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意达林

1104-5

狂风在荒漠呼啸,黄沙恣意飞扬。十二天了,母骆驼没有找到一点食物,驼峰明显瘪了。这渺无人烟的荒漠似乎没有尽头。它嗅不到一丝一毫水的清新之气,也未曾看到有绿洲的影子。都说骆驼是沙漠之舟,可现在连骆驼也感到一丝丝不祥,真的走不出去了吗?

十二天前,母骆驼离开了居住了很久的大沙漠,它是最后一个离开的,驼群老早就迁移去寻找新的家园了。大沙漠环境越来越差了,没有食物,更找不到水源,连久居这里的骆驼们都受不了,纷纷离开。

它是要给未出生的孩子找到一个水草丰茂的好地方,让孩子一睁眼看到的是美丽的绿色,而不是那一望无际的茫茫大漠。三年前它曾到过一个叫意达林的草原,那里的天空湛蓝湛蓝的,云儿自在地游荡在空中,微风拂过时,半人高的牧草如波浪般起伏,洁白的羊群若隐若现,银光闪闪的小河唱着欢乐的歌儿横穿过草原,让母骆驼陶醉。它暗暗地想,以后一定要带自己的孩子来这里。

腹部隐隐传来阵痛,是孩子,它想出来了。母骆驼跪下来,头轻轻地甩甩,对腹中的孩子说:“别急,很快就到意达林了,那是世界上最美的地方!”其实它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到了什么地方,印象中意达林离大沙漠也没有多远,可现在走了十二天了,还没走出大漠,难道走错路了?这两天眼睛好疼,视线越来越模糊,常常只能看到黄乎乎的一片。不会是生病了吧,那可不好办。

母骆驼艰难地站起身,膝部却软软的,使不上劲,身子晃了两晃又瘫倒在黄沙上。耳畔响起了狂风呼啸声,母骆驼赶紧闭上双眼,要是让沙子打进眼里就糟了。母骆驼暗自庆幸自己有着双重睫毛的抵挡。狂风夹杂着大颗粒黄沙直扑它的面部,眼球一阵刺痛,它抽搐了两下,便昏了过去。

母骆驼是痛醒的,腹部袭来阵阵绞痛,小骆驼终于按捺不住要出来了,也许它是以为意达林到了吧。母骆驼睁开眼,可是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感觉到有一丝极其微弱的光。它敏锐地感觉到它已经让黄沙打瞎了双眼,双重睫毛早在前十几天中就让风沙给磨损了,根本无法再起保护作用。

母骆驼无暇为自己悲哀,因小骆驼在腹中剧烈地踢腾,不久它就会出来,只要孩子平安无事,自己怎样都无所谓。一阵剧痛之后,母骆驼感觉到孩子已经脱离了自己的身体,遗憾的是,孩子第一眼看到的仍是大漠风沙。

“站起来孩子,快站起来!”母骆驼急切地对孩子呼唤。驼群有个规律,小骆驼一般在出生后半小时就可以站起来,如果超过三小时还站不起来,就意味着等待小骆驼的只有死亡,要是小骆驼死了,母骆驼就会不吃不喝,过不了几天也会随之而去。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小骆驼一次又一次地尝试,一次又一次地挣扎着四肢,可是终究无法站立。半小时过去了,一小时过去了,三小时过去了,小骆驼始终站不起来。它又怎么站得起来,母骆驼怀它的时候,在荒漠中过的是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而今又经历了十几天的长途跋涉,滴水未进,孩子营养不良,怎么有力气站起来?

母骆驼被一种莫名的恐惧包围着,它已经感受到了死神的脚步正在逼近,可这不是恐惧的原因。它现在已经不怕死亡了,小骆驼走了,可怜的刚出生就夭折的孩子,它来到人世只有三个半小时,还未曾见过绿色,死了都不甘啊。母骆驼知道自己很快就会去陪它,要给它讲绿色的故事,给它讲美丽的意达林。

母骆驼终究没能搞懂是什么让它恐惧,就带着它对意达林的向往走了,眼角挂着一滴浑浊的泪。狂风又起,泻洪般的沙流瞬时吞噬了它们的尸首,只在风起处留下那森森白骨在黄沙的半掩埋中透着股悲凉。母骆驼永远也不会知道,就在它倒下不远处,一块大大的界碑上朝着沙漠这面有着几个鲜红的字:意达林!

那恐惧正是来自意达林,因为短短三年意达林已经变成了比大沙漠更大的沙漠。母骆驼终究算是圆了它带着孩子到意达林的梦想的,只是绿色成了永远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