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为何我们会存在

Why Do We Exist

罗伯特·兰萨

zbfy

作者介绍:

罗伯特·兰萨(医学博士)被认为是世界科学家中的一位领军人物。现任先进细胞科技公司的首席科学官及维克森林大学医学院兼职教授。他发表的论文和发明已达数百种之多,并著有二十多本科学书籍,其中的《组织工程原理》被公认为是该领域最具权威性的参考书。他是世界上首次克隆人类胚胎(目的是制备多能干细胞)团队中的一员。兰萨和他的同事率先证明了细胞核移植可用于逆转衰老进程,以及制备具有免疫相容性的组织,包括第一例由克隆细胞制备的器官组织。兰萨博士被称为“科学界的比尔·盖茨”。他获奖无数,入选《美国名人录》、《世界名人录》等。他的导师们说他是个“天才”、一个“离经叛道的思想家”,甚至把他和爱因斯坦相提并论。

为什么我们会生存于此世界?是什么令我们存在于无一物之“空”并超越其上?

到底是什么呢?我们无法知道是哪些法则支撑着这个世界,没有它们,宇宙将坍缩为零。

一系列实验都支持同一个答案。我记得那个平平常常的日子,但那一天却使这个答案成为显而易见。当时,医院里的众人都已经开始了清晨查房:“算了,”我一边想,一边将玻璃窗上结的冰晶刮去了一小片,“反正我已经迟了。”透过玻璃上那个干净的小洞,我可以看到成排沿路而立、枝干裸露的树木。清晨的阳光倾泻而下,穿过光秃秃的树枝闪闪发亮。此场景蕴含着的一种神秘之感,使我强烈地感觉到,有某种东西隐藏于其背后,这是某种不属于传统科学的东西。

穿上实验服,我动身前往学校。信步迈向医院的途中,一种奇妙的冲动袭上心头,我突然想绕路去看看生物系旁边的池塘。也许是因为这个清晨我想避开眼前刺目的东西,例如不锈钢机器,或者手术室内亮闪闪的灯光,正是如此,才让我停伫在池塘边,享受此刻不被打扰的宁静和孤独。梭罗一定会有同感。他曾经写过:“诗歌与艺术,以及人类行为中最美丽最值得纪念的事,都源于此刻。”

眺望池塘的感觉如此美妙,光子在水面跳舞,如同马勒第九交响曲中跃动的音符。这一刻,我的身体超越了所有束缚,心灵与整个自然融为一体,好似亘古以来一直如是。在这种无丝毫炫眼之处的平静中,我看到了自然的本初面目,赤裸、真实、不加掩饰,与梭罗和艾斯利笔下并无二致。我折回医院,那里,清晨查房已临近尾声。眼前,一位奄奄一息的妇人正卧在床上;而窗外,一只婉转鸣唱的鸟儿,正停立在伸向池塘上空的树枝上。

后来,我意识到了那个秘密,即,那个清晨,在我透过窗玻璃冰晶上的小洞看向拂晓时分的一刻,隐隐触到、但却没有抓住的那个秘密。“我们过分地满足于自己的感官”,艾斯利曾说,“像一个人看东西那样去看——即使可以看到宇宙尽头,也已经远远不够。”射电望远镜和超级粒子对撞机只是扩展了我们头脑的感知范围。我们只能看到我们的头脑所完成的作品。而没有看到那更重要的——我们是整体的一个部分,请给自己留些空间来看看冬日辉煌的清晨,也许仅需要5秒钟,你就可以体会到所有的感觉合而为一。

我们这些科学家对这个世界已经注视了如此之久,以至于不会再去质疑它的真实性。看吧,这就是宇宙:我们的感觉器官能觉察细微至原子,遥远至140亿光年的银河系,尽管我们并没有以“理性之眼”体认到。这个世界对我们来说,不过是由一些感受依据某种法则整合而成,这些法则存在于我们的“理解”之中。我们无法知道支撑着这个世界的这些法则,但是一旦它们被移除,山河大地,甚至整个宇宙将坍缩为零。

