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满的行囊——第四届香港国际佛学研讨会及五明佛学院的感受

y140923-01

德国菩提学会 圆定口述

益西拉姆 整理润笔

【润笔者简介】益西拉姆师兄发愿整理汇集慈悲大德上师们的感人故事,饶益众生。大家如果有什么经历故事请和益西拉姆师兄联系。邮箱:2910486706@qq.com

 

顶礼上师三宝!

一、给予信心

——参加香港世界青年佛学研讨会有感

1.初见上师

在去香港之前,我对索达吉上师没有特别的信心。虽然参加了菩提学会,听课,但也只是上完了第一学期的《离幸福很近》。不过,通过听课和学习,对上师还是十分敬佩,因为他智慧圆满,辩才无碍。却也仅此而已。而在我心中,唯一认定的上师就是大宝法王噶玛巴,因为觉得他对我的摄受力非常强,而且恩德很大,尤其是在德国见到他的时候。

带着这样强烈的分别念,我报名参加了香港教育学院举办的“第四届世界青年佛学研讨会”。目的非常简单,就是听其他师兄说索达吉上师的加持力非常强,“磁场” 非常特别,我想去求一下加持,感受一下这份不一样的磁场。

到达香港的举办地点时,看到一切都准备得非常妥当,环境也非常好,在一片青山的怀抱之中,我心里顿时充满了欢喜和感激。因为在过去,求法之路都是需经过种种辛苦和磨难,而现在,上师和义工们已把一切都妥当准备后呈现在我们面前。

报到的第一天恰逢上师的生日,于是香港主办方秘密组织大家一同在晚上的见面会上为上师庆祝生日。在宽阔的礼堂里,来自世界各地的几百个人就那么安静而满怀欣喜地站着,在黑暗中手捧着一盏莲花灯,共同唱着祝你生日快乐。那一刻,我突然被深深地触动了。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就只是为了给一个人庆祝生日,那么,这个人一定是非常德行圆满、慈悲怀柔。而这位得到了大家承认的人,就是我眼前的索达吉上师。他一定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人,我在心中暗附,生起了想要进一步了解上师的想法。并默默许愿,我想亲近上师,想跟上师合一个影,想要一个上师的签名,但下一瞬间却又觉得这个愿望不太可能实现。因为上师被周围七百多人簇拥围绕着,一层又一层,而我,只是刚入学会不久的一个新学员,在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真的就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芸芸众生而已。所以这个念头虽然时时在心头围绕,却又不断地被自我否定在随之而来的热闹人群中。

有天中午休息的时候,我突发奇想,抱着一个试一试的心态,想去碰碰运气,说不定就能在食堂见到饭后散步的上师呢!那我就能跟他合影、索要签名了!就这么一闪而过的念头,我也没多想,就不由自主地动身了。结果让我震撼的一幕发生了,独自走在从宿舍去食堂的长廊里,远远地,我就看到两个身影向我走来。是上师和一位陪同的工作人员!当时我激动得大脑都停止了转动,手上还拿着空的易拉罐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扔哪儿,手忙脚乱了好半天。只见上师越走越近,从模糊到清晰,于是我赶紧飞奔过去,几乎是跳到上师的面前,迫不及待地询问上师是否能合影,上师很温柔地点头说“好”。

真的是上师的摄受力太强大了,平日里脑子不算笨的我,此刻脑子却不能正常运转,甚至不知道该做什么好。我只知道我要找手机,上师答应跟我合影了,我得找到手机。但是我拿着包,翻呀翻呀却怎么也找不手机,急得我手足无措。上师就非常温柔地帮我托着包,笑嘻嘻地看着我,并且伸出他的手。我就很纳闷儿,为什么上师要伸出他的手呢。一个想法从我脑中闪过,噢,上师这是要跟我握手say hello呢,于是我就伸出手去跟上师握手。当上师握着我的手,看着我的眼睛,我也只是定定地看着上师的眼睛,没有办法做出任何的思维和动作,我突然间就平静下来了,并且有种无法言喻的感觉在心里蔓延开来。

上师的眼睛有点泛红丝,是不是最近太累没有休息好呢?

