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语不能臆测,但也不能依字直解

1011-4

侯松蔚

【作者简介】侯松蔚为香港能仁专上学院客座助理教授、香港教育学院客席讲师,香港多个藏传佛教道场之译者、干事、顾问等。

笔者曾于本专栏提及佛法不能自行臆测、不应未有充足理据便随意发挥,但另一方面,并非每句佛经都能单靠字面直解,而须加以推理延伸。

 

佛陀的密意

无著菩萨《摄大乘论本》云:“复有四种意趣、四种秘密,一切佛言应随决了。”即有八种情况,要随着佛陀说法时的不同情况,相应地推敲出与表面意思不同的理解。其中,四种意趣包括:

一、平等意趣——两事物在某方面相同,词句上却说得像两者完全相同。例如为去除以为诸佛各有优劣的偏见,释迦佛遂对弟子说自己即是过去的胜观佛。现象界中释迦佛并不等同胜观佛,这是从二佛所证法身平等角度出发的。

二、别时意趣——因和果之间有一定的时间差距,或者需要配合其他因缘才能产生某一种果,但佛为加强弟子信心、策励弟子精进,不作详细说明,而说得好像造作某一个因,旋即产生某一个果。《摄大乘论本》举例:“若诵多宝如来名者,便于无上正等菩提已得决定;又如说言,由唯发愿,便得往生极乐世界。”

三、别义意趣——佛似乎在说某一个层次的事情,其实是另一个层次。世亲菩萨《摄大乘论释》举例:佛为去除弟子对佛法的轻慢,而说须于过往承事恒河沙数诸佛才能“理解”大乘法。实际上,光是“理解”并没有那么困难,这里指的是真实体证。

四、补特伽罗意乐意趣(众生乐欲意趣)——于弟子不同阶段时,前后宣说看似矛盾的教法。《摄大乘论释》举例:佛对贪执重者说布施乃最胜修持,待其布施圆满后,遂说布施非最胜,持戒更殊胜。其实没有一种法门是最殊胜的,不同根器、不同程度的行者各有最适合的法门。佛陀于许多经典都说某经最上、没有比某经更高的法门,怎么每个法门都是第一呢?正是因为佛陀是应机说法的,对某一次听法的弟子而言,此一法门最殊胜;对于另一批弟子,则另一法门最殊胜。

以上四种理解十分重要,明白佛语有不同层次,即不会以为随便念诵少许便能获得大成就,也不会偏执某一法最殊胜、毁谤其他法不殊胜。

 

别时意趣

无畏洲尊者(Jigme Lingpa)《功德藏》云:“别时意趣无劳成佛教。”意谓声称无须广作闻思修即能成佛的方便,都是别时意趣。这类教法在密宗很多,例如唐不空译《金刚顶超胜三界经说文殊五字真言胜相》载文殊菩萨真言 “才诵一遍,即入如来一切法平等……若诵五遍,速成无上菩提。”又如唐不空译《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经》(此咒于藏文教传经典中名称相近,岩传经典则称“根除轮回”陀罗尼)谓“纔闻此陀罗尼者,当于无上菩提得不退转,一切佛法当得现前,证得一切三摩地……”

显宗也有类似说法,如《妙法莲华经》:“若人散乱心,入于塔庙中,一称南无佛,皆已成佛道。”

当然,光是听到真言,不可能马上达至不退转位或证得禅定;只念几句咒语和佛号,也无法立即成道。经文指的是真言佛号有此潜力,现实中善根辗转增长成熟后,才有可能引生证悟。因和果之间有时间距离,需要配合其他因缘才能生果,佛陀为强调真言佛号的功德才作如是言。

 

即身成佛

不少汉人对密宗所谓的“即身成佛”(一生成佛)趋之若鹜,却误会单靠观想持咒即能轻易成佛,并因此轻蔑其他层次的佛法,也换来汉传、南传佛教对密宗、对“即身成佛”的诽谤。

