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修的智慧

1031-4

第三世蒋贡康慈仁波切

无论我们是在轮回或涅槃中,均依赖自己心境而定。

见地、禅修与实践:研读见地,能令我们生起闻慧;禅修练习,能令我们开展智慧;而藉由行动实践,我们将禅修的智慧付诸实现。这三者之中,以行动最为重要。轮回并非是一个和我们所体验到,这个万事万物都痛苦与不适的世界有别之处,而涅槃也不是一处一切吉祥、适意的地方。我们是否是在轮回或在涅槃中,全凭我们心的境界而定。当我们无法认识正确的自心本性时,那就是轮回。当我们体验到心的纯净本性而离于迷惑时,那就是涅槃。轮回与涅槃都是心的境界,而非两处不同的地方。

在佛陀的教法中,现象世界系依于心:物质与非物质全都是心,并因此而反应了我们的态度或心境。在现象世界中,痛苦的体验并非来自诸法或现象;他们不会抓住我们或令我们迷惑。它是藉由期盼、希冀与怀疑、执着、嫌恶,而由我们的心创造了轮回;它不是概念或价值的,而是我们重复做它们的方式。

例如,我们说,我们所居住的环境使我们生活困难,好像这困境被世界强迫围绕我们一样。我们可能会说有高楼和众多汽车的纽约,是个难住的地方,然而这些并不会令它成为更轮回的地方。我们只是简单地找些东西来责备罢了。如果我们想想问题是在我们之外,并且我们必须除去他们,我们便被困在轮回之中。这种对内在或外在的相当执着,就是创造了轮回的东西。

当密勒日巴在山洞里禅修,专注于一块石块的细缝上时,他心中生起了一种“魔鬼可能会从裂缝中出现”的焦虑,这焦虑经常地生起。他持续地去抓住这个想法,有一天当密勒日巴正在唱着他的证悟道歌时,一个石头魔出现了。在那一剎那,魔鬼答道:“你的心令我出现,使我没有自由不这样做,因为你的心唤我前来, 现在我便在此。”这是一个心的境界或知觉力的特质创造轮回之例。

我们心的习气模式不自主地出现,并且是如此的强大,以致于我们无力超越它们。有了这些迷惑的投射,我们便给自己找了麻烦,我们迷惑的观念使我们周遭的世界,对我们造成迷乱与痛苦。为了要使我们自己从这些习惯模式中解脱,我们首先要驯服自心并开展安定的心灵。这正是禅定所以如此重要之所在。

禅修是“令成习惯”或“建立一种好的习气”。就像现在的我们,我们所体验的染污与恶习并非一次就全部生起。而是自无始以来我们就已建立、加强、增大这些习气于阿赖耶识中。但他们可以藉由习于禅定修习中的善业习气而粉碎之。这将允许我们去体验到我们心的本性、我们的佛性,那恒为清净者。

“止”的修习将开展出安祥、稳定且一心专注之心。“观”的禅定是止的稳健修习结果。“观”一词意指“洞见更多”——比我们平常更多。而取代出于迷惑所见之事物的是,我们洞见了事物的真实面。借着一种更安祥之心的体验,我们就具有一个更安定、坚固的前景。

让我们以灯为喻。灯的目的在于给予光明,如果灯不断地闪烁不定,它将更难以清楚地看见东西,这种动摇将无法使火焰表达它给予明的能力。为了要给予光明,火烛必须要被保护,因此它才能够将光明全部的表露出。同样的,要想体验到真正的无分别智慧,与一切现象的真实本质,我们便需要一颗宁静且专一的心。而止的修习是一切禅修的根本。

同时,我们千万不要轻视舍弃身、语、意不健康模式的修法,这些修法将有积聚福德的成果。至于四加行,那当然更是基本的。让我在此劝请每个人都要一起做四加行与止的禅定。

文章来源:http://www.xuefo.net/nr/article0/46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