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佛心历路程之大礼拜——听话的孩子

y141025-01

欧洲菩提学会 圆岭

 

作者按:这篇文章没有多少华丽的辞藻,仅此如果能够鼓励一位修加行的金刚道友坚持每天磕头、坚持每天观修,我也满足了。

 

广说

末学是用以下几条激励自己每天多多磕头的:

1. 用力观想,使劲儿观想上师要求的如意树皈依境,四年后修完50万加行就可以学密法了,多好啊。

2. 每年每月每日锁定一个数量上的目标,然后分摊在每一天激励自己磕多少个头。

3. 每日报数给道友,相互鼓励。

4. 每日固定一个闭关时间,关机一个小时专门用来磕头。

5. 面部微笑着磕头,不要一副苦瓜脸。

6. 建立微软EXCEL统计表格,修行进程一目了然。即,每个日期对应当天的磕头数量。

 

分说

“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得诸根俱全的人身、闻思修佛法乃是自己累世积累的福报现前,并且现在我们有能力、有机会修行,为何不修?找不到一个理由不苦行啊!十八暇满里的每一条暇满都几乎不可能,然而我们得到了,万事俱备,只欠精进。

其实,我不是一个特别精进的佛学学子,到目前为止,我对这一点非常惭愧(顶礼金刚萨埵,嗡班杂儿萨埵吽)。我写这篇文章并不是表述我修得有多么好或者证悟到什么空性之类的高深境界,说真的,我离这些还太远,还在喜马拉雅山的山脚下,连山腰都没有达到。只要是每个学佛的道友有自己的经历,都可以试着打成文字,供养给大家。个人而言,我在学佛一年多来,最大的收获就是:烦恼减少了,迷茫减少了,痛苦减少了,问题看开了,找到了生命的答案。

找到了什么生命的答案呢?就是我是从哪里来的,我活着应有的目的是什么,我将要往哪里去。从小就一直问自己,我为什么是我?我为什么不是他?我存在之前,我又是什么?我活着的意义在哪里?大概从小学4年级一直问这些傻问题,一直问到大学毕业、问到硕士毕业、工作了进入社会。遗憾的是,我在学校圈子里面、世间的书本里面始终没有找到心满意足的答案。而皈依佛门以后,通过跟随上师和欧洲菩提学会的道友们系统地开始学习之后,才渐渐地找到了一个大的方向——活着就是为他人而活。或者,用我们的佛教用语,以一颗菩提心为利益一切众生而活。不仅活着为了众生,这段生命结束之后也为众生,我死之后进入中阴还是为众生,哪怕堕入了恶趣也为众生,只是想“生生世世不离师,恒时享用圣法乐”我就心满意足了。

末学是2013年末开始报名参加预科班的基础课,但是半年过去了,自己并没有圆满课程,所以又报名参加第二次基础课。接着,从2014年12月5日开始上第一堂加行课,到如今有10个月的时间了。加行的课程不像入行论的道友,每年有考试。我们加行的实修是就“考试”,而且每天都在“考试”,一天不磕完200个头,堆积到第二天就变成了400——看似庞大的数目(学院要求每天至少200个,一年半之后可以修完10万个大礼拜)。

加行班的第一学期的功课主要是实修打坐观修和磕长头,一个静一个动,上师为我们考虑得很周到哩,这样也不会太枯燥。这篇文章主要谈谈大礼拜,我是如何从一个头都不想下跪,到最近平均每天可以磕五百多个,有时候可以连续一个多星期每天磕一千多个的转变过程。

