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柔身心语,善待你我他”(3)

——《君规教言论释•观察语言品》总义串讲稿

y141103-01

新加坡分会学员  魏轶群

语言是人类互相交流彼此沟通必不可少的工具,它能体现出各人的智慧,可以反应一个人的人品;语言可以带来功德也会造业。这一品从各个不同的方面, 用了各种公案和教证教导我们思维语言的功德与过失,做一个谨言慎行的佛弟子。

 

一、说话的内容和技巧

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呢?

佛教中的正语即是刻意远离恶语:妄语、恶口、两舌、绮语。

妄语的不良习气,无论是以现世果报还是来世果报衡量,都应舍弃。佛弟子不能因此而坏了自相续。说真实语是最为殊胜的功德。《阿弥陀经》中云:“舍利佛,如是等恒河沙数诸佛,出广长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说诚实言。” 说诚实言能具如是舌相功德,使三千大千世界众生为诸佛所护念同得无上正等正觉。

语言有许多特殊的功能。人与人之间因出言伤人而亲人反目并不少见。另一方面,妙语能使人心旷神怡。若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能尽量用甘露妙语,交流彼此的心声,大家定能生活在充满爱的世界中。

世人没有不乐于接受赞叹的。乐于赞叹他人,能使世人生起欢喜心,也给自己带来无边的安乐。从我自身做老师的经验来看,当学生受到鼓励赞叹时,会产生更大的学习动力,并开始良性循环。日本江本胜博士著名的水试验也证明了语言的这一功用,不仅对人成立,对水分子也同样成立。当水“听到”或“看到”优美的语言时会有美丽的结晶,面对恶语时,结晶就杂乱丑陋。

我们若能以优美纯清的语言对大德们由衷赞叹,世人会对上师三宝生起信心和欢喜心,自己也能依此积累极大的福德。佛在世时,罗睺华哦专门作了赞叹文,对佛陀的慈悲智慧作赞叹,他自此成为非常著名的诗学家。汉地也有三宝的梵呗,如《三宝歌》、《清凉歌》、《何其自性》等,以其优美和雅的旋律,切实深广的内容成为世间的庄严。

末法时代,众生福报浅薄,性情恶劣,因心怀嫉妒不愿赞叹他人者众多。我们要谨记六祖所言:看别人的过失,本身就是一种过失,不是真正的修行人。我们应善于观察发现他人的长处,真心实意地赞叹他人,断除自己的傲慢嫉妒和痴心。

阿底峡尊者曾如是开示:“殊胜上师为揭露罪恶,殊胜窍诀为击中要害。” 呵责本可使其断除累世的习气和轮回的种子,但以现在人的根器,哪里能从心里信奉这些窍诀呢?反而可能使其负气离开善知识。正如无垢光尊者在《三十忠告论》中所说:“于此浊时野蛮眷众前,当面呵责纵然是善意,依彼升起烦恼之因古,言谈平和即是吾忠告。”因此在调化众生时,爱语是摄受弟子的方便方法的关要所在。话在出口前应详作观察,伤人的话不说,出言应使人悦意。

那是不是对所有人都赞叹就好了呢?当然不是。赞叹的对象应是真实具足功德者,因为赞叹对于傲慢的愚者反而有害。

有许多人 因业力所牵,当面赞叹他人,转身却嗤之以鼻,反而极尽诋毁。佛弟子明了两舌的危害,应会常常警醒自己不做当面赞颂暗诋毁。不过在私下交谈时,难免谈论别人的过失。曾有两位大德意识到这点,发愿互相监督,渐渐地他们的言谈中就只有戒律、中观、因明、禅定、大成就者的传记等话题。正因如此,使得他们智慧与日俱增,成就庄严。这是末学需要警醒的,若真能做到这一点,则不仅不犯两舌,也能少说绮语,不浪费别人和自己宝贵的时间。宝贵人身的时间不用在修法上,是很可惜的。

 

