疗法就是基于这样的一种领悟:活力并非来自追寻生命中普通的慰藉,而是以勇气和信心面对我们的本来面目——这一向不容易。此种时刻,一位佛教精神治疗师,或者能够提供佛教关怀的其他人员,都能成为力量和支持之源;好比助产士或可帮助产程中的产妇减缓紧张情绪。在人生的最后关口,身边若能有这样的陪伴者——愿意倾听,也竭力忠于其所说。如此,即使踏入未知且令人生畏的境地,在这种艰难时刻,他/她也会成为强有力的支柱。

这种关系所给予的不仅仅是简单的支持。熟悉感会带来安慰,但如果真能自信地步入未知的空间,我们将会圆满地度过所拥有的时光。这种勇气常常来自于援助关系本身的特质。死亡,意味着卸下平日的防御和干扰,与现实狭路相逢。这种相遇元素在治疗关系中同样极具意义。实际上,它存在于任何两个人真诚的会见中。在这种具有治愈性的邂逅里,如果我们真实地遇见彼此,就会不知不觉放下期望与附带条件的限制。在真诚的人际交往和临终关怀中,我们都会面临不可预知的局面,也发现自己可以活得比以往更为开放。

对许多人来说,濒临死亡是令人恐怖的景象。另一方面,也不是每个人都会以这种方式去体验它。死亡让我们触摸到席卷生命的巨大力量,但不必消极地看待它。对某些人而言,这可以是极其寂静祥和的时刻。为之奋斗终身的生命在悄然流逝,意识到面对死亡我们毫无反抗之力,很多惯有的责任感也会渐渐消失。此时,一种来自心底的信仰会自然流露。尽管我们以前认为重要的所有事情,都在身边渐渐消融,但另一个更广阔的天地却在眼前展开。我们不必再执着于自我的一切,而可以成为更宏大、更壮丽事物的一部分。

死亡对亲友的影响可以有很多层次。“善终”中升起的祥和感可能带来某种程度的安慰,也可能没有。对有些人,挚爱者的死亡是灵感、力量和个人成长的源泉;对另一些人,它却是无休止的绝望之因;而大多数人,则是二者兼有。接踵而至的可能是遗憾、悔恨,我们或许倾向于抱怨自己或他人。一系列的情绪纷至沓来,抑或麻木到没有任何情绪。令人痛苦的悲伤或恼怒可能与绝望的黑暗时刻交替出现。或者,我们会感到冷漠和超然。

凡此种种,仿若浮云聚散于生命的表相。悲伤之时,这些云雾似乎全然遮蔽了光明的时刻。我们所能做的仅仅是任由感情自然流露。悲伤是我们的天性之一,情感亦是如此,是人类生命相续的一部分。但情感的浪潮将逐渐消退平息。情虽难忘,但我们可以少受困扰。

死亡是一段旅程。佛教能提供某些指引,但就好比地图,其教导仅限于告诉我们可以期待什么或如何反应。没人能事先洞悉一切。因此,当我们踏入未知,所能执持的唯有信仰。我们由死而知生。

文章来源:http://buddhistpsychology.typepad.com/my-blog/how-can-buddhist-psychotherapy-aid-the-dying.html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哲乔多吉

一校:圆悲、噶瓦多杰

二校:圆阳

终审:刘奕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