当然,末学最近时间比较充裕,几乎是闭关在修行,上个月也把工作辞了。现在正是大好的光阴,自由自在地禅修,再没有比这个更幸福的事情了。很多道友,可能时间上安排不过来,因为工作也好、学习也好、照顾家人也好,晚上回家可能已经很晚了,他们自己还要做饭吃。每一天剩下的修行时间并不多。其实,对于这一点,真的还是要多多祈祷上师三宝加持,平时的行住坐卧护持自己的正知正念,用佛法的教言来面对生活和工作。比如,早上早起半个小时,用来磕头,用来观修,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一挤总是有的。我之前工作的时候,如果工作间隙能够挤出5分钟磕10个头,10分钟磕几十个头,用简短的皈依发心和回向文来摄持,一天下来可以磕三五百个,也是可能的。当然,如果工作环境不允许,自己也有诸多不便的话,还是可以少睡,挤出时间磕头的。我个人觉得就看我们自己,愿不愿,有没有把修行当成终身大事来对待,把修行放在心放在哪个位置。总之,个人觉得修与不修在于一念之间,顺缘与违愿也在于一念之间。

磕长头,也叫大礼拜,磕大头,是藏传佛教信仰者最虔诚的礼佛方式之一,它可以三步一磕头地绵延数公里,甚至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也可以在家或者经堂里面,原地磕头。我们修加行一开始就大礼拜,有净障集粮,减除我执我慢,增进对上师三宝的信心等等不可说不可尽的功德和利益。

我想引用圆慧月在天师兄的话:“磕头的时候,观想跟不观想有本质的区别。依教奉行地认真观想了的话,每一个磕头磕下去就可以积累身下所压微尘乃至金刚大地以上所有微尘的数量的转轮王位一样的资粮;但是,如果你不观想的话,积累的福报非常小,基本上只是做做运动而已。”我们不应该像“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而是真的依教奉行,控制好自己的心念,让它尽量不外散,并且按照上师的金刚语去行持,管好自己的分别念,这么做才真的能积累资粮啊。

可是,我毕竟是凡夫一名。我自己本人,磕头的时候,特别容易东想西想,这也是我无始以来的恶习和迷乱心所致,很难观我们的“五枝如意树”,很难观我们六道众生的痛苦,但是我每次分别念一上来,我就尽量把它甩开,并且把正念拉回到“五枝如意树”上面,这样不断地练习,分别念、烦恼、迷乱等等就会越来越少,并且把这种方法运用到日常生活中。我们可以管理好自己的心识,每一天的每一次的人事物的相遇,都是短暂的因缘聚合,为何不让它愉快起来?通过大礼拜,我知道了我们的心念是可以得到不断地练习和串习,我们的每一次相遇,都可以是愉快美好的,多么的神奇!

如果一个人能够掌控好自己的心念和心识,那么生气的情绪可以控制,贪婪的行为也可以控制,自己说的恶言恶语如果在内心里就得到遏止的话,也不会蹦出来伤害自己和他人了,这是多么的神奇啊。

我从每天一个也不想磕头,到每天可以磕头500到1000个大礼拜,这需要一个过程来激发自己修行的意愿和意乐。而且我希望自己能够坚持到底,不是一两个月,不是一年两年,而是二十年、三十年,乃至发愿生生世世不离上师三宝。其实,最深的体会就是,磕头磕得越多,我越快乐;时日磕得越长,身体和心情都越来越明朗。可是,刚开始的时候,我眼看着要修10万的大礼拜我是一百个不愿意啊。

记得第一次磕头,对着释迦摩尼佛的佛像,磕了一个头下去,我都觉得脸红,当时觉得“自己那么卑微,长这么大,我对自己的父母都没有磕过头,我干嘛会对着这一张图像磕头?”(当时,作为烦恼粗重,分别念和邪见特别多的我来讲,不懂佛教的基本道理。南无金刚萨埵:嗡班杂儿萨埵吽,真的非常忏悔)。

仔细想想,这也是自己的福报不够、根基太浅。想想在这个五浊时代,从小到大,谁对你讲过佛法的甚深道理?连自己的父母可能也是一天到晚为了工作、金钱、房子而付出美好的青春年华;学校的老师大概也只是传授我们基本的做人礼节和书本知识或者说生存的技巧;而谁又对父母他们这一代讲过佛法的金刚真理呢?即使碰到了,听到了,哪怕看到了,大多数人也是排斥这个排斥那个,自以为是的人,多了去了。这也是没有智慧的一种表现!自己如果深入了解后再做结论,也不碍事儿啊,也不迟啊!