事实上,藏传佛教对密法行者有严格要求,必须先圆满显宗的修学,具备出离心、菩提心、空性正见、止观等持后,才可发挥密法真正功效;密法方面也要学习密宗理论,依次修习五加行、生起次第、圆满次第等数十万遍,障尽德圆、因缘具足,方有机会明心见性。这个修学过程在一生内未必能完成,但今生的闻思修习气能延续到未来生,形成未来生较高的根器,便可能在那一生中“即身成佛”。

那么,“即身成佛”是夸张失实的吗?非也,单靠持咒而成佛之说,是汉人自己的曲解,正统藏传佛教并无这样主张。君不见藏传上师、僧众均须进入佛学院苦读多年,再到密法学院长期修习。若念念咒就能成道,为何大德们要浪费时间呢?连大德也要实学实修,普通凡夫何以妄言不需经教、毋庸多修?

有人可能反驳:密勒日巴尊者(1052─1135)没有学习经教,而且一生内成就,为何你否定“即身成佛”?

笔者并非否定“即身成佛”,只是正统藏传佛教所说的“即身成佛”,要在行者具足特定条件时才成立——根器高者(即过往生曾广作闻思修者),现生只修密法,甚至光念佛号或打坐、参话头,都有开悟的可能。密勒日巴尊者虽于现生中并未学习经教,但从其道歌可见,他已具足出离心、菩提心、空性正见,显然过往生已圆满闻思(闻思的数量没有标准,生起相关觉受即达标)。萨迦班智达(1182─1251)也指出,尊者过去生是一位格西(佛学博士)。

因此,持咒开悟并非不可能,但从现生看是单靠持咒,从三世看仍须具足闻、思、修。根器上乘者只是少数,大部份行者都是普通人,由基础开始、按照次第逐步上进,最为稳妥。正如莲花生大士所言:“见地应由高出发,实修却应从低开始。”密法的功德完全建立于显宗的基础之上,不先修习显宗,根本不可能成就密法,更可能有“走火入魔”之虞。例如古时印度某个修大威德金刚的瑜伽师,死后转生为魔鬼来到藏地,被阿底峡尊者(982─1054)施食驱赶回去。

有人会问: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上根者,持咒即能一生成佛?历史上许多公认的大成就者都很精勤研习经论、修持各种加行数十万遍,从大师们的传记可见(例如宗喀巴大师曾献曼达一百万次,手肘也磨至破损)。难道我们自认比这些大师更上根?许多下根的人往往因为烦恼炽盛、我慢贡高而觉得自己是上根,但只要客观反思,即会发现自己贪求自利、缺乏慈悲、容易发怒、嫉妒他人、搬弄是非等诸多缺点,并非想象中那么高尚……

何况,真正上根的行者,即使修持基础的法门也能得大成就。无须担心自己是“上根”所以不能修持“下等”法门。

 

无修成佛

此外,密宗的“迁识法”( “颇瓦”,把心识迁移往净土的法门),号称“无修成佛”(莲师语),当属别义意趣。盖迁识法也需要修持娴熟才能成就,并非完全“无修”,只是所修的“量”较少;所得成就也不是“成佛”,而是往生净土,不过生于净土后更容易成佛。这也可以理解为一种修辞手法。

 

单靠发愿能否往生净土?

前文提及,无着菩萨《摄大乘论本》解释“别时意趣”之际,举出两个例子:“若诵多宝如来名者,便于无上正等菩提已得决定;又如说言,由唯发愿,便得往生极乐世界。”

对于前一例子,汉藏历代祖师都同意,不可能单靠念诵几声佛号便成佛。唐善导大师《观无量寿佛经疏》说:“成佛之法,要须万行圆备,方乃克成。岂将念佛一行,即望成者,无有是处。”

至于后一例子,自古引发许多争论。有人据《摄论》指念佛得生净土乃“别时意趣”,即念佛只能种下未来往生净土之远因。汉地多位净土宗祖师都反驳,《摄论》所谓“由唯发愿……”乃单单发愿而没有修行的人,当然不能迅速往生极乐;只要信、愿、行具足,此生命终后当能生西。唐迦才大师《净土论》云:“若如诸净土经,或明三福业、十六观门;或令发菩提心,七日念佛;或教发愿回向,十念往生。如此等经,并是往生,即非别时也。”

 

