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为六世班禅画《金娑罗树图》

杨丹霞

 摘自《中国文化报》2000年8月28日第3版《投资收藏专刊》

 清乾隆帝的绘画绝大部分皆秘藏于清宫,外间流布极少。虽近年来市场中时有其作品出现,但以书法居多,且其中真伪糅杂,真正能体现乾隆这个文武兼备的旷世之君在书画艺术上的气度与风范的精品几如吉光片羽。而近日笔者于民间发现一幅乾隆为六世班禅画《金娑罗树图》轴,在取材、艺术及历史价值上都堪称是难得的佳制,即使在清宫旧藏乾隆绘画中也是十分难得一见的。

 

0927-5-1

金娑罗树图

此图为瓷青纸地,泥金画。纵215厘米,横100厘米。幅上分别以汉、藏、满、蒙4种文字书赞,各体文字以金粉加胶书写,每段书后分别有相应字体的金色印文“乾隆”御印,共4组8枚。本幅另有乾隆帝“古稀天子之宝”朱方印等共4枚。赞曰:“梵域娑罗,震旦交让,生同大椿,其寿无量……乾隆庚子仲冬上浣御笔写寿班禅圣僧并赞。”此赞全文见于《高宗御制文二集》卷四十四,赞后还有乾隆的题记。由此可知,此图乃皇帝于乾隆四十五年为祝贺六世班禅寿辰所作。

青纸的使用在明清两代藏传佛教经书中比较多见,但在宫中旧藏的帝后绘画中极为罕见。乾隆作画喜用小幅纸本,一般约3平尺。此图用纸完全是为了在材质上更符合、更尊重班禅的特殊身份和藏传佛教艺术的欣赏习惯。其质地绵厚坚致,色调黑中带蓝,凝重苍郁,尺幅1 8平尺有余,如此巨幅,更显浑然不凡的皇家气派,尤为难得。

 

0927-5-2

乾隆藏传佛装唐卡像

画图正中一株娑罗参天矗立,树干粗壮,枝桠交错,树叶攒聚翻卷,浓荫密布,树下绿草茵茵,拳石玲珑。树石均先以墨线勾勒轮廓,再以泥金粉加胶描画,由于在一些叶脉和树结处“留白”,并用白粉勾描,故而增强了树的立体感和枝叶间的层次感。在树枝的八组叶片上,将赤金色和紫金色的叶子深浅错落,金黄与金红交相辉映,高贵灿烂,夺人眼目。用笔简洁洗练,工致规整中又富于变化。用泥金作画,不仅体现了乾隆对六世班禅寿诞的格外看重和崇高礼节,而且也从一个侧面表现了他在绘画上的不凡造诣。此图完全迥异于存世的大量乾隆的翰墨“游戏”小品,更非一般的应酬、赏赐之作,堪称是一幅饱含匠心的精美巨制。

 

0927-5-3
六世班禅清装唐卡像

六世班禅作为乾隆中期西藏地区的精神领袖和实际统治者,作为清代历史上惟一一位曾进京觐见的班禅,受到了乾隆帝的超越常格的隆重接待和无上尊崇。《金娑罗树图》更是作为六世班禅进京这一重大历史事件以及清中央政府和西藏民族领袖间亲密关系的见证,具有一般的帝后书画无法企及的、极高的研究和收藏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