我觉得当今的社会,太需要佛法来滋润心田了,对人类、对动物、对所有其他四道的芸芸众生,没有一颗悲心,这种爱仅仅局限于自己和自己的亲友,为自己和亲友造无数的恶业,自己不明取舍,光顾眼前的蝇头小利,这是不是我们活着的根本意义所在呢?我们真的应该深深思维、常常反观自身啊!既然,每个人都要面临生老病死,而其他的知识都没有办法教给你最究竟的安乐,那么佛法就是唯一的救命稻草啊!

然而,学佛之前,我又何尝不是一个没有怜悯心、没有慈悲心、对佛法教理一点儿都不懂,还误以为是迷信,邪见特别深重的人啊!所以,再一次体现了大礼拜的重要性,既然我们修加行是为了此生证得“大圆满”这么高深的密法境界,并且大礼拜是所修的第一步,可以想象它的密意和重要性。如果连大礼拜都不愿意不乐意,而以各种繁忙的借口来推脱,这4年能不能坚持到底?笑到最后?4年后,上师恐怕也是不会给我传讲大圆满的密法,因为我连“50万加行内容”都不愿意完成;即使上师传讲了密法,我也不能真正的通达,4年的时间白白就此浪费,4年都可以再读一次大学了!人生有多少个4年啊?我们可以扳着指头数一数。

4年的加行浪费了,也许你可以重修4年的加行,但也不是2014年到2017年的加行了,而将是2018到2022年的加行了。就像河流,淌过了就再也挽留不住;就像你的青春韶华,过了就一去不复返了。而且谁敢保证,到了2018年,你还有修行的机会?所以,在最有活力的当下,万事俱备的当下,多磕几个头,对未来的那个自己,我可以骄傲地说:“我不后悔我把4年都用在学佛法修加行上面,因为我没有浪费这4年,因为我很尽力地听上师的每一句,并且做到了!我是个乖孩子、好学生!”

这种对自他都有无量功德利益的事情,恐怕只有愚者才会懈怠吧!当然,选择精进与放逸的权力在我们自己的手上,也仅仅在一念之间。打心底来讲,我最希望的就是,一开始到最后,我们班上的每一个人都坚持到最后——一个都不能少!因为你们很重要,我要感谢你们。这也是圆慧月在天师兄请我写这篇文章的初衷,是她的初衷也是我的初衷。我常常想:没有你们每一个道友,我哪有修加行的机会呢?可能这个宝贵的机会被推迟很久。而时间就是生命,修行不能再推了,我问自己如果现在就死了,我保证自己不堕恶趣吗?我准备好了吗?答案是否定的,“我没有准备好啊!”而且又有谁可以给我一个保证或者承诺,我可以活到明天?答案是“无人可保证”。那么修行就在当下,势在必行了。

我喜欢每天晚上入睡前,给道友发一段汉地僧众的晚课课诵里面的一段偈颂:“普贤菩萨警众偈:是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大众当勤精进,如就头然(通:燃),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今天,一天时间过去了,你的生命也随之减少了一天,就如同没有多少水的鱼儿,有什么好快乐的?大家都应该精进勤奋的修行,就如同你的头上燃起了大火一样,但愿大家的心里多多念想死亡和无常,不要那么轻轻松松地放逸自己的修行啊。

我认为修行应该是苦行,否则轻轻松松地懒懒散散地,说明自己还是很贪执今生的短暂快乐,这样的话,就把学佛当成了消遣、娱乐、把大礼拜当成了锻炼身体,这样我们能够有所证悟吗?我们看看前辈的高僧大德是如何修行的?我们的上师们是如何修行的?他们都有那么高的境界了,都还一直苦行着,我们就如同没有羽毛的小鸟一样,有什么理由放逸?有什么理由鼠目寸光地贪图眼前的暂时享乐呢?如果这样消遣佛法,今生有证悟的可能性吗?

