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柔身心语,善待你我他”(4)

——《君规教言论释•观察语言品》总义串讲稿

y141104-1

泰国小组学员  圆航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顶礼文殊智慧勇士!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阿弥陀佛!

尊敬的法师,各位同修道友,大家好,末学是泰国组发心成员圆航,很荣幸为各位师兄做法供养。

本次我们学习的内容是:麦彭仁波切所造的并且由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宣讲《君规教言论释》中的“第四品•观察语言品”中的部分内容。末学宣讲的主题是“戒骄勿躁语调柔,视诸道友佛菩萨”。

首先让末学简单介绍一下麦彭仁波切,麦彭仁波切是旧译宁玛巴大师,早在一千多年前,莲花生大士曾授记他将成为“弘扬大圆满的太阳”。在雪域藏地诸教派中,共称全知麦彭仁波切是文殊菩萨化身。全知麦彭仁波切将一切甚深意藏,著成广大庄严的论典。本次我们学习的《君规教言论释》汇集了君规论典的所有精华要义,是一部智愚皆易懂的著作。今天我们学习的语言品,主要告诫我们在“语”方面所应该注意的问题, 并且为我们介绍了一些非常殊胜的修习窍诀。

首先麦彭仁波切进行总说,颂词是这样的:

世间一切取舍事,皆从言中可了知,

是故无论任何语,当思功过而言说。

世间上一切取舍之事,都可以从话语中了知,所以,无论对任何语言,应当先思维其功德与过失,尔后再言说。

语言是人们互相了解的渠道,世出世间的一切取舍事,都是从语言中了知的。平时处处留心某人的语言,就可抉择出自己该取该舍的对境。若是对众人有功德就一定要说,若给佛教僧团会带来不利,话到嘴边也不要出口。尤其道友之间,不能说话不管别人生不生邪见,也不怕自己造口业与否。所以,我们说话一定要再三思维,不能图一时的口快而自食其果。

 

如果很难去抉择说与不说的话,那么是不是永远保持沉默就没有过失了呢?也并不是这样的,颂词如是说:

有时缄默不成事,有时默言成办事,

若不了知应说否,信口雌黄多过患。

在处理事情的过程中,有时沉默缄言无法成办事情,有时以此却能成办事情,若是不了知应说不应说的时间,信口开河,乱说一气,则必定会引生众多过患。

那什么是我们应该说的呢?颂词曰:

实语乃为胜功德,故君主当说实语,

言说实语应赞叹,妄语受责当舍弃。

说真实语是最为殊胜的功德,所以,君主应当说谛实语。说实语理应受到赞叹,打妄语必然会遭到众人的责备,所以应当舍弃。

有的时候,我们会为他人保守秘密。那对于这些秘密,我们怎么对待呢?当碰到很为难的状况时,应不应该和别人去说呢?麦彭仁波切是这样说的:

应保密事虽未说,有必要故无过错,

非尔一切平常语,妄说少许亦卑劣。

理应保密的事,即使没有实言相告,因为有此必要,所以也没有过失。如果不是这样,在平常的语言中,仅说少许的妄语也是非常卑劣的。据此教言,师兄们不要再为此事感到为难了。

接下来的几个颂词向我们阐述要根据自己说话的对象而选择合适的语言和说话方式之理:

于具智慧正直士,直言相告令生喜,

于狡诈行之愚者,亦无必要说直语。

对具足智慧正直者前,直言不讳,实语相告,能令他生起欢喜心,但对那些口是心非的狡诈愚人,也没有必要对他直话直说。

于忠心依自己者,直言不讳勿歪曲,

于为试探口气者,不必直说适当叙。

对忠心依止自己的人,应当推心置腹有话直说,不必隐晦,对那些试探自己的人,就没有必要直接说什么,适当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就可以了。

有些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们也要谨慎的说出的时机:

除非无利无害语,心中斟酌之大事,

若于非时脱口出,众人皆知事不成。

除了无关利害的事情外,若是心中斟酌筹量的重大事情,在非时脱口而出,大家知道后,这件事情就很难办成。人们常说:“众人之中说话难。”若是一些无关大局的话,倒没有太大的关系,若是机密要事不小心脱口而出,就会节外生枝,很难圆满。

接下来的几个颂词中,麦彭仁波切再次强调保守秘密的重要性和说出保密语有哪些过患:

应当极其保密语,切莫泄露任何人,

密友复传其密友,最终传遍全世界。

应当极为保密的话语,切记不能对任何一个人泄露,因为若传给自己的密友,他又会传给他另外的密友,辗转互传,最终必将秘密传遍整个世界。

无论关系再密切,无有必要莫泄密,

因向女人说密语,多数身败名裂矣。

关系无论多么密切,没有特别的必要,切莫向彼泄露自己的秘密,因为向自己关系密切的女人说了密语的缘故,大多数都是因此而身败名裂。这里的女人指的是水性杨花,不具大智慧相的女子。

