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贵的慈善

0930-4

李良旭

母亲在街头摆了个小摊卖茶叶蛋:一个小火炉,钢精锅里煮着热气腾腾的茶叶蛋,袅袅香味在街头弥散开来。路过的人们,常常被这清香扑鼻的香味吸引,情不自禁地走过来,买上一二个茶叶蛋,呵着热气,吃着香喷喷的茶叶蛋,感到特别的温暖和舒坦。一块钱一个茶叶蛋,物美价廉,很受消费者青睐。

母亲70多岁了,本该在家好好享受清福了,可母亲却闲不住,硬要到街头去卖茶叶蛋。母亲说:“一个茶叶蛋赚不了几分钱,但看到人们喜滋滋地品尝我煮的茶叶蛋,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看到母亲喜欢干这件事,我们做儿女的也只好由着她了。就这样,在街头卖茶叶蛋,成为母亲生活中最快乐的一件事。

每天收摊回来,母亲总是将一小袋硬币倒在桌子上,认真地清理着。不经意地,我发现母亲总是从一摊硬币中清理出几块放在旁边。我问母亲,这几块硬币为什么不和其他硬币放在一起?

母亲笑了笑,说:“这是几块类似1元硬币的游戏机牌子,不是钱。”

我拿起一块仔细一看,还真是游戏机牌子呢。

我说:“那您以后注意了,不要总收到这种游戏机牌子。”母亲笑道:“我早知道是什么人给的这种游戏机的牌子,不过我从没有说过他。”

我一愣,问道:“您知道是谁给的,为什么不说呢?”

母亲说:“这是一个捡破烂老头给的。那老人佝偻着腰,花白的头发,手里拿着一个蛇皮袋,里面装的废纸、废塑料什么的。他每天从我摊位前经过,闻着香喷喷的茶叶蛋,流着鼻涕,眼睛里露出饥饿的神色。他仿佛犹豫了很长时间,然后从口袋里颤巍巍地掏出一枚硬币递了过来。我接过硬币用手一摸,就知道这是一枚游戏机牌子。我看到,老人的目光极力躲闪着,不敢和我眼睛对视。我知道,老人饿了,对他来说,须要佝偻着身子走多远的路,拾多少破烂,才能卖到一块钱啊。我眼睛湿润了,什么也别说了。我递给老人两个茶叶蛋,说一块钱两个茶叶蛋。老人双手接过茶叶蛋,眼睛里流出两行浑浊的泪水,连声说谢谢!”

就这样,老人每天经过母亲的小摊前,踟蹰一会儿,就会从口袋里颤巍巍地掏出这样一枚游戏机牌子来。母亲假装不识,接过这游戏机的牌子,热情地递上两个茶叶蛋。两个茶叶蛋值不了几个钱,但对于这拾荒老人来说,却是填饱肚子的及时雨啊。

母亲说:“如果我说送他两个茶叶蛋不要钱,他肯定不干,收下老人递过来的一块类似硬币的游戏机牌子,对老人来说,就是一种尊严。”

我不禁被母亲的慈善之心深深地感动着。对于母亲来说,施舍也是要顾及对方尊严的。

一天,一对进城打工的夫妻找到了母亲。俩人一见母亲,就紧紧地握住母亲的手,热泪盈眶地感激老母亲对他们孩子的资助,使他们的孩子能把学继续上下去。

老母亲笑道:“你看你们说的,我没有资助啊,我只不过是给孩子付了工钱啊。”

夫妻俩疑惑不解地问:“这是怎么回事?”

母亲说:“有一天,我看到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在街上溜达,心想,这孩子怎么不去上学啊?一打听,原来这孩子没钱上学,失学了。于是就想,这怎么行?不去上学,这一生不就毁了吗?更重要的是,这样在街头混下去,很可能会误入歧途。于是,我就对孩子说,我岁数大了,你帮我把这小车推回家,我给你工钱,你靠自己劳动挣来了学费,就可以上学了。那孩子高兴地答应了。从此,每天收工回家,那孩子就帮我把车推回来,我就付给他一定的工钱。所以你的孩子是靠自己本事挣钱上学的啊!”

那一刻,那对民工夫妻似乎全明白了,他们拥抱着母亲,喃喃地说:“您老人家真的是有一颗菩萨心肠啊。”

送走了那对民工夫妻,我有点不高兴地说:“妈,您什么时候请了一个帮工呢?”

母亲笑道:“我这是换了个方法去资助那孩子。如果直接给钱,那孩子很可能有种不劳而获的思想,让他帮我推车,使他有了尊严,他会更加努力和勤奋的。”

我惊讶地睁大眼睛望着母亲,由衷地说道:“妈,您真高尚!”

母亲有些嗔怪道:“傻孩子,我有什么高尚,我只不过尽了一份自己微薄的力量,帮助了一下他人,根本谈不上什么高尚。”

文章来源:http://blog.163.com/wqb1961_12/blog/static/33363168201371191911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