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之人为上材

1125-1

杨炳阳

摘自《思维与智慧》

三国时期,魏国谋士刘劭写过一本遴选人才的书《人物志》,是我国古代人才学的重要专著,为清代名臣曾国藩所看重。书中开篇就写道:“凡人之质量,中和最贵。中和之质,必平淡无味,故能调成五材,变化应节。是故现人察质,必先察其平淡,而后求其聪明。”

所谓中和,《中庸》上有解释:“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平淡”两字看似无奇,实则内涵深刻。以颜色和味道为例:无色是白、青、黄、赤、黑五色的基础,没有无色则无法接纳其他五色;无味是甘、酸、苦、辛、咸五味的基础,没有无味就无法参透其他五味。中和质性的人具备平淡的本性,故而可采仁义礼智信五晖之光,温和谦恭,大智若愚,举止有度,进退自如。他不偏倚,不固执,不自大,对名、利、色、权都能正确看待,一旦得到发挥则是上等的栋梁之材。

一个人须历经挫折,智慧圆熟以后,才能体会出平淡的意味。而人的质性未达中和,就会流于抗拘。抗者过之,拘者不逮,过与不及都是人材质上的不足。

平淡之人往往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他只是像一头不知疲倦的老黄牛,吃着粗劣的食物,拉着最重的牛车,默默地在崎岖的道路上奔走。清代著名散文家方苞在《辕马说》中有生动的描述:“上坡时,它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奋力拉车而上;下坡时,它股蹙蹄攒,小心翼翼地控制车的下滑,驾车人对它鞭打捶刺,一旦车翻则筋骨尽断无以回避;停车渴饮时,等它卸下车辕来到马槽时又总在众马之后。”

而能堪当辕马重任者,身衰力弱的马不行,狡猾暴躁的马也不行,非要那种心平气和又有胆有识的马不可。选马尚如此,看人又何尝不同此理呢!

诸葛亮在那篇脍炙人口的《诫子书》中曾写道:“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诸葛一家祖孙三代皆尽忠沙场,赢得后人无限敬仰,不可以不说是淡泊的力量。举凡国之栋梁莫不如此。

真正的伟大是单纯,真正的智慧是坦诚,真正的力量是谦和。所以老子说:“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透过古今风流人物看默默无闻的平淡之人,就好像在一群五彩缤纷的孔雀中看云中之鹤,他日真正能腾空飞舞的必然是他们,也只能是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