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医院拍卖手术机会

1001-2

张丽钧

那是在桑德尔教授的中国课堂上。在探讨了“黄牛”倒票、花钱购买大学入学资格等诸多问题之后,他抛出了一个更加尖锐的问题——假如医院拍卖手术机会。面对这个问题,课堂上有两位女士争论起来。支持方认为:富人看病为社会创造的财富更高。反对方认为:不能以出钱多寡决定手术先后。两人互不相让。支持方巧舌如簧,为富人辩护起来毫不含糊;反对方虽说口才稍逊一筹,但因为相信正义在握,亦能从容应对。桑德尔教授索性把课堂让给了她们两个,由她俩“直接对话”。课堂一度有些失控,因为正方与反方都拥有人数可观的“亲友团”。

这个因讲“公平”而名声大噪的哈佛教授真让人佩服!他根本不动声色,任由两人为“市场”和“道德”代言。所有听课的人都心知肚明——为“市场”代言的,讲的是我们的现状;为“道德”代言的,讲的是我们的理想。——喂,那在台上走来走去的教授,你究竟想要哪一个?

到了小结阶段,他称赞大家辩论得精彩。他认为“参与哲学”就需要大家坐在一起,展示彼此的不一致,而不是“简单地投票”。他除了那句“物品分配的公平性应取决于物品的道德性”之外,几乎没有对双方所持观点给出评判。

我问自己,他是真的认为不必评判还是丧失了评判的热情?

想起了桑德尔教授在另一个课堂讲到的另一个案例:几年前,瑞士政府在寻觅核废料的掩埋地点时,确定了偏远山区一个相对安全的地区。政府进行初步民调时,51%的居民投了赞同票。政府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同意,便拿出高额补偿金作诱饵。再度民调时,让人意想不到的结果出现了——赞同的人数居然降至25%!桑德尔教授是这样评价这一事件的:具有共同价值追求的共同体,在涉及“道德原则”时,会毫不犹豫地对“市场原则”说“不!”

假如医院拍卖手术机会,“具有共同价值追求的共同体”应该形成一股无比强大的“声音洪流”吧?“道德原则”与“市场原则”交锋时,前者理应是稳操胜券吧?但是,在一个“万物皆有价”的社会,太多人本能地选择了牺牲道德得到金钱,富人以及狂热地为富人代言的人也因而拥有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强势选择权”和“优势话语权”。其实,当市场背离道德,人人(包括富人)都有沦为社会弃儿之虞。

——“金钱不能买什么?”这振聋发聩的一问,是桑德尔教授发出的。拎不清这个问题,天堂也是地狱。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e2cb6b0101k5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