合完影上师转身离开,我才想起一件事情,我还没有让上师给我起法名。于是追上前去,问上师是否可以给我一个法名。上师说好,那你从今天开始就叫圆定,禅定的定。默默念着新得到的法名,我充满了欢喜,快乐的心情止也止不住,像只飞奔的兔子。

 

2.二次请法

出发之前,欧洲学会的会长圆慧师兄曾叮嘱我,如果见到上师,一定要请法,请他来欧洲弘法,当时我满口答应。但是见到上师的时候,我全部都忘记了,只专注于自己想要的东西和想要做的事情。所以后来圆慧师兄问我请法的事情,我就愣住了,特别后悔,所有的开心一瞬间都消失了,只觉得自己特别自私。那么好的一个机会在我的面前,我没有想到任何人,只想到了自己想要完成的事和想要得到的东西。那种强烈的后悔和难过把之前所有的喜悦都盖过了。

我在心里不断地忏悔,并且祈求上师,上师啊,请您再给我第二次机会吧,让我能够单独见到你,请给我第二次机会吧,这次我一定要为大家请法。而且之前回答上师的问题的过程中,我所说的来参加香港会议的欧洲学会人数的信息也是有误的,希望能够有第二次机会让我更正。

第二天,整个上午我也一直不断在心中想着,希望能够得到第二次机会。

让我惊讶的事情再次发生了。在平时,会议中场休息的时候,上师都是在他的休息区,并不来我们的休息区。可现在,上师竟然在中场休息的时候,主动走到了我们的休息区。当我看到一大群人簇拥时,才发现原来是上师来了。所以我就立刻跪到上师面前,对上师说,上师,我求您件事情好不好。上师温和地把我扶起来,看着我说:“你说。”我说现在想请您去欧洲弘法,好不好?上师说好。我赶紧问,什么时候。上师说一定会去的。我问那明年好不好。上师说好。

在谈话过程中,我又忘记了更正欧洲学会人数的事情,可上师就在谈话时,那么自然而然地再次问起这个事情来。我知道这是上师在慈悲地满我的愿。

 

3.信心圆满

通过这两件事情,对于上师的慈悲加持,我一下就感受到了,信心也随之充满。那真的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加持力,充满慈悲的加持力。那一刻,我觉得上师与佛,无二无别。他知道所有众生的心思,并且圆满我们所有的愿望,只要真心祈求。

所以我在心中对上师说,上师啊,我知道您能够听到我心里所有的话,所以我现在请求您,给我信心和勇气!让我以后无论在什么样的条件下,都不退失对三宝、您和所有金刚上师的信心!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都不退失对佛法的信心,不舍弃三宝,都会一直在菩提路上精进不退。

后来上师一次又一次地给我加持,我每一点微小的心愿他都一一为我满足。

甚至有一次,组织我们外出去大屿山游览,那时我特别想念上师,可他跟我们不是坐同一辆车。我就在心中思附着,不知道上师现在在哪里,我非常非常想见到您啊,上师,能不能让我见见您。

奇迹再次发生了。就在我刚动了这个念头,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我看到上师了!在一群人的簇拥下,从我面前经过,心中的惊喜和震撼真是难以言表。

在后来的几天中,当我每一次非常思念上师的时候,我就在心里默默地祈祷,上师,我想念您,我想见您,只要能看见您就觉得很满足了。结果每一次,上师都恰如其分地出现在我面前。

我的信心,一次又一次被加强。我真的感受到上师的加持力,他在不断给我信心和勇气。我相信,无论以后在何种情况下,我都不会害怕。因为上师无论在哪里都会听到我的心声,听到我的祈求,会给予我加持,给我以信心和勇气。上师与佛无二无别,他满足我所有的愿望 。

 

4.平等的爱

在香港的第四天,大会安排我们游览大屿山并组织放生。在热热闹闹地吃完好吃的素斋后,一行人又浩浩荡荡出发前往去“心经林”准备放生。8月初的香港非常湿热,太阳很烈,隔着衣服都能感觉热辣

站在高地的上师穿着一件黄色的无袖马褂,指挥着大家搬动放鸟儿的笼子。无论是在开示DVD中看到的上师,还是此次大会中见到的上师,上师都是一身红色的僧衣,庄严而遥远。头一次见到上师穿着无袖的黄马褂,喝着瓶装的矿泉水,竟有一种“上师真是萌萌哒”的感觉,非常亲切。

