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二年级陈怡君小妹妹往生的故事

1104-3

张瑞琪

我姓张,名瑞琪,是陈怡君的妈妈,怡君是我的长女,法名妙音,生于民国七十五年二月二十八日,一直都是乖巧文静、懂事听话、聪明机灵、富有仁慈心。上学期间,功课都是保持前三名,在校期间,经常主动安慰需要帮助的同学。

记得二年级开家长会的时候,老师谈到怡君说:“怡君担任班上的小老师,协助我处理很多班上的事务,而且她心地非常的慈悲善良,经常将走道上的蜗牛移置到安全的角落,以免被路过的行人踩死或弄伤了,君君这小孩,真是具有菩萨心肠啊!”我听了之后,心中感到非常的安慰。

在怡君放学回家或上学的路上,我一直陪同她一起上下学,不管君君多么地坚持不要我接送、怕我太累,我仍然持之以恒地接送,每次怡君对我说:“妈妈,非常谢谢您,除了做家事外,还要送我上下学,真是太辛苦了,我可以自己回家和上学,请不要这么辛苦,我会注意安全的。”听了怡君这句话,我的心里太感动了!不过身为妈妈的人,总是不放心让怡君一个人单独上下学,就叮咛哥哥在上下学的时候,一定要等怡君一同上下学。想起君君国小三年级参加各项美术画图比赛,不是佳作,就是得名次。我在家闲着的时候,就会翻一翻君君比赛的画和相片。君君做学校规定的家庭作业,总是自动自发,不用大人提醒,她所用的、穿的都是整理得有条不紊、干干净净的,不用父母操心。而且她非常地善解人意,没有一丝一毫的私心。

在八十四年九月上旬,君君就读四年级上学期的时候,食欲不振,全身高烧不退,几乎都在摄氏四十度上下,经过诊治也不见退烧下来。后来到台北荣民总医院,经过详细地检验,如验血、验尿、细菌培养等都无法查出病因。最后由血液科主治医师谢大夫于十月二十三日下午三时抽取骨髓检验后,谢医师从病房对讲机传来召唤家长的声音,请我们到护理站谈话。我在前往谈话时,心里非常地紧张,祈盼君君得的只是小病。在主治医生的告知下,得知君君患的是急性骨髓性白血病,也就是血癌——最难治的癌症。瞬时之间,我的眼泪如洪水般地涌出来,当时的心情就如同被判了死刑一样,经过先生的安慰(还是有治愈的机会),我才故做镇静地听医生的说明,以及治疗过程应该注意的细节。

接着,第一个化学治疗的疗程开始。不习惯这种治疗方式的怡君,知道爸爸公务繁忙,只要求爸爸将身上穿的白色运动外套留下来陪君君,让爸爸专心上班,并照顾在家的哥哥及妹妹,有多余的时间,才来陪君君,让妈妈能替换回家照顾哥哥跟妹妹。怡君在打化学药物非常痛苦的时候,叫着爸爸、爸爸,并抱着爸爸的外套忍受着痛苦,接受治疗。君君在住院期间,一下子就忍过了三个疗程。君君的勇气和忍耐力,实在是令我们和医护人员感到惊讶!

随后她就主动与同病房各床的小朋友谈话,关心病童的病情,并且安慰她们。我先生在君君病情较重的时候,为了让她开心,就做出各种动物的样子给君君开心,结果做到蟑螂的模样时,君君忽然笑了,刚好值班护士走进病房,也笑了,就将我先生取了“蟑螂爸爸”的外号。

在化学药物注射的空档,君君要求到医院的湖旁喂食小鸟、看湖中的鱼儿及鹅,有一次看到一位小朋友用脚去踏鹅,君君急忙叫着:“不要踏它,不要踏它,妈!你赶快过去跟那位小朋友说‘你这样踏鹅,鹅会受伤的,不要踏了’。”在喂小鸟吃面包时,我发觉鸟儿并不怕我们,而其它人喂小鸟食物时,小鸟都是趁人们走了以后,再回到地面觅食,而君君喂食小鸟、鱼儿或是鹅,总是念念有词,好像是在念阿弥陀佛。

