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自肺腑的心声4

feipu

四、跟随上师和学会系统次第闻思修

真诚

顶礼上师三宝!

顶礼各位师父!

各位师兄晚上好!

末学是东南亚菩提学会新加坡分会的学员和发心人员真诚。

非常感恩上师三宝的加持,让末学有机会和大家一起分享学佛的一些心得体会。末学今天的题目是:系统闻思修行的重要性。末学智慧浅陋,本没有资格在这里说什么,但有感于大恩上师的的深恩,以及在上师的谆谆教诲下系统闻思修行佛法给末学的身心带来的巨大变化,末学觉得如果和大家分享一下学佛以来所走的种种弯路以及跟随上师学习以来的所得,还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如果末学在讲述中有任何错误,请大家批评指正。

末学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还在大学里读书的的时候就皈依了三宝,从形式上正式成为一名佛教徒。90年代正是信仰极度匮乏、也是人们极端希求信仰的时代,各种思潮、各种宗教甚至邪教都纷纷出现。末学之所以选择了佛教,不谈宿世的因缘,近因主要有3条:其一,末学觉得在对人生之苦(当时还只是考虑人生的痛苦,不晓得还有轮回之苦)的阐述分析方面,只有佛教是最究竟的;其二,佛菩萨的慈悲和利他的行为是最无私、最彻底的,是任何其他宗教和思想都比不上的,而末学一直有一个心愿,就是要做一个好人,那么佛菩萨就是最好的榜样;其三,还有一定的从众心态,那就是身边的好友以各种方式进行劝请和敦促,末学觉得没有理由拒绝。可是入了佛门之后,末学并没有开始严肃认真地学佛,只是在周末的时候和各位师兄去去寺庙、参访各位高僧大德、听各种开示,听的当下虽然非常感动和受用,但听完之后就很快忘到了九霄云外。平时也念经,偶尔也去打打禅修,还有机会接受了一些殊胜的灌顶,但是对佛法的基本法理却从来没有认真学习过。当时末学有两个非常好的上师,他们对末学的行为非常忧心,多次教诫末学要认真学习佛法。但当时末学觉得还是自己的学业、工作最重要,而且末学攀援的外境很多,对自己喜欢的音乐、诗歌、小说、电影等等世间欲乐一样也不肯放弃,所以总是以时间不足、事务繁忙等理由推诿。当时末学觉得自己每天能抽时间念经、念佛就很不错了,没有必要像学世间的学问那样从头开始次第学习佛法。同时末学还有一个心理,就是觉得老师始终都在那儿,什么时候想学都不迟。就这样一年年地蹉跎,时光如箭,转眼到了2000年,末学离开北京,来到新加坡。非常紧张的学业加上生存的压力,让末学连平常的佛法功课都去偷工减料。突然间,在2001-2002年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末学的两位上师相续圆寂。末学顿失依怙,又远离了自己的师兄弟,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任凭自己淹没在生活的激流中,又这样一晃再晃。期间末学也在新加坡寻找过道场和上师,但不得其门而入。

末学有一天,回想自己学佛十多年以来的种种经历和表现,发现自己实在不是一位真正的佛教徒。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对佛法缺乏基本的了解。比如末学天天把上师三宝挂在嘴边,但上师三宝具体有什么样的功德并不了解,对供养上师三宝的重要性也不了解,后果就是对上师三宝缺乏真正的信心。末学也常常说万法皆空、三界唯心,可是对空性法门的基本道理一无所知。别说空性法门,就是对因果不虚的道理,也只限于“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点浅薄的认知,对善恶的辨别标准也糊里糊涂。

其次,对为什么要学习佛法、为什么要修行,其实内心并不真的确定,可以说还是非常迷惘。末学内省时,发现自己并没有出离心,别说出离心,就连出离的必要性都不明确。对轮回不仅不厌离,反而还向往得很。所谓的利他,也是格局很小的那种。

第三,佛法方面的修行和生活完全脱离。这点体现在方方面面,从自利的角度来讲,表现为对烦恼的调伏毫无章法,跟学佛前比较其实没有进步。在遇到各种对境的时候,末学往往首先想到的是用世间的方法来对治。有时也试图用佛法——比如提起佛号——来对治,但往往不得力,反倒是那种贪嗔痴的想法会占上风,同时学佛也未给家人带来很大的利益。从利他的角度来讲,对他人的善意小而且不持久,特别是对自己不好的人或跟自己有利益冲突的人,末学的态度非常恶劣,完全不能做到末学从前所渴望的那种大度。

最后,相续中有不少的邪见没有获得遣除,这一点也非常重要。末学一直有一个担心,担心自己不能辨别何为正法、何为邪法,而这会导致来世的堕落,或者可能成为一个外道。但如何区别外道和内道、如何防止成为一个外道,末学是不清楚的。

鉴于以上几点原因,末学痛定思痛,下定决心一定要加入一个清净的佛法团体并依止一位具德上师修行。也许是由于这次的反省比较真诚,此后的忏悔也做得比较认真,末学终于在2009-2010年间遇到了大恩上师。末学刚开始只是阅读上师的部分讲记,深觉这位上师拥有无限的慈悲和智慧。有一天,读到上师关于闻思修的一段话:“修学佛法必须要有次第,而这个次第,就是闻、思、修。上师如意宝在《忠言心之明点》中也讲得很清楚,闻思修是佛教的根本,如果没有它,人与佛法就很难融合,所以大家对此不能轻视。”一语惊醒梦中人,末学终于找到了自己学佛以来始终没有进步的原因!因此,当师兄把菩提学会的招生简章发给末学的时候,末学一眼就看到了那句话:“通过系统次第的学修,很多人不仅对佛法有了全面深入的了解,也掌握了对治烦恼痛苦的种种方便。学会提供的系统闻思修行的平台,不仅为广大佛教徒点亮了人生,也为佛教的兴盛增添了光彩。”自然地,末学在2011年参加了入行论班。现在3年过去了,这种系统的学习给末学的内心世界带来了巨大的改变,最重要的有以下3点:

一、明确了学习佛法是今生乃至生生世世唯一最重要的事,而学佛的唯一目的就是利益众生;

二、佛法和末学的生活、工作之间的界限逐渐消融;

三、开始了解并理解除自己之外的其他众生的痛苦,也终于能感受到一点上师三宝要利益众生的迫切心情(这一点促成了末学在菩提学会的发心从被动到主动的转变)。

以上就是末学的一些粗浅体会。亲身经历和体悟使末学深深感恩上师、感恩学会。末学发愿,并且祈愿和末学有类似经历的道友,大家都要生生世世跟随上师系统次第地闻思修行。

最后,末学以上师的开示与大家共勉:

“要利益众生,必须转法轮。只要佛法住在世间,众生的安乐、利益便自然获得。而转法轮必要先闻思修,尤其首先必须闻思佛法。”

“修行人还是应该以闻思修行为主,这才是我们的主要任务与职责。”

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