根据生物中心论的观点,时间是这里的关键。物理学家发现,几乎所有关于现实的模型,从牛顿定律到爱因斯坦场方程,都不需要时间这个量。时间只是生物 “自我中心”的虚构物。要想理解这一点,你只需想象一部关于箭术锦标赛的电影。如果放映机定格在一帧画面上,你就能知道箭的精确位置——它在看台上方20英尺之处。但是你失去了有关它动量的所有信息。现在这支箭“哪里也不去”,它的速度成了未知。这就是物理学中的不确定性原理:一个参数精确度的提高会导致另一个参数模糊度的增强。

实验表明,这种不确定性嵌入在“实在”的结构之中。而这一点,只有从生物中心论的角度才说得通:时间是生物识别力的内在形式,是这种“识别”给事件——空间世界的静止帧片,赋予了活力。我们的心就像投影仪的发动机,它将一系列的静止于空间中的状态编织成为有“生机”的、活动的“流”。此种情况现在正发生于你的身上。你的眼睛不能透过头盖骨去“看”,你所感知到的一切——即便是眼前的这页书——都在你的头脑中被重新构建过。

在任何一个时刻,我们都处于希腊哲学家芝诺所描述的一个悖论的边缘。由于一个物体不能同时占据空间中的两个位置,因此芝诺声称:一支箭在其飞行中任何给定的时刻,都只能处于一个位置。然而,处于一个位置,就是处于静止状态。因而,箭在其飞行中的每个瞬间,都必然是静止的,所以,运动是不可能的。但这真的是一个悖论吗?或者倒不如说,它证明了时间(运动)并不是外部、空间世界的一个特征,而只是思想中的一个概念?

实验证实,芝诺是正确的。科学家证明,在量子物理世界中,这种“证实”等价于演示所谓的“被盯着看的水壶烧不开”。这种行为——“量子芝诺效应” ——其实只不过是“观测”的一种功能。彼得·柯文尼说,“看起来,正是对原子进行观测的行为,阻止了它的变化。”从理论上说,按照芝诺效应的原则,如果一个核弹被置于足够专注的观测之下,也就是说,如果你能够在每一秒之中都对它的原子保持百万兆次的观测,那么,它便不会爆炸。

匪夷所思吗?人们很难相信芝诺效应会是真实的。问题并不是出在实验上,而是我们的思维方式,也就是说,我们缺乏接受事实的能力。的确,芝诺悖论可以通过运用复杂的数学概念去“解释”,但是,数学仅仅是一种对现象进行“定量化”的方式,而不应该被当成现象的替代品。芝诺效应是一种事实,不确定性原理也是一种事实。生物中心论是唯一一种以人类可以理解的方式对此作出的解释(量子现象只是在现有的信条之下才显得怪异)。

时间是一种粘合剂,它使世界成为了一体。如果不存在将一帧画面(过去)和下一帧画面(现在)联系起来的规则,运动就不可能发生——甚至,连生命也不可能存在。当被问及是否相信上帝时,爱因斯坦回答说:“一定有某种东西隐藏在能量背后。”事实上,这种“东西”正是我们的意识。在最基本的层次上,时空概念由电磁场能定义(爱因斯坦的质能方程E=mc2告诉我们,物质由能量构成)。变化着的电场分量与变化着的磁场分量相续交替激发,并依据某种数学关系(以光速)穿过空间,将时间信息注入世界尽头。

这并不是幻觉。早在17世纪,斯宾诺莎就天才地觉察到这一点。他解释说,要想持有对空间和时间的觉知,就要超越时间和空间。这里的“超越”指的是,时空只是为意识所用,而并不存于其中。这就是为什么,在实际的纠缠粒子实验中,事物看起来好像经由隐藏于现实物理世界背后的某种通道发生了“即时”连接,就如同在它们之间并没有时间或空间。这也是为什么,在另一些实验中,粒子似乎只有在被观测时才“突然跃入”而存在。当然,对此,批评者们会颇有微词,他们一方面会说,这是老生常谈,另一方面又会说,这只不过是词句上的翻新。

然而,就我自己而言,那个冬日清晨的五秒钟已足以说服我。人们对于靠近上帝,接近天堂的企望,甚于将自身融入蕴含于“平常”之中的普适之序。让自己成为自然的一部分吧,我们原本就是如此。正像梭罗对瓦尔登湖的描述:

“我是它的圆石岸,

飘拂而过的风;

在我掌中的一握,

是它的水,它的沙……”

文章来源:

http://www.robertlanzabiocentrism.com/why-do-we-exist/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清沛

一校:徐媛

二校:圆阳

终审:zhangcx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