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事都是为自己做

1123-1

正道

因为个人的时节因缘,零星地参加过几次佛教团体组织的慈善活动,深感师父们乃至身边师兄们的慈悲和智慧之广大,我在这个环境里学到的东西,远远胜于过去十年寒窗所学。

去年“五一爱心之旅”的助学活动,师父把全县边远山区的八十多名贫困学生全部通知到县城广场,给每个学生捐赠了200元钱和一个书包。虽然看起来不多,但粗略一算,当天也开支了两万多元,对于一个成立不久的纯民间组织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资金。还记得那天晴空万里,五月的阳光热烈地炙烤大地,当师父和一些师兄们把钱和书包递到学生们手上时,他们全都面无表情,竟然没有一个学生说一声“谢谢”,甚至不会微笑一下,或者给这些帮助自己的师父们一个鞠躬。我们几个朋友在旁边看着,都觉得这些学生太麻木,一点基本的礼貌和感恩之心都没有。我们小声地议论着,怪家长或老师没有教好这些学生,都很担心他们长大以后不懂感恩,如何在社会中做一个好人?在这个过程中,师父始终微笑着,他离我们很远,自然听不见我们在说什么,但他似乎能洞察到我们的内心世界。

捐赠结束后,师父组织开会,微笑着给大家开示:我们做慈善,要带着一颗无挂碍的心去做,心内不见布施的我,心中不见布施的物,心外不见接受布施的对象。正如《金刚经》所云:菩萨无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布施要发自内心,把一切众生的苦当成自己的苦,把慈悲喜舍当成自己的本分,无需别人挂记和感恩,反而是我们要感恩别人,因为他为我们提供了种植福田的机会。短短几句话,让我为之一振,这是何等的境界和智慧啊!在此之前,虽然偶尔也参加过单位、小团体组织的慈善活动,然而那些活动犹如例行公事,我们没有发自内心去同情别人。如果单位或团体不组织,我大约不会主动去做,尤其是让我们掏钱的时候,心中总有不舍之感。再者,在做那些事情的时候,还会提前请电视、广播或报纸等各种媒体记者去宣传报道,或者至少照下几张照片,大家都抢着上镜头,好在公众面前博得一个“爱心人士”或者“慈善专家”之类的虚名。并且事后常常免不了要向人宣传:我帮助了某某。如果被帮助的对象没有感恩自己,或者对他不够恭敬,内心就立即生起贡高我慢之心:我帮助了他,他怎么这样?凡此种种,与师父之思想境界相比,就显得虚伪而龌龊了。

参加过几次敬老爱老活动,利用周末休息时间与一些同修到敬老院或附近村庄看望孤寡老人,我们往往是走马观花地把买来的水果、营养品或不多的一点零钱送给老人,就不知道该干什么了。一位同修却非常有心,她随身带了指甲刀和剃须刀,逐一帮老人们剪指甲、剃胡须,我们围过去看,才发现大部分老人的指甲实在太长,又黑又脏,大约很久没有剪过指甲了。有几位老人的胡须长得覆盖了整张嘴,吃东西时候双手抖索得厉害,把长长的胡须一起塞进嘴里,看着就让人无限悲悯。这位同修帮老人们剪过指甲、剃完胡须之后,又打来温水为老人们洗脸、洗手、洗脚。有位老人长期瘫痪在床,整个房间充满大小便及药味,一进门就感觉到整个房间熏臭难闻,浓烈的味道在挑战我们的嗅觉,令人头晕目眩,这位同修蹲在床边为这位老人擦洗身子、换衣服、洗脚,整整在房间里呆了一个多小时,从来没有皱一下眉头。她用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把每位老人都打理得干干净净,老人们都露出了久违的笑脸,这种笑脸是我们送钱物时所没有见到的。之后,有人问这位同修说:“你帮助老人做这些事情,一点都不觉得脏吗?”她淡淡地说:“我没有在帮他们,是他们在帮我!这些老人都是我们的恩人,是他们为我们提供种福田的机会。”这几句话让所有的人都感动无比,受益匪浅。

喜欢放生的同修大约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放生的物类会感恩。我们有一次在放生时,忽然从水中央游来了三群鱼,它们整整齐齐地按左、中、右三路来到我们所站的位置,全部抬起头看着我们。水面看上去黑压压一片,非常壮观。一个朋友提醒说,这三支“鱼部队”莫不是我们以前放生过的鱼吗?我们总共来这里放生过三次啊!我们惊讶之余,都无限感恩,无论它们是不是我们曾经放生的鱼,至少它们知道我们是善意的,我们身上不带杀气,所以敢于亲近我们,鱼对人的这种信任,让我们感动得快要流泪。我蹲下来,用手触摸这些鱼的头和身子,它们居然不会跑开,非常温顺地与我进行无声的交流。那一刻,我感觉到人与自然的和谐,人与万物的融合,我们知道了什么是“万物有灵”,它们也知道感恩!其实,物类感恩我们,我们更应该感恩它们,虽然我们在千钧一发之际,从滚烫油锅的边缘把它们救下来,然而谁能肯定在生生世世的轮回中,它们没有救过我们的性命呢?我们在救助它们的时候,培养了自己的慈悲心,消除了数不清的业障,成就了自己的功德因缘,在通往净土的道路上,又多了一些资粮,这些物类都是来成就我们的啊!

最近为一位93岁老人作临终助念,也颇有些心得。对于有些没有参加过助念的同修,我们都积极地鼓励和邀请他们参加,在邀请的时候,我们会说:“走,一起去帮那位老菩萨助念,临终助念功德无量呢!”陆续有几个同修跟着去助念,大家都觉得自己能够念佛帮助别人往生,非常欢喜。忽有一天,一位修持多年的长者也约同修来助念,并且告诉他:“我们来到这个道场,看似我们在为老菩萨助念,好像是我们在帮助她,其实是老菩萨在成就和帮助我们自己。从大的方面说,她在帮助我们筹集净土资粮,从现实方面说,是她为我们提供了念佛道场和因缘。因此,我们来到这里,不要带着一种‘我来帮你’的心态,而是要充满对诸佛菩萨、护法龙天和这位老菩萨的感恩之心!”我又为之一振,这几句话仿佛是专门说给我听的。在诸佛菩萨师兄们面前,我深深为之前不良的心态忏悔!是啊,我们能来到这个道场,完全是由于佛菩萨的慈悲加持,也是老菩萨在生命弥留之际为我等晚生后辈的一种示现,哪里是我在帮助她呢?

佛法博大精深,在这条道路上,我们永远都有学不完的东西,唯有“虚怀若谷”,才能时时间接纳诸佛菩萨及先辈高僧大德们的法雨甘露,只有至诚恳切,才能在佛法中受益。然我辈众生根性愚钝,常常错解如来真实义,未能将慈悲喜舍的精神落到实处。佛说“无缘大慈,同体大悲”,佛菩萨无条件地帮助和救度众生,明白众生与我本是一体,永远以众生离苦得乐为己任,众生得犹如我得,众生苦犹如我苦。

广钦老和尚问一位来访的法师:“近在忙什么?“

法师回答:“在弘扬佛法,为佛祖做一点事情。”

广钦老和尚马上纠正道:“佛祖何须你为他做事,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自己做!”

如此的悲心,正如天边的流云,在上空默默地看着我们,在炎炎夏日为我们带来一丝清凉,或降下甘露法雨,或装饰大千世界。然而它们轻轻地划过天空之后了无痕迹,不求回报也无需挂记,如此的悲心,不正是我们要学习和拥有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