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区玛尼石的渊源及神圣意蕴

y141024-04

 

玛尼刻石源自何时

奇特神秘的玛尼石,在藏区随处可见,尤其在山口、湖畔、河桥、寺院、通衢便道……处处存在。玛尼石,是在上面雕刻了佛语、佛像或佛塔、吉祥物等图案的一种刻石。“玛尼”二字,是指佛经观音六字真言的略称,汉译音为唵、嘛、呢、叭、咪、吽,为藏传佛教信徒们随时口诵的祈祷咒语。在藏传佛教密宗里,它是秘密莲花部的根本真言,是度母所传真实言教,又称六字真言或六字箴言。这六个字,概括了大乘佛教的全部价值观念和修行目标,是诸佛思想的集成,是一切善法功德的本源。藏传佛教的信徒坚信,随时口念“六字真言”,能证悟自己的清净菩提之心,除却烦恼灾难,不断增积功德。

在藏民族早期文化中,有山神和岩石自然崇拜的祭祀形式,一般是在山上垒一个“拉则”(神的居所),进行定期祭拜。青藏高原是山和岩石的神秘世界,藏族先民自然而然会把岩石视为异己的甚至恐怖的自然物,看成是不可知控的神力的表现,从而产生单纯而坚执的崇拜和仰敬,并由敬石发展到融石与自己的生活之中。西藏原始苯教也崇信万物有灵,人们在自己居住的地方、湖旁、山口处仿建这种石堆,表示对神祇的敬畏,以得到神的随时指引和护佑。

佛教传入藏地后,也继承了这种建立石堆祭祀山神的古老习俗和传统,只是表现形式和内容有所变化,石头上面刻上了经咒、经文、佛像和各种佛教图案符号,具备了更深厚的美学因素和审美特征,而且成为藏民族特有的一种石刻文献。尤其在十世纪后半叶藏传佛教后弘期,这种经石作为一种佛教文化载体,在藏区各地大规模兴起和流传,其功用更趋向和突出了对佛的尊崇和个人的积累功德。这种玛尼石堆也因之被称为“多崩”、“玛尼堆”,即十万经石之意,意即信徒每过此地,丢一颗石籽或献上一块刻上经咒的石头,就等于念了一遍经文,积累不少功德。这样,玛尼石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代一代传衍,越堆越高越大,形成一座座小山、一堵堵高墙、一个个石城,成为藏地的一种圣迹胜景,一种民族精神文化的象征。

古老崇石习俗的流传承袭和当今的玛尼石情结,反映了世世代代藏族人的一种文化传统取向,融入了他们深深的情愫和精神寄托。在他们眼中,高原上的石头是神圣的,玛尼石更是具有神光灵性,他们崇尚石头,又用这种特别的石头文化装点和改善自己的生活,使自己的生活和心灵更加丰富多彩而美丽,是一种少有的智慧。

 

石刻风格多姿多彩

毫无疑问,藏区多姿多彩的玛尼石,堪称藏民族文化和艺术宝库很重要的一部分,有着它特殊的含义、造型特点和艺术风格。

早期石堆的用途和意旨有多种,有的意指给神佛堆建的居所,为的是保部落和家族的平安强盛和消灾灭祸;有的是为了瞻敬神祇,以积累功德;有的是部落和村落地理分界标志;还有,山口、桥梁、交通要道处的石堆为保此处安全的祈意等等。

石堆的造型,一般多是下部方或圆台形,上半部为锥形和山丘状,源于对青藏高原上巍峨高山的模仿和对山神的崇拜之意。多数还要安放牛角、羊角或整个牦牛头骨,有些石堆上还插上柏枝或象征刀剑的木棒或扁木条,上面有象征魂像的飘帘。有的石堆顶还拉出一些白羊毛或白牛毛通天绳,象征通向天界之路。藏传佛教普及后,加入了宗教的特色,如石堆多由刻上了经咒语、经文、佛像和种种佛教图符的玛尼石堆垒而成,上面和四周还多拉挂各色经幡,显得更为丰富、美观和神秘。特别是十世纪后半期的藏传佛教后弘期,石刻、造像佛事活动民间化、民俗化,成为藏区非常普及的民间民俗美术形式,其功用更多地趋向对佛的尊崇、顶礼膜拜和信徒个人的功德积累。

石刻的内容,早期主要是与苯教拜物思想有关的图形和符号,如日、月、龙、鱼、鸟、兽、雍仲等;佛教传入藏地后,石刻的题材内容有:经文、咒语(六字真言)类,佛像、菩萨、高僧大德、佛塔类,兽头人身神祇(护法神)类,灵兽动物类。新近,又在一些地方发现了世俗生活生产内容的玛尼石,有补鞋、耕地、播种、织布及天葬等场面,富有浓厚的生活气息,十分珍贵。

