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心?

1009-5

敦珠仁波切

翻译:甘耀权

但此我执又何在?执于“我”者是心,对“他”起执者亦是心。然而心又何在?它必在身体某处,因为如无心便成死尸。但心在身上还是身下?有多大?呈现何色?如拔发一根亦会觉痛?如脚被刺荆棘,痛不?那么,身与心必是一般广大,是否?仿如心泥着于身,但若某人于意外中被杀,其心又何去?如何及从何处离开身体?如能正确考察此心,将会看到事实上吾人皆受骗,然而此心,其隐藏之本质是吾人不知者。吾等执着于事物,以此等为永久长存者,如是受其欺骗,被此一所谓“我”紧紧束缚,基于对于这个“我”的想法,吾人之心使吾等身与语为奴,生无边之困难与障碍。

若如是,当吾人达到对此心正确了知,便现见此占据身体之意念有如水面之波浪,于一时生起,然后溶掉,心也者无非如是:除意念外别无其它。心假借意念生起,而本性实为空,而意念本身亦空。故此本身为空之觉知河流是本身为空之意念所带走,这即是此心如何堕入并滞留于六道轮回之中。故此实是心自己编造出轮回,它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它未能认知自己之本性。

现今吾人对心意之本性有所理解亦知其运作方法,吾人必须作其主控。要如是,教法云:必须保持身体不动。如果身体挺直,微细脉亦直。如微细脉直,风便能直。如风能直,心便会安住于其本性不变之流,故此保持身体正直、减少言语,于之前所作之事不思,于将要作之事不想,于过去未来不关注,让心意休息于其自然体性称之为“休息”或“静止”。“静止”也者,实质上只是心自己,吾人可以称之为“当下之心”、“现时之认知”。无论如何称呼其名,于此非常时间乃心照不宣、喜悦之认知。

一旦心意不为关注于过去、现在与未来种种意念所染污,亦即免于此等染污是一惊讶、广大与极乐之状态,充满喜悦。纵能了知自心,其中不可能形容,以其为空故。然而能在觉性光明中停留之时间并不很长,非是一永恒之状态,以强烈与清楚的意念必会生起故。

吾人言生起者是因为意动,有如空中雷电闪现,或像海洋中波浪高涨。此意念常动。实际而言,意念此起彼伏,连续无所终止。然吾人初学者而言,禅定时必须认知意念之生起。如果不能认识,这些意念会不被察觉的隐伏地流动,而我们被意念所带引。如此,禅定于吾人一无用处。

如能正确持续禅定,能生种种征状。例如经验到生理上之欣悦。一些人,由于微细脉道与能量之某种排列而产生强劲之大乐觉受。对于另一些人则如沉睡,像被包盖之黑暗。如今,不论所经验者为乐或明,不应有任何种类之希求,不应想到自己:“噢,禅定已发,有所进展。只希望能有其它经验!”在另一方面,如果经验到一种黑暗,一种无念,无有之妄想,必须一再驱除之,否则禅定会变得昏沉。复次,或会于禅定时生出很多念头,有如河水泛滥不能停止,若如是,不应害怕,意以为失退禅定。只是因一般而言,汝等不知此等诸般意念常存,无须疑虑,或对意念作压抑或消除想,任何事现前亦不理会,禅定时不应有希望或恐惧、怀疑或祈求,是诚重要。

感谢上师加持,觉悟会逐渐出现。故当向彼祈祷,使心意与彼融合,如此能于瞬间见到所谓佛陀与汝之认知并无分别。而且舍此自己意念外亦无一事要去降服或主宰。汝之禅定已中标的表征为对上师诚信,对众生更呈怜悯。汝由自证,在修行上得大信心。

对自心能加控制否,死亡之际即知死亡仅是因某一意念而生之印象,但心之本性实超乎生死,如能对此得到信心者能得大利益。

故此请于心中保存此一微小而精要之指导,此之所谓“佛法”。如果缺乏信心并视法为人为的,于汝无益。故当善待自己,向轮回告别。把自己从轮回、业力与染污中分离,如能如是,即甚佳也。请修持!最后请常常祈祷在汝道中无有障碍,及能在此生中得着原始本觉地之城堡。吾亦会为汝等作祈祷。

 

弟子

甘耀权恭译

文章来源:http://read.goodweb.cn/news/news_view.asp?newsid=10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