在这里,也警醒如末学一样经常睡懒觉的人,可能是末学前世当猪时的恶气吧,要多多忏悔,立即改掉。也可以多念摩利支天菩萨的除睡咒(《大藏经》第一卷,“若人坐中多睡时。于佛前至心诵七遍便少无也。”

“坐中”、“多睡时”、“佛前”、“至心”、“七遍”——好像正适合我的需求嘛!就是要打坐的时候不瞌睡!然后大藏全咒中也找到了梵文字母,如下:

tadyathā iti miti jiti bikanaśanti padhakṣi svāhā

音译为:

达底呀塔 衣底 咪底 及底 毕嘎纳善底 巴达启 丝哇哈

言归正传,讲到大礼拜观想,我记得圆慧月在天依照上师的言教传授过我们具体的观想内容,如下:

首先是自忏无始之罪,自己知道的不知道的和能回忆的不能回忆的一切罪业;发菩提心利益众生;观想悦意的无量供品供养上师三宝,包括把自己的所有的一切供养给上师三宝,把自己的身体也好、心识也好;特别是观想“五枝如意树”,观想自他的痛苦,怀揣着极大的感恩心,来礼拜法王如意宝就是莲花生大师或者阿弥陀佛或你的本尊等等。

一般是把上师法王如意宝或者你自己的本尊观想成莲花生大师或阿弥陀佛等其他圣尊,然后其树枝前面靠自己最近的是害自己的怨敌、魔、大仙儿和你不喜欢的人,他们的后面是释迦牟尼佛为主的十方三世诸佛;树枝的后面是大圆满续部为主的经函,它的后面是亲朋好友、你喜欢的人;左边母亲及小乘圣众(包括目犍连和舍利子),右边父亲及大乘圣众(包括八大大乘菩萨:文殊菩萨、观音菩萨、金刚手菩萨、除盖障菩萨、弥勒菩萨、普贤菩萨、地藏王菩萨和虚空藏菩萨),前面冤家后面亲人。简而概之:左母右父,前冤后亲;左右僧宝,前佛宝后法宝。(文章后有附录:上师索达吉堪布对观想和大礼拜磕头的详解。)

每次我把五枝如意树的示意图或者法王如意宝的皈依境放在我的前面,一边磕头一边尽量地认真观想。五体投地一伏身,双手向前伸张,我观想把所有自他修行的魔障都推开、众生的贪嗔痴引起的痛苦烦恼都退开、把自他三世无始以来的能回忆以来的和不能回忆起来的罪业也都推开;每次一起身,双手拿回来的时候,我就观想把六道所有众生的罪报都承受在我的身上,我替我的父母们消业,打倒魔障、打倒懒惰、打倒借口等等如是。

其实,尽力观想的大礼拜,以三殊胜摄持的大礼拜,不仅可以让我们积累无尽的资粮,而且可以帮助我们清净业障和之前的罪业,并且回向给众生后也替众生净障集资了,自他二利了,多么殊胜的法门啊。这一点至关重要啊,如果自己的烦恼特别重、对上师三宝没有信心、觉得学佛不重要,那么也不会一个一个地磕下去真心地顶礼,也不会一连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不停地大礼拜。而是一个大礼拜都是不愿意的,一个大礼拜都是没有时间,我们很忙,到底是忙还是盲还是茫?

一边网络共修《大圆满前行广释》,一边还是每天磕头大概就是200、300个大礼拜的样子吧。到后来,我努力观想每磕一个大礼拜是为了调服我的傲慢、烦恼、为众生,而且一口气可以300个,500个,而且只要你磕到300个以上,不要断,再急着磕头,你会越来越轻松,数量越多,其实越轻松。

我深受一些非常精进的老菩萨的影响。记得有一天一位名叫明融(英国)的入行论道友来旁听我们的课,她介绍了她的微信群,是一个专门大礼拜实修道友们的群聊室,每天上报自己磕头的数量。一开始,我很不好意思报数,因为看到群里有个叫嘎玛格桑卓玛的大连师兄,每天牺牲睡觉的时间(晚上只睡大概3个小时)磕头1500个、2000个、2200个都是常有的事情。这个对我的触动很大,她也告诉过我:“你一定要记住啊:拜忏的目的也是为了消业,业消了福报就来了,福报来了你才有智慧去理解,去闻思修佛法。你还年轻,能多拜尽量多拜,你就得大便宜了;你少拜,你偷懒儿你就吃亏儿了。坚持住啊,不管什么困难逆境,每个人都有,甚至每天都有,就看你怎么突破,你突破了就是胜利了。现在不吃苦,老了怎么办?像我们就不行了,比我们更老的都动弹不得了。”