大家聚坐在草地上,跟着上师一同念诵放生仪轨,背部和手臂的皮肤被阳光烤的灼痛,连带着内心也升起不耐和烦躁。那短短的十几二十分钟里,平日里学的对众生心怀悲悯也一时间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只是盘算着还要唱诵多久才能结束。可是迎着太阳站立的上师,仍旧是沉静地为小鸟儿念诵,仿佛外界的烈日丝毫也影响不了他。

心经林的山顶是放生的目的地,道路狭窄而崎岖,只容一人通过。我们这几百号人不可避免地“堵车”了,有时候十几分钟也挪不了一步。在这无聊的等待中,我看着周围笼子里待放的鸟儿们。有的鸟儿好细小,还不足我的半只手掌大,几只围成一团,躲在笼子角落里瑟瑟发抖,发出尖细的叫声,像是惊惧被这么多人类围绕。有的鸟儿似乎羽翼未丰,大声地一边嚎叫一边拼命地用身体撞击笼子,撞地喙和脸上血迹斑斑,毛也秃了。负责的师兄怕他们再这么下去会更受伤,只得打开笼子,把他们放在半山腰的树林里。这几只得到了自由的鸟儿却仍旧只是蜷缩着翅膀,缩在一旁惊恐地看着我们,哀哀鸣叫。看着他们,我心里突然就很难过。他们是那么脆弱,那么微小,那么无助和惊恐。如果我是他们,这种日子一刻也无法熬下去。但是上师来救他们了,像从茫茫的人海中找到我们一样地找到了他们。上师是佛,他有最圆满的大悲心。从一只微小的蚂蚁到他的心子,上师对每一个众生的爱是一样的,他无时无刻不在关爱着我们,我们都是上师捧在手心里的宝贝。想到这里我突然泪流满面,觉得今后一定好好珍惜自己,不要妄自菲薄,更不必嫉妒,因为我也是上师所深深关爱的孩子!而且我也要好好爱护所有的生命,不管是如何的渺小,他们也都是上师所心心念念的宝贝,我们都是一样的,所以我也要好好地爱护他们。

 

二、爱的供养

———圆定,五明学院行

1.生命的供养

去学院就是想看看真正的信仰,还有上师传法、学习的地方是什么样子的。所以去之前并没有过多的想法和感觉,以为索达吉上师出去传法就是出去传法,结果我去学院的路上才知道那条路是那么的不易!我们一行六个人,包了一辆非常大的越野车,在路上开了17个小时。早上4点出发,晚上大约9、10点才到达学院。

现在国家进行西部建设,通往学院的那条路在不断维修,前面大部分路段已经修好了,后面的部分路段还是非常颠簸。两旁都是高山,中间一条延绵不绝的河,滚滚奔腾,从成都一直到藏地。而路的两边也没有路牙,两岸的山上森林覆盖率也不高,不断有泥石流。当时走这个路的时候已经把我颠簸得快不行,整个人都颠散了。

一边走我就一边想,现在有国家支持,用大型机械修路,而且路已经有雏形了。上师早些年弘法的时候,走的是什么样的一条路呢?他是用多长的时间走过这条路给我们弘法呢?我们现在坐的是大型越野车,走的是已经铺好的路,行程17个小时。当年上师出来为我们弘法的时候,他是要走几天几夜吗?那时的车肯定也不是很好,路也很差,他是如何走出来的呢?

那一刻,我才意识到我们能听闻到上师的法是多么不容易啊。这完全是上师用生命在供养我们啊。一旦他所乘的车出一点点的问题,下面就是深涧,太可怕了,我已不敢再往下想。

后来到达学院后,我把路上的想法告诉了一个在学院修行了好几年的师兄。听完后她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当时我的眼泪就掉了下来。他说,有一次上师从外面弘法回来,他的侍者开车,结果车在半路上坏了。当时是冬夜,飘着大雪,他们就下来修车,可是那个车一时没办法修好,周围也没有一辆路过的汽车。

侍者就去找来一些干柴,爷俩守着一小堆火,在雪地里坐了一夜。在冰天雪地那么冷的藏地,8月份去都要穿棉袄的地方,他们一整晚就只有一个小小的火堆。

第二天有车来了,他们才把车修好,然后继续赶回学院。回去后上师打了一个月的吊针,但回去的第二天就挂着吊瓶继续给大家讲经、上课了。

我更加意识到,我们能够听闻上师说法法真是太不容易了!我们是有多大的福报才能够让这样的高僧大德拿生命来供养我们?!