正确理解净土经典的表面矛盾

基本上大家都同意,求生净土需要信心、发愿、修行,但对修行的定义却有分歧。有些人主张光是念佛已经足够,有的则认为需要其他助缘。前者的理据是《无量寿经》记载阿弥陀佛因地时发愿“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唯除五逆、诽谤正法”,承诺众生往生的条件只是念佛;《阿弥陀经》只提及念佛往生;《观无量寿佛经》也说下品下生的往生条件只是临终十念。

不过,《无量寿经》还记载:“十方世界诸天人民,其有至心愿生彼国,凡有三辈。其上辈者,舍家弃欲而作沙门,发菩提心,一向专念无量寿佛,修诸功德愿生彼国……其中辈者,十方世界诸天人民,其有至心愿生彼国,虽不能行作沙门大修功德,当发无上菩提之心,一向专念无量寿佛。多少修善、奉持斋戒、起立塔像、饭食沙门、悬缯燃灯、散华烧香,以此回向愿生彼国……其下辈者,十方世界诸天人民,其有至心欲生彼国,假使不能作诸功德,当发无上菩提之心,一向专意乃至十念,念无量寿佛,愿生其国。”

《观无量寿佛经》也明言:“欲生彼国者,当修三福:一者,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二者,受持三皈,具足众戒,不犯威仪;三者,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

既然念佛已经足够,为何同一部经中还要劝人作种种善业和修持?尤其是阿弥陀佛因地发愿接引念佛者即可,何须另外发愿摄受“发菩提心,修诸功德,至心发愿欲生我国”和“系念我国,殖诸德本,至心回向欲生我国”的人(见《无量寿经》)?论者往往含糊其辞,甚至贬低相关经文,谤佛谤法,这并非释经的正确态度。佛经常有看似前后矛盾或过份夸张的表述,应以“四种意趣”去思惟,理解佛语有不同层次、适应不同情况与对象,就此作出客观稳妥的调和。

广行众善与纯粹念佛的经文都存在,表明两个情况均有可能,绝非一真一假,因为佛不妄语,更不说无益废话。《无量寿经》关于下品往生的经文提及“假使不能作诸功德,当发无上菩提之心,一向专意乃至十念”,可见一般行者应该“作诸功德”(上品与中品提及的行善、斋戒、供养等),假如没有这种能力,则可专门念佛。

唐窥基《阿弥陀经通赞疏》指出:“佛为策励懈怠的众生,才对其说十念得生净土;对于精进的弟子,则说应多作善业。两者分别是简略和详细的修持,原则并无矛盾。”一些“极端净土信徒”把念佛与别的善行对立起来,强调行者“不应”、 “不可”或“不须”作其他修持或善业,甚至将之形容为往生的障碍,变成毁谤佛法,其实并无必要,因为两者本无冲突,不同根器的人当可选择适合自己的修行方式。

一般而言,更多功德资粮对往生有利无害,当然某些众生可能对不同的法义和行持感到迷惘或吃力,专一念佛才容易成就。然而,我们凡夫不知道何人属何根器,若不拣对象便向公众千篇一律宣称念佛无须另作闻思修或行善,可能令部份人更形懈怠,甚至肆意作恶;或使人徒事念诵,忽略义理,糟蹋了佛陀应机宣说八万四千法门的苦心;更会让外界误解佛教等同民间“拜神”、缺乏内涵,长远对现代弘法弊多于利。

之前我们谈到佛语有四种意趣,个别佛经文句不一定可以单独理解或依照字面阐释。如谓仅仅耳闻、口诵咒语或佛号,即有甚么甚么的成就,可能隐含一些预设条件,又或只适用于某些应机者。因为佛陀往往是针对特定受众的根器而说法,未必放诸四海皆准。

 

行者情况各异,经论详略有别

藏传佛教近代大成就者——不败尊者于《显明极乐净土修习信心•仙人教言之日》写道:

经中明明说仅以念诵佛号便可往生净土,虽然有些人念诵佛号死后并不一定立即往生,可是总有一天必定会往生,佛陀所言始终无有欺惑,而有些具足信心的人死后立即得以往生的情况也是存在的。因此说,死后必定往生的圣言真实不虚。当然也有以密意说成其他时候能往生的。否则,谁能一口咬定说所有持诵佛号者均可往生等绝对是指他时将成熟之义?因为人的业力、缘分、根基次第无量无边,对此佛陀的幻变也无量无边。以听闻佛号,也会有死后立即往生极乐世界的人,这一点没有任何理证能够推翻……

若有人认为:“经中也宣说了需要积累无量资粮。发愿得以实现的因要依赖于资粮,如果不具备广大资粮,那么仅仅依靠发愿等也不能往生净土。”

驳斥:一般来说,发愿得以实现的因的确是积累资粮,同时也要承认,根据众生积累资粮的业力、根基、缘分的差别,存在着死后立即往生、他世往生极乐世界的各种情况。然而,如果具足强烈的信心、希求心,不依靠他缘便可圆满一切广大资粮之因……

尊者承认存在着单靠念佛、现生没有广积资粮而成功往生的情况,但并非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到,视乎行者的业力、缘分、根器而定。这种善业、善缘、善根从何而来?正是有赖过往生的善行和修持!换言之,如同密宗“即身成佛”,从今生看是单靠某一法门,从三世看仍须具足众多条件。

唐道绰大师也有类似看法,其《安乐集》谓毕生造恶者临终也可能借着念佛而生西,乃释尊为鼓励恶人修行而精简说法。恶人往生并非单靠临终念佛之力,还要结合其宿业善缘。正如《大般涅盘经》记载,随着过往种植的善根深浅,众生如今对大乘佛法的信心及受持程度都会有高下。佛陀这种省略过去善因的说法,与《摄论》的“一钱能赚取千钱,不是一日即得”(比喻念佛须要更长时间或更多因缘才能成就)只是表述因果的先后、详略不同,并无相违。

 

兼顾不同层面的经文

三世因果非凡夫所能了解,我们不知道自己业障有多重、善根有多厚,故不败尊者虽然肯定纯粹念佛、不修资粮而生西的可能性,仍于《仙人教言之日》全文中反复叮咛读者断恶修善。其引《无量光净土功德庄严经》(藏文)佛语为教证:“阿难陀,任何众生屡屡意想彼如来相,累积众多无量善根,以菩提心回向、发愿生彼世界,彼等临命终时,如来、应供、正等觉无量光佛为无数比丘众所绕,现于其前。彼等见世尊无量光佛已,以极净信心而殁,即能往生极乐世界。”忆念佛相及净土、广积善根、发菩提心、发愿回向,乃藏传佛教各派共许的往生四因。

莲宗第十三祖印光大师也说:“第一须要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第二须具真信切愿,持佛名号,不使名利及人天福报之心稍萌,则可谓德净。即维摩所谓:欲生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则佛土净。心有污秽,何能生净土乎?”(见《印光大师文钞续编》)

《阿弥陀经》提及“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说阿弥陀佛,执持名号,若一日……若七日,一心不乱……是人终时,心不颠倒,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佛陀圣言必属谛实,专念佛号应已具备生西的基本条件,但若发心、愿力、资粮不够,可能会被违缘所碍,两个层面并无矛盾。是故净土诸经均明确开示,念佛之外还要发菩提心、供养三宝、持戒十善等等。念佛以外的行持也是佛陀亲教,必非虚发,不应忽视。

从许多净土公案中可见,行者临命终时可能业障现前,受到鬼神幻象、亲友眷属甚至猫狗畜牲等影响,无法提起正念;更有些例子是无故忘失佛相、佛号,无力念佛。因此,古今汉藏诸师皆不以短时念佛为足,而反复敦促弟子精进修持、止恶行善。

 

辨明关键,以简御繁

话说回来,除了今昔资粮,心力也十分重要。善缘不足者,有可能以心力补足而成功生西。

隋智者大师《佛说观无量寿佛经疏》指出,临终时以持续的善心念佛,即能灭除罪障、往生极乐,因为当时知道死不可免,下定决心,就像有重大事情而不惜生命闯入战场一样,善心发起的时间短暂但猛利,足以胜过毕生的恶业。