那对于不需要保密的话是不是就可以随便说了呢?也不是这样的:

无需保密之诸语,到处宣扬亦非理,

时机成熟商讨时,断除傲慢说要义。

对根本不需要保密的所有话语,去到处宣扬也是不应理的。时机成熟,大家共同商量讨论时,应该断除一切傲慢,简略地陈说自己的要义。

接下来,麦彭仁波切教导我们该多说怎样的语言呢?我们应该多赞叹别人的功德:

赞叹可令世人喜,来世自己亦安乐,

故于他人之功德,不应怀恨当赞美。

如果很乐于赞叹他人,使世人因此而生起欢喜心,这对自己来说,来世也会获得无边的安乐。所以,对于他人的功德,不应心怀嫉恨而应随喜赞美。

那么赞叹他人功德和诋毁他人声誉具体有怎样的功德和过患呢?

如若赞扬其他人,自己亦为他人赞,

越是讥毁其他人,自己越受他人讥。

如果能够赞叹称扬他人,自己也能受到他人的赞叹,越是讥讽诋毁他人,自己越是遭受他人的讥毁。这个甚深窍诀如果大家能铭刻于心,则终生受益无尽。

麦彭仁波切进一步讲因嫉妒而诽谤他人有怎么样的过失:

嫉妒心强福浅者,恒时只会谤他人,

依此于他无损害,却将毁坏自声誉。

福报浅薄嫉妒心极强的人,恒时只会诽谤别人,依此卑劣的行为对他人无有丝毫损害,反而毁坏了他自己的声誉。

因此我们要时常反观自己,是否心中升起了嫉妒心,并去主动发现赞叹别人的功德,哪怕别人的功德很微小,如颂云:

具有智慧福德者,他人微小之功德,

亦出嘉言作赞叹,依此自己获美名。

具有甚深智慧与广大福德的人,他人非常微小的功德也能看见,并以美妙动听之言辞诚作赞叹,依此自己也同样得到他人的称赞而名扬四海。

虽然赞叹他人有很多功德,但我们也要注意所赞叹的对境:

称赞虽为世间饰,于慢愚者却如毒,

无论何时于何人,莫以妄语作赞叹。

称扬赞叹他人,虽然是世间的一种严饰,然而对于傲慢者来说,却像毒药一样危害他,所以任何时候对任何人,切莫以妄语作赞叹。

赞叹他人需要发自真心,但有的人却当面赞颂背地诋毁:

当面赞颂暗诋毁,犹如两舌之毒蛇,

此等卑者切莫依,说有意语世间饰。

当面赞颂某人之功德,私下却暗地诽谤诋毁,这样的人,犹如具有药舌和毒舌的毒蛇一样,如是卑劣者,无论如何是不能依止的。故而唯有宣说有意义的话语才是世间之严饰。

为了成事,我们说话要注意技巧,麦彭仁波切如是告诫我们:

虽以施等广饶益,若说粗语令人嫌,

虽未布施未护利,依靠爱语摄世人。

有些人虽然以布施等对人广作饶益,若常对人说粗语也会令人嫌弃;有些人虽然没有对别人布施,也未曾护持其利益,仅依靠爱语却已摄受了世间的许多众生。

这里上师说,调化末法时代的众生,也只能用爱语,有的时候只是适时地以悦耳的爱语使他人欣慰,很多人自然集聚在他的身边。因此,在摄受调化众生时,爱语是四摄之一,也是摄受弟子的方便方法的关要所在。

 

接下来,麦彭仁波切向我们宣说语言有哪些功能和特点,正因为有如此特点,我们才要谨慎取舍:

未发中要害兵器,未饮沁人肺腑药,

未尝迷人蜂蜜味,语言具有此特点。

未见发射却能击中要害,犹如兵器般的锋利;未有酣饮却能沁人心脾,犹如妙药般的馨香;未加品尝却似迷饮甘饴,犹如蜂蜜般的甘甜,语言具有这些特点。

不当的语言会让我们和他人结怨,所以出口之言需要谨慎:

通常成为亲怨者,余事促成极少见,

多由言词所导致,故当慎察再出言。

通常由其余的因缘促使彼此成为亲人或怨敌者很少,而多数是由言词所造成的,所以应当详细观察后,再作言说。

所说语言应当切时应理:

不合时宜之话语,随意出口遭众辱,

切合时机又应理,善言妙语利自他。

说话欠考虑,不应说的话随便出口,这样会遭到众人的侮辱,若是切时又应理的善言妙语则能利益自他。

 

对于传法者,要观察所传对象的根器如何:

若降瓢泼之大雨,小容器中岂容纳?

