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实验中还能使用动物吗?

黄永明 伟尧

1030-4

2014年4月28日,美国加利福尼亚,美国演员和动物协会组织人员在洛杉矶布拉德利国际候机楼将自己囚于笼中,反对法国航空公司利用猴子进行航空实验。(CFP/图)

 

动物实验被许多科学家认为在医学与生命科学领域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但是这种使用动物的方式遭到了动物福利活动人士的谴责,在一些国家甚至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402万只动物在2013年被英国人用于科学实验,这个数量与2000年相比增长了52%。这是英国政府2014年7月10日在一份统计报告中给出的最新数据。

这些数据一经公布,科学研究中使用实验动物就又遭到了动物福利活动人士的谴责。一名动物福利组织的负责人发表文章称,“它们被毒害、切开、弄瞎、电死,被用致命病毒感染。在实验的末尾,它们被处死。”她还说,“过去几十年已经证明动物实验效果很差,而且不使用动物的实验方法也有长足进展,为什么英国还会进行这些陈旧的实验?”

同时,动物福利活动人士也承认,英国政府每年公开动物实验统计数据的做法值得肯定。历史上,动物福利的概念开始进入人心,就是从1903年发生在英国的“棕狗骚乱”开始的。从那以后,实验动物的命运开始被人关注,科学研究的方法也在动物福利的概念影响下发生了显著改变。

1903年,在伦敦大学学院的课堂上,生理学教授威廉·贝里斯(WilliamBayliss)把一只棕色的活狗固定在板子上,现场解剖给学生看。在场的两名学生记载,解剖前教授并没有给狗打麻药。这件事情被媒体报道之后引起了市民和医学系学生的冲突,前者为棕树立雕像以示纪念,而后者则要砸毁雕像。贝里斯起诉了那两名学生诽谤,并赢得了官司。

“3R”原则

科学实验中经常会用到动物,动物实验被许多科学家认为在医学与生命科学领域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比如在神经科学领域,科学家需要研究人脑,但他们不可能随意处置人的大脑,于是只能用动物来操作。使用动物的好处是,研究者可以损伤特定的脑区之后,观察动物出现什么样的障碍,从而推定这个脑区的功能;但在人身上,科学家不可能这样做,只能等待临床上出现符合要求的病人,这就不知道要等多久了。

在新药研发上,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报告显示,为了评定药物安全性和生物活性,最初会有5000种化合物被评估,研究者们会从中挑选出几十种具有成为新药潜力的化合物进行动物实验,来评价化合物的药理毒理作用,最终只有5种化合物会被选出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对于实验动物,最早在1959年,动物学家威廉·拉塞尔(WilliamRussell)和微生物学家雷克斯·伯奇(RexBurch)就提出他们的理念:鉴别和减少“非人道”的动物实验。他们制定了“3R”原则,即在可能的情况下,优化(refine)实验流程,减少(reduce)实验动物的使用数量以及使用非生物材料来替代(replace)实验动物。“3R”原则随后被许多政策、法规、协议引用,作为它们提倡改善实验动物福利的核心原则。

1966年,美国首次制定了《实验动物福利法案》,法案最初的目的为确保某些被用于实验的动物得到人性化的护理和治疗。

几年之后,法案进行了修订,受保护的动物种类从原来的猫狗扩大到所有温血动物,并且规定需要给予实验动物充足的医疗护理,适当使用麻醉剂、止痛剂或镇静剂等药物。但同时该法案也赋予研究机构自由裁定权,禁止以任何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干涉研究或实验。

《动物福利法案》厚达110页,对各种科研用动物进行了详细的规范。法案禁止那些在现有条件下可以进行替代实验,无需重复实验以及科研价值不大的动物实验,违反法案的实验不仅论文不会得到发表,实验人员更会面临刑事追究。

然而目前的法案规定,在实验必要的情况下允许实验人员引起实验动物的疼痛,这意味着如果对动物实施疼痛的治疗将干扰预期实验结果,那么即使实验预期将给动物造成明显的疼痛或压力,也可以不对实验动物实施任何实验以外的处理。比如科学家们在用小鼠研究治疗关节炎药物时,需设置治疗组和对照组来检验药物的效用,对于对照组的小鼠,他们不能使用任何药物来减轻小鼠的痛苦。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科学顾问孙全辉在过去十几年里一直在推广“动物福利”的概念。他们最近一次对一万名中国人的调查显示,有94%的人支持为动物福利立法,尽管他认为其中许多人可能仅仅是把动物福利理解为了动物保护。

冲突与改变

2013年4月,动物福利活动人士冲进了意大利米兰大学的一家药学实验室。他们把自行车锁绕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锁在门上,于是任何试图开门的行为都可能导致这些活动人士伤亡。他们以此与米兰大学谈判,要求带走实验动物。他们后来确实带走了一部分动物,包括一些只有在特定条件下才能存活的小鼠。他们还打乱了实验室的标签,让许多实验前功尽弃。

米兰大学的这家实验室的许多研究项目与精神疾病有关,比如孤独症和精神分裂症。那些实验室的动物是拥有特定基因的模式动物。一些研究生第二天看到被破坏的景象,不禁流下眼泪,他们需要花几年的时间才能把实验数据恢复起来。

意大利一名患有罕见的遗传性肺病的女孩在社交网络上发文支持动物实验,称如果不是动物实验带来的医学进步,自己早就死了。随后她就收到了大量恶毒的回复,有人说“如果你小时候就死了,没人会在乎的”。

意大利的动物福利活动人士2014年1月还采取了新的行动,他们印发传单,传单上写有米兰大学参与动物实验的科学家的照片、家庭住址、电话号码。

在动物福利活动的压力下,或是出于伦理道德和宗教信仰的要求,科学家们花费了许多精力去寻找替代实验动物的方法。替代方法可以分为几类:以小实验动物替代大实验动物,以单细胞动物、细胞、微生物和组织来替代器官和整体动物,以另一品种来替代难以获得或受法律保护的品种,以电子模拟来替代实验的实际进行。

化妆品因人体长期接触和使用,必须确保不会有刺激性和毒性,因此早期的生产商们使用家兔的眼角膜进行化妆品的过敏反应试验,这种方法遭到许多动物福利保护者的反对,相关的化妆品产品也被抵制。

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科学家们发现,使用从家兔角膜组织分离出来体外培养的细胞可以替代家兔角膜用以检测化妆品毒性。

荷兰在1965年使用猴子生产某种疫苗时,一年使用了4570只野生猴。10年后实验手段的进步使得疫苗的生产效率提高,当年使用猴子的数量降低到了463只,并且实验动物也从更为珍贵的野生猴变成了人工繁殖专门用于疫苗生产的猴子。到1980年,人们又发现了从猴子身上取出的原本只能培养一代的细胞传代培养的方法,把当年使用猴子的数量降低到20只。如今,人们已经完全用体外培养的细胞代替了猴子,每年也不会再有猴子因为生产疫苗而遭到杀害。

文章来源:http://www.infzm.com/content/102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