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体育”与东方“修行”

1106-2-1

葛红兵

很多人把体育当做文明的象征,但是,体育来自战争。

马拉松长跑是为了纪念一位长途奔跑报告战争消息的战士。公元前490年希腊人和波斯人在希腊马拉松镇展开生死决战,希腊人取得了胜利,为了把胜利的消息送到雅典,希腊战士菲力比斯从马拉松一直跑到雅典,菲力比斯到达雅典时精疲力竭而死。

今天,我们在体育竞赛中依然能看到大量的战争遗迹。许多竞赛项目本身就是战争技能,比如射箭,现代射箭运动14世纪时起源于英国,完全来自战士军事技能的需要。

体育来自狩猎。比如掷铁饼、投枪等,这些来自古代人类投掷石块和梭镖。体育竞技的来源还有很多,但是主要的来源是战争和狩猎,猎杀动物在古代是生活技能,也许算不得什么野蛮的活动,中国传说中的英雄大都有这种特殊的本领;水浒中,武松就是以打虎闻名,这给武松带来声誉。但是,在现代生活中,狩猎绝对不是什么文明的事情。猎杀野生动物在多数现代国家被看做是反文明的行为,多数国家禁止狩猎。至于战争是否文明,这要复杂一些,有文明的战争,也有不文明的战争,但是,战争肯定是野蛮的……

我为什么说现代西方式体育是野蛮的呢?它保留了太多“你死我活”的战争和狩猎遗存,一旦进入竞技状态,就不再是一种“游戏”,有的时候,它成了国与国、人与人之间的“战争”、“狩猎”替代品。西方式体育超出了“锻炼身体”、“业余游戏”的范畴,就不要说是文明的。那些运动员不过是一些现代斯巴达克斯而已。他们被训练成舍生忘死的“角斗士”,只是为了主人的那一点虚荣、观众的那一点阴暗的快乐,他们娱乐了观众、满足了主人的同时,自己已然被降格为“奴隶”般的“工具”。

相比较而言,中国式的体育,以打坐、静坐、冥想为基本模式的健身活动,就要文明得多,它强调是心的锻造,通过对心的修炼来达到长生健体的目的。中国人历来不强调“强身”,也不强调肌肉力量,在中国人的意识里,没有单纯的身体强健的说法,中国人的强和健都和心灵的宁静、平衡相连,是一种天人合一的身心状态,这种体育,不会让你大吃大喝,然后又通过剧烈运动消耗体能,而是让你复归清空虚无的大平衡、大宁静状态,通过修身达到养生的目的。它绝不会让你试图和别人角力,试图战胜别人显示自己的强,而是相反,让你和别人平和共处,在共处共融中达到人我不分,天人不分,物我不分的大境界。

这样的人,万物皆备于我,而无所欠缺,身体自然就能非常好了。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文明的体育。

文章来源:http://www.ledu365.com/a/shiye/225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