虽然教诫劣根者,却亦无法获大利。

如果把降下瓢泼大雨的水量,用小小容器来盛,怎能完全容纳呢?同样,对劣根者无论如何教诫,也是无法使他获得大利益的。

对于心地根基善良的人:

心地善良之正士,旁敲侧击大有益,

宛如妙药之忠言,说者听者皆罕见。

心地善良的正直人士,用若明若暗的语言稍作提醒就能起到很大的作用,获得大利,宛如妙药一样的。

接下来,麦彭仁波切劝解我们,要杜绝一切以离间语、绮语、妄语等为主的一切语过失:

挑拨离间诸话语,尚不应闻何况言?

假设理应听闻语,亦当观察至确实。

对挑拨离间的种种话语,尚且不应听闻,更何况自己言说?假设是理应听闻的话语,也应当观察是否属实。

对于离间语都是不应听闻的。尤其是僧团中,道友、师徒之间,对他人挑拨的语言都不能听。 那么对于解修行方面的建议,或别人传说某人的过失等,听后不应马上信以为真, 而应进一步确认是否属实。往往道听途说的见解修法与有传承的善知识前所闻得的有很大差异;听说某人的过失,与自己亲自了解所得的结论也是大相径庭。

粗语若多诸眷离,妄言毁坏自他众,

绮语招致事衰损,是故应当断彼等。

粗语若过多则致使眷属远离,无实的妄言毁坏自他相续,无义的绮语招致事情损衰,所以应当断除那些有过失的语言。

最后,麦彭仁波切尊者再次的叮嘱大家,一定要慎重思考自己所说话之功过和说与不说的界限:

以此为主一切语,功德过患有多种,

各自进行分析后,当知说与不说界。

以上述为主的一切语言,分别有种种功德与过患,通过对其各自进行分析后,则当了知应说不应说的界限。

学习了麦彭仁波切的教言及大恩上师的开示,我们知道语言是人类互相交流,彼此沟通必不可少的工具,它有诸多的功能。很多时候它决定着事情的成败。按照上师的开示,我们应以智慧详加分析我们所要说的话,并且根据麦彭仁波切言教中的标准,去抉择该说与不该说的界限。如果我们所说话是具足功德的,我们可以去放心大胆地去说;如果是存在过患的,那我们一定要舍弃,让它们烂在我们的肚子里。

尤其是对于我们发心人员,在发心过程中语言是我们最重要的交流媒介,了知了该不该说的界限,会对我们的弘扬佛法事业有很大的帮助。

末学是菩提学会发心团队的新成员,刚刚才加发心工作只有三个月的时间。虽然时间不长,但末学觉得在和泰国菩提小组的师兄们沟通的过程中也有些心得愿意和师兄们分享。

在当小组负责人之前,末学并没有意识到作为一个发心团队组织者,他们的工作有多么细致繁琐。发心工作需要有极强责任心,耐心与恒心的。在这里末学想代表所有的道友们要感恩这些默默地为弘扬佛法,弘扬上师事业所发心的师兄。末学也会以这些发心师兄们为榜样,好好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好发心工作。

由于自己烦恼习气所致,末学在处理事务上有的时候会很急躁,根据上师的教言,末学反省自己,发现自己有的时候也会不由自主地产生嫉妒之心。如果不马上对治的话,在发心工作中,极有可能在和道友沟通的时候会出言不逊让自己后悔终生。通过学习本品的内容后,末学一定会谨慎注意自己的言行,时刻谨记着说与不说的界限,什么样话该说,什么样的话不该说,以本品的内容为自己说话的准则,在言语上慎重的做取舍。更重要的是,办事要戒骄戒躁,一定不要图一时的口舌之快而造下恶业。

在本次的讲解中,上师引用了法王如意宝的一个公案:法王如意宝,从来没有听见他在任何地方说别人的过失,若别人在他耳旁说某人不好,他总会说:“不要这么说,他可能是佛菩萨的化现。”末学好像突然被这句话点醒了。我们所有的道友,来自世界各地并在大恩上师的坐下修学佛法,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早日成佛,度化无边的终生。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相信在大恩上师的加持下,在我们个人的精勤努力下,我们一定会成佛。既然这样,我们可以把每一位道友都当成是佛菩萨。我们对佛菩萨怎样恭敬,我们理应对身边的道友如是恭敬。末学想如果我们这样去想,就可以大大的减少对道友们说话不如法的这种情况的发生了。末学以后也会这样去做。

最后末学想说,与会的诸位佛菩萨们,让我们谨记麦彭仁波切的金刚之语和大恩上师的殊胜教言,让我们在和道友们交流的过程中戒骄戒躁,慎重抉择我们的言行好以利于更好的饶益众生。

末学法供养完毕,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