还有以为一位巴黎的海慧道友的母亲一位老菩萨都64岁了,每天早上一起来就磕2000个头。我们年纪还这么小,老菩萨都可以做的,我们小菩萨更应该做得更好才对得起上师三宝,越年轻的道友越精进,佛法的将来才有希望。

惭愧的是,我一开始让自己精进的动机不纯,只是好强,想超过其他道友而已。当时我说服自己,4年的时间,可以再读一次大学了。想想自己的大学时光一晃即逝,如果自己浑浑噩噩地度过4年也可以,但是对自己的人生又有什么意思呢?既然选择了学佛,就当重新选择了一次读大学的机会,把自己当作大学一年级的新生,重新开始,从零开始。还有,我有一个习惯,每年年初都会给自己制定一个目标和计划,学院要每天200个,我争取每天400个,上午200个,晚上200个。既然选择读佛教大学了,那么我能不能每次考试都得第一名呢?后来了解到我们加行班没有考试,第一年只是有磕头和观修的内容。那就更好了啊!(因为我最怕考试了,虽然从小到大考了无数回了。)那我就数量上争取作班上的第一名吧!从小到大,我都不是班上的第一名,一般都是中等水平,让我就好强一次吧。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看,我一开始的发愿也不是为了众生,而是首先发现我磕头太少了这个严重的问题,而且怀揣着一股好强的心理,想让自己在数量上超过其他的同学。但是后来慢慢地,从上师那里学到了“发菩提心,为成佛道利益众生”才是修行的目标后,开始有一个心理变化的过程和动机的改变。

我每日照常在微信群里面报数,目的也不再是超过他人,而是激励更多的同修道友,并且最后回向给一切老母有情。虽然末学在数量上比同修多一点儿,但是质量有待提高。我觉得超越自己的惰性,提升修行的快乐感才是最有动力的激励。

最后,我想说一味的追求数量,也是一种误区。末学本人也很惭愧(南无金刚萨埵:嗡班杂儿萨埵吽),一开始就是一颗好强的心驱使着,想成为“2015年班上的磕头数量最多的第一名”而磕头的,后来末学发现这样做的话身心都很累,更不要说对众生有什么利益了。因为当时末学的发心不清净,反而适得其反。这里,我想引用云丹活佛的一句话:“哪怕我们每天只磕三个头,但是这三个头以三殊胜来摄持,功德也是无量的。这样以三殊胜摄持的磕头,也许你不用磕到10万个就会有所证悟。”既然三殊胜这么重要,那么什么是三殊胜?我们的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仁波切在《大圆满前行广释》的讲义里,包括对预科班的道友同修都解释过,概括来讲,三殊胜是加行发心殊胜,正行无缘殊胜和后行回向殊胜。或者说,也叫三要行,即前行发菩提心,正行以三轮体空对待,结行功德回向给一切众生。包括我们修其他的法门行持其他的善事,也应该始终以三殊胜摄持。

当然,我们初学者还暂时证悟不到空性见,但是在磕头的时候也要全身心专注于观想。记得我们班的道友圆敏师兄去色达五明佛学院的时候,她深深体会到上师和很多大德,他们的每一个磕头都是“为众生”,我们也要学习他们,依教奉行,循序渐进,按次第修行,而非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在这里末学要真心感谢将介绍菩提学会给我认识的圆秋师兄,她也是欧洲菩提学会的法国道友,因为她给了我很多好的建议。自从我成为学员以来一直在关心我的学修进程。大概今年年初的时候,我打电话曾经问过她:“如何才能提高自己的磕头数量?我磕头磕得太少了。”她建议我多问问其他磕头磕得多的道友是如何做时间安排的。有什么秘诀。我就在课堂上一一问了磕头每月上6000个的道友。其中的圆皓师兄,她的修行稳如山王,每个月都在9000到一万左右,稳定性非常好,这一点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学习啊。她告诉我:“每天上午11点到12点,她不做其他的事情,就专门拿来磕头,所以数量就稳定下来了。”我根据自己的黄金时间(一天当中就是精力最旺盛的时候)是晚上8点到10点的样子,后来我就每天晚上8点跟着大家共修大礼拜,数量也控制在每个月一万多一点儿。我们周一到周三、周五到周六晚上都有共修大礼拜(YY语音:房间名:欧洲加行组,房间号:40989265,子房间名:2013年6月加行班),有空的道友可以一起来大礼拜。或者播放“上师瑜伽速赐加持(顶礼)”的视频,跟着视频一起拜,也非常有动力。

