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乘四加行的修持

1016-3

秋扬•创巴仁波切

问:何谓四不共加行?如何将四不共加行纳入佛教修持约全部体系中?

创巴仁波切:每一种精神修练、技艺或教育体系都有前行、中间和结尾三个附段。“四加行”藏文原义为“序曲”,是金刚乘法门的前行。当然,金刚乘不是佛教修行的第一个阶段,而是第三阶段,在它之前还有小乘和大乘。但修持金刚乘的人,必须先修四加行。

依据传统,修四加行需要很多准备功夫。过去,藏人在修四加行之前,必须接受很多训练,包括基本的止观训练(Zhi-gnas and Lhag-mthong,Skt.Shamtha and Vipashyana)及某些大乘训练,如正式受菩萨戒等。

 

问:四不共加行的个别功用是什么?

创巴仁波切:四不共加行是一种循序渐进的过程,每一过程都有它确定的地位。它们可以和冈波巴的四法门(Four Dharmas of Gampop)相结合。在修皈依加行时,你的心开始随从佛法,这就是冈波巴的第一法门。你对你自己和任何事物的态度,无一不是佛法的修行。因此,圣凡之间也就没有什么区别了。

开始修行时,首先你必须完全信服佛法。要信服佛法必须行大礼拜——完全降服,完成你明确的誓约。我不认为任何人可以不行大礼拜而修金刚乘。

当你受菩萨戒时,就等于决定要去,还买了车票,踏上行程——菩提心(bodhicitta)和菩萨道。这与冈波巴的第二法门有关,你的修行确可成功了。

当你在修金刚萨埵加行时,已经是心服于佛法了,你必须自己净化和进一步认识你所信服的佛法。所有不净的,全部都要加以净化。

净化之后,还有未净的地方——纯洁的人,也许还会有些傲慢和我执。在献曼达时,实际上是在布施一切,包括你这个纯洁的人在内。你把施者和所有供品统统奉献出来,这时侯你可以说是不存在了。

在你修上师相应法时,心理上已准备和你的上师合而为一了,心中也产生无限的虔敬。这与冈波巴的第三法门有关,在修行道上,迷惑有了澄清的可能。冈波巴的第四法门——转惑成智,等于是在接受多种灌项(abhishekas)和修习各种法门(sadhanas)。这是金刚乘修行的重心,也是最后一个不共加行。

 

问:在西方国家里,修四加行的方式,是否与西藏不同?西方人认为四加行比较容易或比较难修呢?

创巴仁波切:由于文化上的差异,西方人修四加行,应与西藏人有点不同。因为他们对佛教的文化背景不完全熟悉,所以在修四加行的时侯,必然会遇到某些文化差距,必须予以克服。我们不可以把西藏的传统完全都加在他们身上,而是要把基本的佛法“心要”(mind’s work)呈现给他们。

西方人有一个缺点是:习惯于注意他们的身体。整个社会都建立在社会的基础上。修四加行的西方学生,很在意他们的疼痛,而且很执著,并加以过分地渲染。

一个很重要的不同是:西方学生必须先接受远较西藏学生更多的小乘和大乘训练,以便在他们修四加行时,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因为他们缺乏西藏人的文化背景,所以一接触到四加行时,并不能立即就进入修行,他们会觉得格格不入,认为那只是骗人的噱头。对于他们的疑难,我们不能叫他们闭嘴不说,光有信仰就行。若想帮助他们解决这些疑难,我们必须训练他们修习止观,而且要远比在西藏教得更彻底才行。除了这些,我看不出还有什么特别的差异。

 

问:在修四不共加行之前,应该先学习和修持什么?

创巴仁波切:就像我前面所说的,一个人在修四加行之前,必须先接受止观的彻底训练。此外,他必须熟悉基本的佛教教义,如四圣谛、六度和五蕴,然后在他因修四加行而接触到金刚乘的时侯,才不会觉得陌生。

 

问:什么样的人应该修四加行?

创巴仁波切:这无关紧要。什么人都可以修四加行。一个人一旦修止观,他的人格就开始转化。在他因修四加行而成为金刚乘的行者时,他不再是某一“种”人了,尤其是——他已经就在那儿了。

 

问:上师在指导弟子修四加行之前、之时和之后,所扮演的角色是什么?上师和弟子的关系有什么性质?

创巴仁波切:金刚乘弟子必须认识“金刚上师”(vajramaster)或根本上师的意义。在佛教三乘中,师父的角色各不相同。在小乘里,师父是一位长者或智者。在大乘里,他是善知识。在金刚乘里,他是主人(几乎是独裁者),教导我们怎么做。师徒的关系,必须很强、很肯定、很直接、很虔敬。

当你修四加行时,你的大礼拜是对着你的上师,视他为金刚持。假如你和上师的关系不很强,这种修行就变成很微弱。

在这些修行中,金刚持有二层意义。第一、他是佛的法身,位于传承之首(即皈依境之顶)。第二、他就是移植到你根本上师的上述观念。因此,你的根本上师就是佛,其意义不只是乔达摩化身佛,而且是金刚持法身佛。所以,把你的根本上师观想成金刚持,就等于是信赖和信仰他。

有人说,上师的身是僧,他的言语是法,他的心是佛。佛有化身、报身和法身三个层面。所以上师佛也就包含了化、报、法三身。

在上师和弟子的关系中,最重要的是三昧耶誓约(samaya-bond,dam-tsching),也就是在你开始修金刚乘的时侯,你和你上师之间就建立了誓约。虽然你或许还没有接受他的任何灌顶,但只要你把他当作你的金刚乘上师,就已经算是定了誓从,上师和弟子的关系也就绝对建立了,三昧耶誓约是不能马马虎虎的。

你必须誓从上师和他的教导;这可以指导你的生活。假如没有那种誓从,你也许会任意照你自己的意思去解释佛法、杜撰佛法,得不到上师的开示。因此,这里所说的誓从,其意义为对上师的整个降服。你再也不会任意杜撰佛法了。

誓从是让你接受纯净的教导,不因自我的影响而变质。誓从保持佛法的清净、纯洁和可行性,使得真实的佛法、最纯洁的佛法,对你产生益处。也许上师是纯洁的、也许佛法也是纯洁的,但假如你没有相当的誓从,你把你自己的一部份意见掺入佛法之中,结果还是没有收到纯洁的东西。这就好像用脏杯子喝东西一样。

假如修四加行而没有上师的指导,可能会一无所获,徒然增加迷惑。这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问:大手印传承对修四加行的人,有什么重要性?

创巴仁波切:传承对修行人是很重要的。传承中的每一位上师,都有自己独特的教育方法。他们对噶举派丰富的传统,都做了很大的贡献。每位上师的一生,都是值得我们研究的典范。每人都把他的经验留下来给我们。

传承显示给我们“即使是弟子也可以做得到!”它使我们知道上师所传的法,不只是代表一世,也代表很多世的工作。每一位上师都牺牲很多,吃过极大的苦,最后才开悟的。归属于这个传承,使我们获得很富有而且充满开悟的资产。成为这个家庭的一份子,给予我们极大的鼓励和信心。我们了解到我们现在所接受的法,是来自所有上师。

传承也使我们能将自己置于某种位次之中。我们已经遇到一位为我们打开一切的人——就像倾盆大雨降在我们身上。

 

[注释]英文本译者于1976年5月18日访问创巴仁波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