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好的回应

1127-1

马克·瑞科比

编译 班超

在日内瓦码头,我和朋友正在吃午餐。一个身穿黑衣、皮肤上有大量刺青的男子闯了过来。他向每一个游客挑衅,迫使对方站起来同他打架。人们都尽量退让,一个游客即使在被踢了几脚后都没有还手。

男子最后才找到我们。当时,我正专心练习武术,而且已经是黑带级别,制服一个醉汉是轻而易举之事。我想,如果我为被欺辱的游客雪耻的话,我将成为一个锄强扶弱的英雄,可能还会得到市长的接见。然而,我的心里开始反复出现一个问题:什么是更好的回应?

“嘿,你们两个胆小鬼,”他含混不清地说,“哪个想打一架?”

他把手放到我的肩膀上,用力往下压。我的脑海顿时掠过几十个反击动作。制服他太容易了!然而,那个问题又一次跳出脑海——什么是更好的回应?

我对他说,“这听起来有些意思,但我有一个更棒的想法,你为何不坐下来跟我们喝一杯呢?”

他皱起眉,不解地问道,“你说什么?”

我从背包取出一瓶冰镇啤酒,“你知道,我们也可以做朋友。坐吧,跟我们喝一杯可比动拳头容易得多!”

他站在原地摇晃了约十秒钟,想确定我是否是认真的。旁边的游客都很意外,期待“剧情”进一步发展。“好吧。”他拿起啤酒,一饮而尽。

我们静默地坐了大约一分钟,我决定碰碰运气,“你为什么要殴打游客?”

他的眼睛里冒出一丝小火苗。我知道自己过分了,于是,拿出了秘密武器——微笑,灿烂、友好的一个微笑。慢慢地,他的脸上微妙地绽开了一个微笑。我决定乘胜追击,就像刚刚和他分享了一个笑话似的,哈哈大笑起来。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他也大笑起来。现场所有人不由同时舒了一口气。

当我们停止大笑后,他站起身,久久地凝望远处的大海,有泪水涌上他的眼眶。

我说,“看得出来,你正为什么事烦心。何不对我们讲讲?”

他坐下来,给我们讲述了一个十分悲惨的故事:受虐待的童年,所爱的人全都过早离世,以及形形色色的伤害。他说,“我所爱的东西全被上帝收回了。我来到世界就像是为了经受苦难,上帝讨厌我!”

我想告诉他,悲惨的境遇并不能决定生活,关键是看我们如何对待。但我没有说。坐在我面前的这个男人,经历了太过漫长的梦魇。凭他绝望的眼神和糟糕的情绪,我可以讲,人们除了要他“改邪归正”,不会愿意花时间倾听他的心声。我把手轻轻放在他的肩上,说,“听起来像是走到了尽头,除了站起来别无选择,对吗?”

“我希望如此。”他说。

我们沉默地坐了一刻。我写下我美国的地址和电话,对他说,“如果需要一个朋友,打电话或写信给我。”

此后几年里,我们一直都保持通信。我们的话题随意、开阔,充满深度的心灵沟通,我与他分享帮助我度过人生艰难时期的诗歌、故事。我发现,他对人生的看法在每一封信里都有改善。

我知道,他的转变是他自己积极努力的结果,但是,这却发生在我没有凭借低级的本能,而是作出更高级的反应之后。我很高兴自己那天在码头向他表达了尊重,告诉他世界上还有人完全接纳他,包容他。他真正需要的是一点慈悲与关心,我有能力给予他,因为我问了自己一个简单的问题——什么是更好的回应?

多年前,因为一场火灾,我失去了他的信和地址。最近,我在一个社交网站上看到他。他的头像是我在码头曾经见过的笑脸。这是一次愉快的重逢,因为,我欣喜地看到,他有了一份好工作、一位美丽的妻子和三个可爱的孩子,他的快乐那么明显,甚至都能溢出我的电脑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