修行的岁月是漫长的,证悟的道路是曲折的,只要我们有一颗菩提心,必将排除万难,而且将自己的行住坐卧——无论干什么当成是在修行,自己所处的任何地点都是道场。就像上师索达吉堪布2011年在香港理工大学的“如何面对痛苦”的主题演讲里提到的连呼吸也可以转为道用来修行:“当自己向外呼气时,观想自己的所有安乐,犹如脱下衣服给众生穿上般,完全布施给他们;当向内吸气时,再观想把众生的所有痛苦全部吸入体内,由自己来承受,以此他们都离苦得乐。”

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曾经说过:“轮回里的众生,都是贪玩儿的孩子。”

我想对上师说:亲爱的父亲,虽然在你的眼里,我们都是贪玩儿的孩子,但是我愿意做一个最听您话的孩子,生生世世不离开你,追随你的脚步……

千言万语,尽在默默修行中……

 

附录

磕大头的功德和做法

索达吉堪布

磕头的时候,可以按照《前行》中的皈依境来观想,也可如乔美仁波切所说,把自己的上师观为所顶礼的对境。

如果你观想《前行》中的皈依境,那应将上师观为莲花生大士,或者也可观为释迦牟尼佛等自己很有信心的本尊。打个比方说,把水晶放在不同颜色的布上,它会映出不同颜色,放在蓝布上就是蓝色,放在红布上就是红色。同样,把上师观为与莲花生大士无别,莲花生大士的加持就会融入自心;把上师观为与释迦牟尼佛无别,释迦牟尼佛的加持会融入自心;甚至把上师观为黄财神,祈求自己财富圆满,也会得到如是加持。因此,最关键的就是把上师观为所皈依的对境。

接下来明观皈依境。具体来说,先将自己周围观想成清净悦意的佛刹,正前方有一棵具五个树枝的如意树。观想在中间的树枝上:本体为根本上师,形象是邬金莲花生大士,双足以国王游舞式安坐,所有服饰按皈依境所讲的那样,一切非常圆满庄严。随后观想右边的树枝上,是文殊菩萨、观音菩萨、金刚手菩萨、除盖障菩萨等八大菩萨为主的大乘圣众;左边的树枝上,是目犍连、舍利子为主的小乘圣众;前方的树枝上,是释迦牟尼佛为主的十方三世诸佛;后方的树枝上,是大圆满续部为主的经函。概而言之,中间与前方是佛宝,左右两边是僧宝,后方是法宝,此皈依境即是三宝所依。

下一步,把自己的身体观为无量身体,每一个身体前面是害自己的怨敌、大仙儿、魔等,左侧是今生的母亲,右侧是今生的父亲,周围是浩瀚无边的六道众生。大家一起面向莲花生大士为主的皈依境双手合掌,身口意三门毕恭毕敬,幻化为无量无边的身体顶礼。假如你对莲花生大士生不起信心,也可将上师观为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等其他形象,然后在其面前这样顶礼。

顶礼的时候,双手如《大解脱经》所云:“如莲花待放,合掌于顶上。”合掌时不可仅仅以两手的指尖接触,也不可掌心毫无空隙地并拢,而应如莲花苞一样空心合掌。现在有些居士磕头时,手心紧紧地合在一起,这不是很如法。