北魏昙鸾大师《无量寿经优婆提舍愿生偈注》分析得更详细,提出须要具足“心”、 “缘”、 “决定”等条件。

上引不败尊者《仙人教言之日》也说:“如果具足强烈的信心、希求心,不依靠他缘便可圆满一切广大资粮。”尊者还以一则印度流传已久的典故为例:一对母女在恒河与雅穆奴河的汇合处遇溺,彼此生起强烈而专注的慈爱,尽管她们生前未曾修成禅定,但临终时全神贯注关顾对方的善念等同禅定,令其转生至色界天。因此,强大的心力本身就是猛力的因,即使平生未作太多善业,若能真正至诚念佛,也有可能达到资粮的要求,得生净土。

其实,关键是我们的心,正如前引印光大师所言:“心有污秽,何能生净土乎?”藏传佛教更认为菩提心是最殊胜的净土法门,有清净之心自然感生至清净之境。例如《修心七要》作者切喀瓦大师发愿到地狱度众生,并无求生净土,圆寂时净土的景象却不由自主地现前。

 

厘清细节,避免误解

如前所述,念佛生西乃佛陀所示,无庸置疑。问题是若未详细解释《阿弥陀经》所谓“一心不乱”或祖师所说“强烈的信心、希求心”、 “善心相续”等要求,可能让人误会只要把佛号挂在嘴边,肆意作恶亦能生净土;甚至平时佛号也不念,以为临终忏悔生前恶业即可。抱着这种心态念佛,一定不是“真诚”,往生并无保障。历史上“带业往生”的案例,都是临终时真正诚心忏悔、系念善法而成就的。

若日常缺乏善的习气,临终时不一定遇上善缘,也未必能生起真诚的善念,遑论忏悔念佛。不是每个人都能于弥留间自在发起“强烈的信心”、 “善心相续”、 “一心不乱”,须要在生前花功夫培养。而培养这种强大的心力,不一定比行持其他善业容易。说到底,日常修善仍不可忽略。

发心是大乘的支柱,净土法门作为大乘之支分,也必须具备良善发心,才能发挥最大效益,这点任何人都无法否定。千万不要以为肆无忌惮地放纵身语意,仍必可“带业往生”。

 

周延全面 客观释经

至此,读者可能觉得混乱,前文好像说单一念佛不够、后文又说足够,到底哪个才正确?

正因“人的业力、缘分、根基次第无量无边”,故佛陀从未断言单纯念佛一定足够或一定不够,他说的是上品发菩提心、大修功德、专意念佛;中品发菩提心、随力行善、斋戒布施、专意念佛;下品者若不能作诸功德,起码也要发菩提心、专意念佛。存在着不同情况,这才是现实!有些人单靠念佛即可,有些人则需更多资粮,而单靠念佛者如何念佛也有讲究,不同质素的念佛效果迥异,不可一概而论。

凡夫习气追求安稳(“常”),故希望事事有固定答案或方法;若要随着不同情况而变更调适,则感到不安和抗拒,故往往有“非黑即白”的武断倾向,急于在纯粹念佛与广行众善两个方向中选出一种为“最真”或“最正确”,也急于定论纯粹念佛一定可以或一定不能往生净土,事实上两者均有所偏失。单靠念佛而往生并非不可能,但须具足特定条件;为免差池,念佛以外多作善业,并无不妥。尤其是具缘行者若有能力作上品、中品的修持,为何要强迫“统一”做下品?

本篇实非专论净土,旨在以人们对净土的误解为例,阐明佛语不可断章取义。经典明明兼载纯粹念佛与广行众善之教,不得厚此薄彼;切忌过度简化事情,固执个人喜好就是“最好”的一套。先不论凡夫何能洞悉“最好”,佛陀本怀并非匆匆给予他所知“最好”的,而是最适合个别弟子的教法。

若只是与少数人分享己见,并无不可;如能观察受众根基,应机而说,当然更佳;但若不拣对象,向公众千篇一律宣称某某法门至高无上,甚至贬低别的传承(这实际上是毁谤佛法,因为其他法门也是佛陀所说),对有关法门的条件与限制又语焉不详,对普罗大众必然弊多于利。

文章来源: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40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