 

2.法王如意宝的事业

到达学院的时候已是晚上9,10点钟了,四周一片黑暗,并没有太大的感觉。等二天天亮后,哇,满坑满谷全部都是红色的房子,都是身穿红色庄严僧袍的出家人。我一下就被震撼了,原来如意宝上师的事业是如此不可思议!如此广大!还有那满山满谷的经幡,随着清新的风,猎猎飞舞。我真的是被震撼到无言。

然后我看到学院到处都在进行基建,有好多正在建设的楼房。我们去的时候住的综合楼,当时让我非常惊讶,里面居然有抽水马桶。因为我去学院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觉得学院肯定是个特别艰苦的地方。其实学院并不艰苦,它有很完备的食堂,有抽水马桶,有汉僧店,可以买到吃的东西,零食、水果都可以买到。

我特别惊讶,就问那些在学院的师兄们,哎呀,怎么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我想象中学院是很苦很苦的地方。师兄告诉我们,其实也就是这三年才建好的,以前是很苦的。我问,这么多的楼是谁建的啊?师兄说,都是学院的上师建的,上师为了这些背负了很多的债。

我一个人顺着蜿蜒的路往上走,看到了好多那些正在盖基建的设备。还有师兄跟我说,以后学院也会有电啦!因为上师跟供电局谈判了,说我们冬天也需要电,我们的僧人也需要取暖,但是我们电网基础设备不合格,我们现在要在学院动工,把我们的电网升级,将来冬天也给供电。

我问,那你们怎么生活呢,他说上师每个月会发给每一位僧人350元人民币作为生活费。听到这里我就特别难过,想着三世诸佛的事业,都全部压在上师一个人身上了。如果学院有一万个僧人的话,一个月一个人350块钱,总共就是350万。学院还有那么多的楼在建设,一栋楼至少就是几百万。

还有那些设备条件,都是如此完备,以至我们去住的时候是如此舒适,忘记了这是在山沟里。所有的东西,上师都为我们准备好了。上师为了我们,背了那么多那么多的债,他身上有很多的贷款。

 

3.上师的心

师兄还告诉我一件事情。有一次,学院下大雨,泥石流了,学院在新建的一座楼的地基塌陷了。当时去到现场的第一个人是慈诚罗珠堪布,他立马一个人首当其冲跳进塌方的地方,去查看工程的情况。

当时我们是在一个老师父那里拜访,讲到这些感想和事情的时候我泪流满面,心里非常难过,非常心疼。我们的上师,他为我们走那么远的路出去弘法利生,然后又要为了我们汉僧和汉族弟子前往学院学习而努力创造所有的优越条件。这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呢?就是一种父母爱孩子的感觉,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捧在你面前。为了什么呢?只为了让我们好好闻思修行。

但转念一想,我们在欧洲过那么舒适的生活,我们真的对得起上师的这份心吗?我突然觉得特别对不起上师,有时候都没有坚持听课,传承都断了。有时候给自己找借口,说最近好忙,就不修法了。但是仔细想一想,我们真的对不起上师的这些付出,因为他唯一希望我们做的事情我们都没有做好。

我们在这边一边懈怠一边享受天人般的福报,天人般的生活,去旅行去吃美食去享受假期去购物……我觉得自己太对不起上师了。他对我们所付出的所有的心意,不但没有得到我们一点一点的感激和体谅,特别是我们新班的学员和入行论班的学员,还都很懈怠。

我又想起自己买这么多的东西,这么多的鞋子,我又不是蜈蚣,又没有那么多的脚。所有的衣服,跟那些只有两套衣服的出家师父比起来,简直是让我汗颜。我都觉得自己不可思议,怎么会这么浪费。

我觉得愧对上师,作为一个学员,作为一个发心成员,作为一个组长,我只是觉得在完成一项工作;并没有想到要去帮助上师,去尽量帮助每一个学员都不落下,以至我们全部都圆满四年的入行论课程,都生起菩提心,今生都往生极乐世界,我没有这种想法。

就算为了上师,我也应该好好地去做这个组长的工作,让每一个人都不掉队。但我以前做得太不够了,我没有去督促他们,我老是觉得大家都是成人,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但是我真的从来没有从上师的角度去考虑这些事情。

可我们慈爱的上师,他是无所不知的,当他知道这些的时候,他是该多么的伤心啊!