然后,先在心间一合掌,按无垢光尊者的观点,这表示对诸佛菩萨的恭敬之情。接着依次下来,第一步合掌在头顶发旋处(有些人合掌在前额,这不是很正确),观想对佛陀金刚身顶礼,依此自己无始以来身体所造的一切罪业得以清净,获得佛陀金刚身的加持;第二步合掌在喉间,观想对佛陀金刚语顶礼,依此自己无始以来语言所造的一切罪业得以清净,获得佛陀金刚语的加持;第三步合掌在心间,观想对佛陀金刚意顶礼,依此自己无始以来内心所造的一切罪业得以清净,获得佛陀金刚意的加持。三门合掌之后,观想得到三门清净的功德,遣除三门一切罪业。

接着五体投地顶礼,可以磕长头,也可以磕短头。站起来时身体要挺直,伏下去时五体投地——前额、两手掌、两膝盖这五个部位接触地面。观想清净五毒,获得五身,以及得到佛陀身、语、意、功德、事业五种加持。

磕长头和磕短头在佛经中均有记载,但如果你身体比较好,最好还是磕长头。有些人磕长头时,趴下去后在顶上一合掌,然后再起身,这在经典中不知道有没有,我没有看到过,这样有也可以、没有也可以。

不管怎么样,在磕头的过程中,身语意必须要集中精力,不要一边顶礼一边身体东张西望,口中胡言乱语“最近买的白菜是多少斤啊?今天中午吃什么”,心里也是心不在焉。而应该身体恭敬作礼,磕一个头口诵一遍祈祷文(磕完十万个头,刚好祈祷文念了十万遍),心中尽量把皈依境观想得清清楚楚,若实在观不起来,也要对皈依境有清净的信心、恭敬心。不然,你对这个生嫉妒心,对那个生嗔恨心,对那个又生贪心,在贪嗔痴的心态下开始磕头,这没有什么功德。

华智仁波切在《前行》中讲了很多这方面的道理,并说磕头时一定要如法,否则“除了自己的身体白白受累以外,没有任何实义”。关于这一句话,有些上师在解释时说:“所谓的‘没有任何实义’,只不过是低劣加否定而已,实际上是功德很小的意思。”

我们如理如法磕头的功德非常大。佛经中说,这样顶礼一次,将获得身下所覆盖的面积直至金刚大地以上所有微尘数的转轮王位,或者得到佛陀无见顶相的功德。尤其以上师作为对境,在他面前恭敬顶礼和祈祷,《菩提道次第论讲义》、《事师五十颂讲义》中都说了,这种功德不可思议。因此,我这次劝大家把上师观为本尊或莲花生大士,然后一边顶礼一边祈祷,如此哪怕是一刹那的忆念,也远远胜过千百万劫中忆念本尊、修持本尊的功德。

我们这么多人共同修加行,确实是相当殊胜的因缘,在修行的过程中,肯定会遇到一些违缘,有时候身体不好了,有时候别人不理解,各种情况都会出现。当然,如果是一个脆弱的人,看到一根草也会惊慌失措,生怕它刺入自己心间,从而不敢勇往直前,这种人顾虑比较多,修法的勇气也比较弱。但对坚强的人来讲,任何困难都可以面对,依靠上师三宝的加持,修加行一定会圆满的!

我们学院好几个道友已经修三四次加行了,非常地了不起,而外面有些人,尽管皈依十年、二十年,但至今也没有修过加行。1989年我遇到有些老居士,他们信誓旦旦地说:“上师老人家,我要修加行。您放心好了,再过两年,我一定把五十万加行修得圆圆满满!”现在不要说圆圆满满,连一半都没有修。很多人由于缺乏精进心,比较散乱懈怠,再加上遇到各种违缘,有意义的法总是修不完。

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高深的境界暂时不要谈,必须先从基础打起。我们的相续跟普通人没有差别,因此,理应依照普通人的次第修持。看外面的世间学校,大多数都是按照普通人的根基来,先上幼儿园,再上小学、中学、高中,这种教学方式非常切合根基。同样,佛教中虽有个别“特殊人物”能一闻千悟,但你没有出现这种成就验相时,应该把自己看成普通人,在修行上要多下功夫。有些人平时磕三个头都很困难,现在要修五十万加行,简直是非常伟大的一个“工程”,没有一定的毅力恐怕难如登天。但是只要有强大的心力,总有一天会圆满的。

