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为死去的同伴举行葬礼

张晓来

MD001647

喜鹊在西方社会因具有攻击性而不受欢迎

1005-3-2

喜鹊在为一位死去的同伴举办“葬礼”

喜鹊在西方社会并不像它在中国那么受欢迎,因其具有攻击性,公众形象一直以来都不怎么样。但最近有些国外专家在为喜鹊重新“包装”,称这种鸟极具同情心,会为死去的同伴哀悼,甚至会为“死者”备办“葬礼”。

马克·贝科夫博士发现,喜鹊会将草叶当做“花圈”叼到同伴的尸体上以示哀悼,这足以证明喜鹊还是蛮有“人情味”的。

贝科夫博士的这一论断很可能再次引发一场大辩论:到底情感是不是人类的专利。此外,还有些类似的研究、观察表明,大猩猩社会也有哀悼同伴的行为,猫咪之间也会萌生友谊,就连老鼠都会有惺惺相惜之心。

一直致力于动物行为研究的贝科夫博士来自美国科罗拉多大学,曾亲眼目睹四只喜鹊在为一位死去的同伴举办“葬礼”,并认为这乃是动物同样具备“德商”的有力证据。

“其中一只喜鹊走到‘遗体’前,轻轻地啄了一下,正如大象会用鼻子轻抚同伴的尸体那样,接着这只喜鹊退后几步,另一只走上来,以同样的方式进行‘遗体告别’。”贝科夫博士描述“葬礼”的场景:紧接着,其中一只喜鹊飞走了,取来了一些草叶,“献”在“遗体”旁;又有一只喜鹊以同样的方式“献”上“花圈”;最后,四只喜鹊静静地“默哀”几秒钟,然后,一只一只地潇然离去。

贝科夫博士的这篇记述动物葬礼的文章发表之后,他很快就收到了一些读者的电子邮件。原来,见证过“喜鹊葬礼”的并不止他一人,还有人看到过乌鸦也曾举办类似的“哀悼”活动。

“它们(葬礼时)在想些什么、什么感受,我们无法知晓。但当你亲眼看到眼前发生的这一切的时候,看看它们的一举一动,你不得不相信,这确实是喜鹊在向它们死去的同伴做最后的告别。”贝科夫博士在他发表于《感情、空间与社会》的文章中描述道。

当然,也有跟他唱反调的,他们给贝科夫博士扣上了“拟人主义”的帽子,所谓“拟人主义”或“拟人观”就是把人类独有特点赋予动物。

而贝科夫博士据理力争,他指出,人类也罢,动物也罢,之所以会在进化的历史长河中产生“感情”这种机能,是因为这样可以大大提升存活的机率,这完全符合进化论。

文章来源:http://news.dili360.com/swcq/dwsj/2009/1023/2599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