索达吉堪布在厦门开始《护持正法》时提到:“要真正通达佛教的教义,需要佛友从各方面进行帮助。否则,虽然刚开始会学习,中间遇到一些违缘,就会半途而废。以前有些道友听我讲课,到中间就掉队了,一直找不到。尤其在大城市里面,茫茫人海当中要找一个人如大海捞针,虽然我想帮助他们,也只有徒增苦恼。因此,不管是自学还是共修,大家一定要不断精进,否则佛教方面的思想就会停止。”(《离幸福很近》十四章,佛教的未来需要你我)。

索达吉堪布上师,他总是想尽一切办法来利益我们,他总说“我不知道自己能活多长时间,但只要有一口气,哪怕只有一个人听法,我也会尽心尽力用佛法饶益他”。他真的是用爱在供养我们,用生命在供养我们,给我们以最究竟的利益,带领我们获得智慧,放下烦恼,走向解脱。

他把我们放在心上,不争气的我们却伤了这颗心。这是世上对我们最无私最慈爱的心呐。

 

4. 时刻的牵挂

还有一件最让我触动的事情。

因为我们在学院的时间有限,只有4天,所以临来之前我就想好了我要去圆满的事情。我要去见上师,去见丹增活佛,去尸陀林参观。所以当时我就特别专注于自己的愿望。

当我们在学院见到前任会长圆亚师兄,还有圆融师兄与英国的几位师兄时,圆亚师兄当时就说,你们在香港研讨会供养索达吉上师的点灯祈愿文,我们也供养丹增活佛吧,作为一个非常好的缘起,祈请他来欧洲弘法。我当时也说好,那我们就去吧。

这件事情安排在最后一天,那天到来的前一晚,我还有一件事情没完成,那就是去尸陀林。所以我当时几乎也就没怎么挣扎,就告诉圆亚师兄,最后那天我就不去了,我要去尸陀林。

因为我只专注于我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和我想要圆满的事情,把所有的那些缘起啊,为众生请法啊,全部都忘得干干净净。虽然心里也有过一点小小的挣扎,但是很短,两三秒就没了。

第二天的时候,我正在试着打电话,竟然在半路上看到了我们的索达吉堪布上师,他就迎面向我走过来。我觉得特别的不可思议,因为那个时候,应该堪布刚刚回到学院。之前我还在想,我有没有机会在临走之前再见到我们的大仁波切上师一面呢?结果,就在最后那天中午,我见到他了,就这样向我迎面走来。当时我就呆住了。等到堪布离开后,我就继续打租车电话。

打了好几个号码都不对,我在想如果打这个再不接,我就不去了。刚有了这个念头以后,突然间电话就通了,我就租车去了尸陀林,没有去丹增活佛那里参加点灯祈愿文的供养和请法。完后沾沾自喜,觉得我所有的事情都圆满了,非常开心。

但是后来在回家的路上,我却不知道为什么,情绪越来越低,越来越低,到下车的时候,我已经痛哭流涕到不能自已。因为我后来想到了一件事情。

那天晚上挣扎着是去丹增活佛那里还是去尸陀林,当我做了决定我要去尸陀林的时候,突然间,我非常非常难过,那种心情真的是难以形容。回想起那个心情,想起去尸陀林之前遇到的种种阻碍,真是不可思议。明明是对的号码,偏偏打错,而且不止一次两次,而是每一次。就在我打退堂鼓,放弃去尸陀林之后,电话却马上就通了。而且在当天还遇到了大上师索达吉堪布。在学院遇到他其实并不容易的,何况是他刚从外面回来。但就在那一天,想打电话联系租车的时候,就遇到了他。

我现在才知道,这些都是诸佛菩萨的加持,都是上师的加持,他们不想让我去尸陀林,他们想让我去圆满我的誓愿,圆满请法缘起。但是我没有。

我突然想明白了,为什么我做了那个决定,去尸陀林而放弃去丹增活佛那里的请法时候,我会那么难过。那不是我在难过,那是上师在难过。

当时我非常痛苦,错过了这个殊胜的机缘,我并不难过,令我难过的是,我竟然让上师伤心。让上师伤心,这比任何的事情都让我痛苦,那种无比痛苦的心情是无法言喻的。

想到大上师索达吉堪布和丹增活佛的慈悲,他们的调柔,他们对我所有的爱护和加持;但是我却让他那么伤心,那种伤心的感觉我现在还记得非常清楚。我让我的上师这么难过,让佛陀这么难过,这让我痛苦不堪,整夜睡不着。