玛尼石堆的造型多样,大多为就地取材,集取石片、石板或卵石、巨石,请工匠就地雕刻,一般独立成形。有的刻在悬崖峭壁上,为摩崖石刻,自成天趣;有的在河溪水流的卧石中刻就,光影烁烁、十分灵动而神秘。从堆放形态看,有的堆放在村口、交通要道、山口山顶,多呈山丘状玛尼石堆;有的将大量刻了经字佛像的经石大量堆放在一开阔地,形成一个巨大的经石场或经石城;有的将玛尼石刻巨幅造像镶嵌在寺院的墙体上或转经长廊里;有的将刻上整部大藏经如《甘珠乐》、《丹珠尔》等经文的规则石片堆叠垒成巨型高墙或经石墩,形成石经圣迹等。

玛尼石刻的雕刻手法和风格,也别具一格,朴拙天成。刻技有:阴刻、阳刻、浅浮雕、高浮雕、纯线刻、线面结合刻、白描素雕、五色彩绘等等,灵活多变,极富想象力。从风格看,早期石刻简洁朴拙,粗犷有力,注重整体形象的刻划。晚期则注重精细线刻,流畅自然,更趋细腻。而且刻石风格依地区而不同,异彩纷呈。

青藏高原上规模最大、最著名、最具特色的经石胜迹有:嘉那经石城、昌都玛尼山、康玛尔寺千尊石刻造像、和日石经墙、邦托寺石刻“大藏经”、古格玛尼墙和卵石剔刻等多处嘉那经石城,座落在青海玉树县,是一座由刻着六字真言或一篇篇经文(包括各种律法、历算和艺术经典)的各色玛尼石堆砌成的长方形巨大石城,占地约有两个足球场大。这座经石城是藏传佛教高僧嘉那多德桑却帕旺(又称嘉那活佛)于1715年创建,已有240多年,经石累积达23亿块之多。近年,玉树州和青海省正在积极寻求将其申报世界吉尼斯纪录。

昌都玛尼山,在藏东黑昌道旁的一个山村里,已有600多年历史,被誉为“西藏之最”。这座玛尼山高20多米,底部圆周约1华里,非常雄伟而气魄,是远远近近的众多藏传佛教信徒花费大量资财和心血,经长期捐献而堆成的,是他们敬佛之心和从善信念的象征。

康玛尔千尊石刻造像,在西藏当雄康玛尔寺内拉康神殿密室的一面大墙上,是玛尼石刻壁画,为十八世纪作品,镶嵌了一千多尊用红褐色玉石刻造的佛祖、菩萨、护法神、84大成就师、高僧、勇士、供养女及妖魔鬼怪等石刻造像,以浅浮雕刻成,刀法洗练,动态栩然。

和日石经墙,位于青海泽库和日寺后山顶,全是由青绿色经石板整齐堆叠而成,所刻为著名佛教经典丛书“大藏经”两大部分《甘珠尔》和《丹珠尔》,总字数在2亿字以上,用石料多达几十万片,雕刻用工至少在八九十万个以上,被称为“世界第一石书”。这座石经墙从初创至完成历时150多年。

康玛尔千尊石刻造像,位于四川让塘县茸木达的32座巨型佛塔群中,始建于元代。石刻为“大藏经”《甘珠乐》和《丹珠尔》两部经书,是藏区仅次于和日石经的一处石刻藏经珍迹。这处石刻藏经为双面刻成,图文并茂、笔调流畅,别具一格。

古格玛尼墙和卵石剔刻,位于西藏阿里古格王宫遗址,已有七八百年历史。玛尼墙长千余米,内外两面镶嵌有千余块玛尼石刻,佛神祖师造像、经文、符咒、图案等,造型多姿多彩,非常华美。这里另有两处用卵石剔刻的造像和经文玛尼石墙,光滑玲珑,自然生动,位于王城脚下的扎布让寺和阿里玛那寺,反映出古老的象雄文明和藏传佛教后弘期的文化昌盛特征。

有藏族人的地方一定有玛尼石,有藏族村落的地方一定有玛尼堆,有玛尼堆的地方一定有对神灵的敬畏与大地的祝福。在茫茫雪域高原,每一块五彩玛尼石都有一个美丽的传说,诉说着千年历史和神话。茫茫地间,它们是高原人最天长地久的心愿。

 

文章来源:http://www.foyuan.net/article-93627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