化学治疗到八十五年八月上旬,经主治大夫诊断之后说:“陈怡君的癌细胞已经环结了,必须要找异体骨髓来移植才有治愈的机会。”于是经由我跟我先生,还有家里小孩的抽血来检验,是否有符合标准的骨髓可以移植,结果是没有。在情况急迫下,只好做君君的自体骨髓移植。从八十五年九月中旬起,到十月初,在无菌室治疗,接受骨髓自体移植的怡君,坚强地接受第一次不在妈妈照顾下的无菌室隔离的疗程。而我只能透过一面透明的大窗子看着君君,用对讲机和她谈话。第五天,君君接受了最有摧毁性的强力化学药物疗法,痛苦之际,忽然听到专责照顾的护士阿姨播放“观世音菩萨”的佛号声音,君君精神为之一振,并请求护士阿姨放大声一点,于是护士小姐将录音机放置在君君的病床旁,让君君听得更清楚,她就露出平静喜悦的表情,并且跟着录音机念佛号。

出了无菌室,在半年观察的期间内,总是一星期接着两星期地回医院做追踪检查。一直到八十六年三月上旬,君君忽然肚子痛,脚也酸痛,整天不能进食及睡觉,一直到天亮。我直觉情况不对,并且经量出的温度竟然是三十九度,经住院检查,得知君君病情复发,必须再做化学治疗,甚至只有异体骨髓移植才有救。热心的谢大夫、护士、社工小姐等人,就积极地去找慈济骨髓捐赠资料中心,透过国际骨髓移植单位,寻找合适异体骨髓移植的人们。当时我得知君君病情又复发时,一直都不敢告诉她,那种感觉令我心碎,连饭都吃不下。只有眼看着癌细胞到处吞食君君全身的筋骨,疼痛的位置一下子脚、一下子手,飘忽不定,经过强力的化疗及药剂,才稍微地把病情控制下来。而君君却忍着痛苦,随着“观世音菩萨”及“阿弥陀佛”佛号,用念佛来忘记痛苦。

一直到八十六年五月中旬,主治大夫宣布:“君君只剩二个月的生命,你跟你先生要有心理准备。”我听了心情十分沉重,立刻打电话给我先生,我先生告诉我:“要请出家师父,为怡君皈依,并且我认识王居士,要请王居士过来,为君君开示,这样君君才有救。”过了两天,王居士亲自到病房开导君君,得知君君发愿要盖间医院来照顾病童,王居士就说:“君君!你要放下,要知道轮回的恐怖,三恶道的痛苦,人身一失,万劫难复!你这个善愿无法完成,不如发愿求生西方,乘愿再来。那时你就有观音菩萨的神通道力,千百亿化身,这样才能救渡一切众生。所以你从现在开始,要专念阿弥陀佛求生西方,否则错失了这个因缘,那就要等到无量劫后了啊!”君君听了点头同意,王居士然后说明西方极乐世界的情形,并请了《了凡四训》及《阿弥陀经》有声书给君君听。君君听了《了凡四训》,觉得以前曾经对不起某位同学,想要向那位同学道歉忏悔,王居士说:“念佛就是大忏悔,况且以你现在的状况,也不方便道歉!”君君听了之后,就安心地念佛了。王居士公务繁忙,不能常来,就请了黄师姐陪君君念佛,并转请新店李居士前往教导君君认识净土,李居士告诉君君说:“君君啊!你要发坚固誓愿,决心往生,决不能求人天福报或盼望借着医疗产生奇迹,使自己病愈。若是有此念头,则会影响往生,如果有人前来为你说法,叫你不要念佛求生西方,你可千万别动摇,一定要坚定信心誓愿,就像是善导大师在《观经四帖疏》所说的就算是古佛前来向你开示,君君,我教你比求生西方更殊胜的法门。你也要向佛说‘谢谢您老人家的好意,我只专念阿弥陀佛,一心求生西方’,这才是真正的净土行人,千万别改变啊!”君君听了之后,信心更趋坚定。而黄师姐则是风雨无阻,每天骑着机车到荣总陪君君念佛,并为君君请了她心目中最喜欢的穿着金黄色袍子的阿弥陀佛佛像。

君君在经过王居士、李居士、黄师姐、钟居士等善友的陪同及开导下,悲欣交集,于是发了大愿,要往生西方极乐国土,亲近阿弥陀佛,要学阿弥陀佛四十八大愿,要将所存下来的玩具、礼物义卖来盖医院,印经书(《阿弥陀经》有声书)、阿弥陀佛佛号,印阿弥陀佛佛像,做CD带子等,要度君君累劫累世的冤亲债主、六道众生、法界一切众生及恩人、朋友,直到度完。

以后君君她一念佛,就注视阿弥陀佛的佛像,常常感动得流下眼泪,但是表情则是非常的喜悦。并向我说:“妈!人生无不散的宴席!万一我往生,不可以哭泣,一定要念佛不断。”