我这次真的非常高兴,在上师三宝的加持下,有机会跟大家共修加行,哪怕中间出现违缘没有圆满,由于发心是清净的,自己也心满意足了。我即生中不敢说是非常合格的修行人,但出家僧衣没有脱,每天没有忙于世间八法,这完全归功于最初学了《大圆满前行》。刚开始的时候,我对《前行》的法义有极强烈的希求心,一部分内容也融入了自相续,以此见解引导,在出家团体中一直没有退下来。而当初一起出家的很多道友,因为没有学过这部论典,对佛法的定解不稳固,以至于现在要么还俗了,要么有种种情况发生。所以,仅仅是一部法甚至一句教言,对我们一生乃至生生世世,也有不可估量的重要意义。

大家在修行过程中,一定要始终祈祷上师三宝,尤其是祈祷法王如意宝。这并非因为是我的上师才这样赞叹,而是在这么多年中,我确实觉得在末法时代法王的加持非常强。学院这么多人若没有法王的加持,在茫茫人海中会变成什么样的迷惑者也不知道,如今法王以慈悲之手,把我们从轮回苦海中捞了上来,安置于解脱的岸边,这种恩德昊天罔极,用其他方式根本无法回报,只有祈祷上师如法修行,才能回报上师之恩德于万一。因此,大家应该共同发愿修五十万加行。

当然,极个别道友发心特别忙,这次想修圆满也许有一定的困难。但即便如此,最好你能发愿在有生之年中,尽量抽时间修一遍加行,这样依靠上师三宝的加持,以后也有圆满的机会。

我自己认为,如今在所有的修行中,圆满五加行是最重要的。世人觉得工作、金钱、婚姻最重要,但在我眼里,这些犹如粪土般不值一提。这次修五加行,对今生乃至生生世世是最好的开端,故大家务必要引起重视,不仅仅是数量上完成,同时还要保质保量,每一项最初以菩提心摄持,最后将善根回向一切众生,心里真的要这样想。若能做到这一点,诸佛菩萨的加持会逐渐融入你的心,慢慢瓦解一切自私自利,利他心进而日益增上。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修加行时发心的方向一定要掌握,对此我自己深有感触:以前我刚刚从学校出来,当时德巴堪布要求我们一个月内必须完成十万皈依和十万顶礼,我就和道友们早上磕一千、中午磕一千、晚上磕一千,你追我赶地拼命把数量完成了,但那时发菩提心等好多窍诀都不懂,质量上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现在自己有一点成熟了,至少知道磕头不是为了健康而练瑜伽,不像有些人认为的——“磕长头对身体很好啊!全身都在运动,磕几天下来,你一切病都没有了。”这不是磕头的主要目的,充其量只是个次要目的,我们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利益众生!

文殊师利勇猛智 普贤慧行亦复然

我今回向诸善根 随彼一切常修学

三世诸佛所称叹 如是最胜诸大愿

我今回向诸善根 为得普贤殊胜行

 

磕大头的功德是什么呢?又应该怎么做呢?

磕大头向上师三宝顶礼,是为了自己和众生的罪障及业障得以清除。

首先双手合十象征“方便大乐”与“智慧空性”双运一体。

双手合十举至顶乐轮使得无量极乐正果。

双手合十举下在眉间至发界处,使全身的二障因素得以清除。

双手合十举下在受用轮处,使语言的全部二障因素得以清除。

双手合十举下在胸心处(心轮),使意念的全部二障因素得以清除。

双手分开两边使色身两类化身圆满利生事业。

双腿膝盖着地愿脱轮回恶趣。

双手十指着地是逐渐圆满十地五道。

额头着地是愿得十一地普贤之光。

四肢屈伸是圆满成就四功业。

全身筋脉伸缩是要打通如来解脱诸烦恼的脉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