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教育比较

1116-1

披星戴月

抛去历史的原因,日本作为一个资源贫乏的国家发展为现如今世界一流发达国家,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方面。有幸今年寒假在学校领导带领下我们到日本稻丘小学进行了参观访问。

教育是决定一个现代国家和民族发展水平的最根本原因之一,这一点毋庸置疑已经得到了历史的证明。不同的国家和民族,对其理解和实践都各不相同,因此呈现出的结果也有分别。被认为是儒家文化圈的中国与日本,在这方面的差别就相当明显。甚至可以说,中国与日本的教育政策、中国人和日本人的教育理念的不同,正是导致两国近现代发展历程迥然不同的重要因素。中日教育的根本区别是什么呢?很简单。中国的教育更具功利主义性质,而日本的教育则更强调人的素质提高。

还没有进入校园就看到操场上活动的日本小学生,他们的操场都是沙土的,远不如我们的人工草皮操场,操场上孩子们有跳绳的有打篮球的,看到我们,他们远远的和我们打招呼,还有一队孩子刚刚从体育馆出来,都穿着短衣短裤,看得我们都浑身有些冷。日本的家长和学校从小就开始培养孩子的意志力和忍耐力。

这样的情景在浅草雷音寺外面的商街上的一所幼稚园也有看到,我们去的时候正好赶上他们放学,一个个活泼可爱的日本小朋友嬉笑打闹,他们穿着统一的校服,让我诧异的是他们真的都穿着短裤和短裙。关于日本学生穿短裤短裙已不是什么新闻,但是今天第一次看到还是诧异了一下。家长们接到孩子就把孩子放在自行车的前面驮着,要是我们的家长不知道要把孩子怎么包裹……中日两国都提出幼儿教育的目的是促进幼儿身心的全面发展,但日本在此基础上比我国更早重视培养幼儿良好的个性。1985年在日本东京召开了“日、美、欧幼儿教育与保育会议”,强调要将幼儿教育的重心从智育转向个性的培养,我国则于1996年在上海召开了海峡两岸婴幼儿人格建构研讨会,标志着我国幼教工作者已把幼儿良好个性的培养提到重要的地位。

比较而言,就儿童身心两方面的发展来说,我国更重视儿童身体的成长,日本更重视儿童心理的发展;就儿童能力的发展来论,两国都重视培养幼儿的思维能力、语言表达能力和对环境的认识能力,但我国更注重提高动手能力和艺术表现能力,日本则更注重提高合作能力和创造能力。

俄国人梅契尼科夫在经过长年客居欧美的生活后,于1874年来日本教授外语,后来写有《回忆明治维新》。他在书中写到,日本的苦力、女佣、马夫等社会底层人民也常常拿着书看,尽管那些小册子多是通俗小说,但这样高的识字率还是令他吃惊。和西方国家的经验相比,他不吝称之为“异常”。类似的观感,其他明治时代来日的外国人也曾有过。事实上,在此前的1872年,日本就开始实施了义务教育制。耳听不如眼见,还没有踏上日本国土,在流亭机场刚刚过了安检之后我就看到几个也在候机的日本老人手里拿着一些口袋书在那里看着,我当时就在想日本人真好学啊,在从大阪飞往东京的飞机上,坐我旁边日本大叔又让我感受到了日本人的好学,那个大叔看上去有50多岁,上飞机放好行李后就掏出一本小书,打开在那里看,偶尔还在上面圈圈画画,带着好奇我凑过去看了一眼,顿时对大叔的敬意油然而生,原来大叔一直在看一本九宫格的书,并在完成上面的题目,敬佩啊!

再看看我们在干什么,在日本的这几天虽然我们都是带着学习的目的,并且看到一些现象之后也会发表一些感慨,但是鲜有人能记录下来,或者在这几天当中仍然在进行学习,我还带了一本书打算闲暇之余看一看,可是兴奋早就让我把那本书忘在了脑后,以此来看,我们终身学习的观念整体上不如日本。

日本在没有功利目的的前提下,教育更多的是为了提高个人修养和综合素质。外语教育在中日两国的状况最能够说明问题。中国的外语教育是和应试、升迁、评定职称等一系列功利目的相连的,有些时候竟然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日本则更注重外语教育对于个人素质的裨益,虽然也有一些资格考试,但仅限于有必要的相关人士。最值得深思的例子,是日本的业余外语学校NOVA和中国的“同行”新东方。后者把应试型外语教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而前者的学员是社会各界对某种外语感兴趣的男女老少;后者的终极梦想是能够轻松应对外国的偏狭的语言测试,前者的宣传材料上写着最高目标是“不用字幕看懂外国电影”。目前,日本正在进行的是推进“终身教育”。在老龄化的趋势下,以退休老人为教育对象的各种产业前景看好。退休老人的学习热情,当然没有什么选拔和目的,但这种素质教育的完善,足以令中国人汗颜。

在参观日本的稻丘小学时,孩子们又给了我们很多的惊喜。日本小学教育中还十分重视“生存方式”的教育,注重培养学生的基本生活习惯、自我控制能力和遵守日常社会规范的态度。这种道德教育是采用两种方式进行,一是课堂教学,开设道德课,二是开展活动,寓教育于活动中。日本的小学也十分强调劳动教育,在教学楼后面的空地有孩子们亲手栽种的各种花草,学生自己管理。他们还十分重视公益劳动,学校的环境卫生都是学生包干打扫。

日本小学课堂教学生动活泼,很有特色。走进稻丘小学的课堂,发现孩子们自由讨论、争辩。注重师生交往,教师与学生的交谈、沟通十分频繁。师生交往中洋溢着民主和谐的气氛。

教师资队伍中男女两性性别比例合理调配才有利于幼儿身心的和谐发展,日本的这一认识先于我国许多年。我国幼教师资队伍基本上是女性一统天下,男性不足教师总体的1%。而日本早在1990年男教师就占教师总数的6.3%,其中任校长的占校长总数的48.6%。

一种功利当先的教育理念,一种素养至上的教育理念,其分歧表现林林总总,每一种都恰好是中国的弱点和日本的长处。中国人有必要向日本学习,首先应学习的就是教育。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8b19790100p93w.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