在八十六年七月间,她曾向黄师姐说:“我梦见一朵很大很大的紫色莲花。”并且那天晚上不睡觉,讲目莲救母、观世音菩萨、释迦牟尼佛、地藏菩萨及金山活佛的故事,给我和妹妹听。我问君君:“为什么要讲这些故事?”君君回答说:“人生的苦痛实在太多了,生离、死别啊!妈!我觉得人生活在五浊恶世之中,真的是太苦了!”隔天即要求纸和笔,画起莲花来,其中一幅是火中红莲,旁边写着:阿弥陀佛,愿妙音诸大菩萨及一切念佛众生,用心念阿弥陀佛,广植七宝池,八功德水中的莲花。此幅火中红莲,是代表清净、慈悲与智慧,莲花的微妙香洁,能庄严佛净土,请勤念阿弥陀佛,必定能断五浊恶世烦恼,增长诸福慧,华开必得见阿弥陀佛,感恩大众。阿弥陀佛。(陈怡君)妙音合十。并写了两幅黄底海报,内容是:阿弥陀佛!所有来访者,不要哭泣动情,不要杂心闲话,请至诚、老实念阿弥陀佛,不怀疑、不夹杂、不间断,不做其它,坚持生西方,成佛道,勿违我愿。感恩大众,阿弥陀佛!请念阿弥陀佛四十九天。(陈怡君)妙音恳祈!

妙音往生前,白天睡觉,晚上起床,都一直念佛不断,我问妙音为什么,妙音回答说:“为了避免被打扰,中断了念佛,所以白天我以睡觉的方式,谢绝访客,而以‘心’来念佛号。说话的时候,也在念佛号,这样才来得及,不然就来不及了啊!”

八十六年八月五日起,君君血压一直很低很低,虽然经过大夫以针剂来控制,还是一样。直到八月十日晚上七时左右,君君要求回家,而且意志非常的坚定,于是叫爸爸整理病房的物品,我则向值班医师要求自动办理出院。途中,君君望着夜里满天的星星,请求救护车司机,将播放中的阿弥陀佛圣号,开大声点,而且脸上露出喜悦的表情。罹患血癌末期的人,本来应该是全身疼痛哀嚎,但是此时的君君,却是全然相反。一到家,进了她的房间,君君更是欣喜交加,我和先生将妙音放置在床上,并在佛前上香,播放阿弥陀佛圣号,轮流照顾,妙音则是一直念佛不断。

八月十一日上午,妙音坚持要下床,脚踩着地走路,走了一阵子,就打莲花坐,眼晴注视着阿弥陀佛佛像念佛,甚至要学金山活佛书内所提到的站立往生。到了下午因为体力的关系,她就改以吉祥卧,卧着念佛,并将阿弥陀佛像置于目视的正前方。将近下午二时二十分左右,妙音的呼吸越来越缓慢,慢慢地停下来,不久就不再呼吸了,我和我先生即刻轮流念佛敲引磬。承蒙众多居士的助念,瑞相不断。助念时,林师姐看到床下有很明亮的亮光,我则于第二天白天念佛时,看到不可思议的金黄色光图案,迭起来很柔和,最上方有古时候上朝用的象芴奏折图形现在墙上,地板靠墙的附近,则是一圈一圈的。

助念一共进行了三天,多亏苏居士、钟居士及多位师兄、师姐的帮忙才能圆满。经过了七十二小时的助念以后,由爸爸来探温,由脚掌、脚背等一直到头顶,确定都已经冰凉了,即净身更衣,穿上妙音交代的居士服及海青,大众跟着念佛、绕佛,唱赞佛偈,由圆慧法师率领下,大殓及封棺。在为君君净身、更衣时,她全身柔软,散发出檀香味,脸相在佛号声中,一直红润起来,非常的安详庄严,一点痛苦的表情都没有。

停棺在家中,到九月十四日举行佛事,原本下着大雨的天气,在移棺出家门的时候,雨点很小,并且还出大太阳。而上车后,又下了一阵雨,到第二殡仪馆时,要移棺到佛事会场时又不下雨,佛事都是念阿弥陀佛佛号。佛事完成,往火化场时,原本下小雨的天气又停止,火化时也是一直念佛不断。火化时,张居士、钟师姐看到妙音火化炉之烟囱所冒的烟很清淡,而且是卷飞上天,但是在旁其它火化炉的烟,却是很浓且黑,火化完成捡骨时,在妙音的骨灰中,留下了舍利子、舍利花等瑞征,确证妙音已生西方,已是一生补处菩萨,决定一生成佛!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bdc265bc0102v2jp.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