二、说话的对象

对什么人说什么话,我们说话时要分清对境。

对智慧正直者,最聪明的做法就是诚实。具足智慧的人,他一眼就能洞察事情的究竟实质,没有必要绕来绕去。对他直话直说,他也会特别高兴。尤其是对上师,不用担心上师会因此而不高兴,因为上师从来都是真心利益弟众,上师会用智慧做出正确抉择。对于那些对自他暂时究竟都有极大利益的直言相告,上师心里会无比欢喜。

对于心怀鬼胎的狡诈者不必说直话,他们往往故意试探别人,然后添油加醋、制造是非。对这种人,最好禁语。

对因生活中疑难而来请教的人,自己应该诚心诚意地为其未来究竟利益而奉劝或直指缺点,以免他一错再错。对请教佛法教理或做人的道理者,应该一心一意根据教理详加回答,以佛陀的智慧宝剑拨开迷雾,帮助他明白。

对那些口亲心疏、好探口气者,应少加理睬。这种人无非是搬弄是非或找人把柄,应付一下足矣。

刚才提到不妄语,对人要真诚说真实语,那么是否对所有人都事无巨细如实相告呢?应当极为保密的话语,切记不能对任何人泄露。因为自己一旦传给密友,他又传给另外的密友,最终必将传遍世界。

有智慧的人懂得,秘密尤其是秘法中的有关部分,对任何亲人,甚至对上师也不能讲。

因为在密友中互传,最终成为公开的秘密。世间人容易伤和气,修行人之间就犯了密乘戒。因此,有智慧的金刚道友是极能保密的。

这里特别提到了向女人说密语时要特别谨慎,有人因为向自己关系密切的女人说了密语的缘故,而身败名裂。因为大部分女人的习气,很难保密,向女人说密语,不仅会殃及自身,亦可能破坏利益众生之事的缘起,甚至祸国殃民。末学作为女性,一定要引以为戒。

 

三、说话的时机

既然说话有这么多的技巧,要针对不同的人说不同的话,言多必失,那么干脆就不说了吧!这样也是不合理的。

话不适时半句多,在不确定当不当说的时候,信口开河,必定引发众多过患。但是,若通过观察,是该讲的时候,所言又契合于佛法和世法之理,就应说出善言妙语,利益自他。

对无需保密的话,不用到处宣扬。 以免生出不必要的麻烦。在共同商讨时,不能一言不发,应集中精力讨论,归纳要点,毫无保留地陈说。理应保密的事,只要和父母师长明说:“受人委托保密,恕我不能奉告。”明智的父母上师一定不会追问。这样即使没有实言相告,也是没有过失的。

机密要事不小心脱口而出,容易节外生枝,难以圆满。若是心中斟酌筹量重大事情时,一定要到所有的计划筹措万事俱备才向大家宣布。有智慧的人,未来几年计划步骤虽已成竹在胸,但不会说出来。等到万事具备再向大家宣布,一气呵成,无有违缘。所以,我们应该依寂天菩萨的《入行论》所说:“水鸥猫盗贼,无声行隐蔽,故成所欲事,能仁如是行。”

 

四、总结

总之,我们对人说话要温和真诚有意义,不粗语伤人、妄语骗人、绮语误人,除宣说佛法外,应经常念咒或禁语远离不善语业。

道场中精通说话的技巧,有利于道友和睦,清净行持和学修,将正法甘露洒于友情,将佛法弘扬人间。

我们平时在话出口之前,应以智慧详加分析,如何言说才具足功德,说什么话会有过患,如是了知该不该说的界限,利益自己的修行和事业。

我们每个人都应观察思维:这么甚深的教言,自己的根器如何,接受了多少?如果智慧不是很好,可能就像小器中盛雨水,只能记住一两句,其余的都流走了。如若智慧人格稍好,可能全部内容都铭记在心,并成为行动的指南,为人处世时运用自如。

正如夏瓦格西曾对恰卡瓦格西所说:你所求的法深浅且不论,你若不想成佛也不说,若想成佛,此法必不可少。若住在人间,本论实在是日常生活中绝不可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