第二天,正好非常巧合,在学院偶然认识到的一位圆综师父和我联系。他说,嘿,你怎么啦?怎么感觉不太开心啊?遇到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说呀。我说我做了一件特别对不起上师的事,我现在非常痛苦,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圆综师父告诉我,你可以把你的罪业发露忏悔。我把我的事情说了出来,他告诉我,你确实是错过了这个非常殊胜的机会,你也确实做错了一些事情,但是你现在如此的痛苦,我想上师也是知道的。我问,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呢?我觉得特别对不起丹增活佛。我一想到丹增活佛无比慈爱地摸着我的头,温柔地跟我说话,我就更加痛苦得不能自己。

后来圆综师父就想办法给我找到了丹增活佛的电话号码,我就打电话给活佛,但是我打了几次都没打通。没有办法,只好问圆综师父这种情况怎么办。师父说,这样子,你现在就观想丹增活佛,然后在心里祈请他。我就一边念莲师心咒,一边观想丹增活佛,一边祈请他,上师,请您现在接电话,我现在非常痛苦,我想跟您忏悔,我想听听您的声音。

结果这次一下子就打通了。丹增活佛在电话里说,喂,是谁。我就介绍了一下我自己和整件事情。但当时我就已经哭得泣不成声了,说话都不利索,断断续续的。可活佛非常调柔,他说不要哭,我知道你很伤心,你还是很乖的,你不要哭,你有什么事情慢慢说,你还是很乖的,很乖的。

那种安慰,就像一个母亲对待一个苦恼的孩子,一个伤心的幼子。我的心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突然间那种痛苦就好像全部烟消云散了一般。就想着,哎呀,活佛对我说我很乖呢,心里就觉得非常的开心。

活佛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还跟我说一些其他的事情,问我这个情况那个情况,然后活佛告诉我,你不要再难过了,你把你的照片待会儿短信发一张给我,我以后就认识你了,知道你了,你下次还会来学院吗?我说我会的,我一定会去的,所以请上师您好好保重身体,长久住世,我一定要再回去,会去见您的。然后上师告诉我,他说,哦,你见我的时候你就跟我说,就是那个德国来的,哭得特别伤心的小女孩,我就记得你。我现在记得你啦,你就是那个哭得特别伤心的。你下次见我的时候就跟我这样说,我就知道了。你待会儿就给我发张照片过来好不好。我说好。

我把我的照片都发过去之后,突然间心情就变得非常平静。

虽然后来在生活中也遇到一些违缘,但是从那以后的每一次,一直到现在,活佛他的声音就不断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我每次伤心、或者遇到一些违缘、或者自己分别念起的时候,我就会想到上师跟我说,你还是很乖的,你不要伤心。每次想起的时候,就会平静下来。我觉得上师对我的加持,无所不在。

我跟自己发愿,以后绝对不会再做任何让上师伤心的事情。因为我发现让上师伤心,比我自己伤心更令我痛苦,比我自己受到任何伤害都更加令我痛苦。我告诉我自己,一定要好好修法,不要破戒,要爱护所有的众生,爱护我身边的人。我一旦是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情,上师是会比我更伤心,我让上师伤心我自己会更痛苦。

这就是我最大最大的收获,就是开始想要去爱护上师,这让我非常的开心。

后来我给丹增活佛发完短信以后,丹增活佛他就给我回了三个字,好的,乖。看到这个短信以后,我感动得不行,痛哭流涕。我觉得他就是一个母亲,他在爱护我,无论我做了什么事情他都会包容我,并告诉我:好的,很乖。就像母亲摸着孩子的头那种感觉,非常温暖和开心。

这一次经历对我来说太重要了。对于上师的那种信心、勇气还有对于上师这种爱护的心理,我真的觉得开始建立起来了。而且我不再害怕了,无论到任何国家,我都觉得上师他就在我的身边。对于法王噶玛巴,我现在也没有分别念了。我现在真的觉得法王噶玛巴,索达吉仁波切,丹增活佛,他们都是一样的,都是与诸佛无二无别的,没有说哪个上师高哪个上师低的,他们都是一样的爱我们。每个上师都在加持着我。这就是我最大的感觉。我真的不害怕了,所以无比感恩上师。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祈请身寿不变久驻世。

生生世世不离师,恒时享用胜法乐,圆满地道功德已,唯愿速得金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