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球星慈善榜

0925-4-1

高文兴 王会贤

席卷着夏日的热潮和浓郁的桑巴气息,2014年世界杯如期在巴西盛大开幕了。直至开幕前最后一刻,巴西世界杯举办方还在因为财政状况不佳、相关施设建设迟迟不能完工、场馆路程遥远和国内百姓抵制等种种场外因素而饱遭诟病,但随着揭幕战的一声哨响,各支队伍就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投入战斗,为了心中那座神圣的“大力神杯”竭尽所能。

而球员们除了将夺冠作为终极目标,在四年一次的世界杯舞台上大放异彩,把自己的名字书写在世界杯的历史上,也是每名球员的毕生夙愿。尤其作为最受关注的前锋们,能够跻身世界杯射手榜的前列也是无上的光荣。这不,小组赛第一轮还未战罢,巴西的内马尔、法国的本泽马、荷兰的罗本和范佩西就已经各有两球入账。

然而,世界杯上还有这样一张“另类”的榜单,却是以上这几位大牌球星难以企及的——世界杯球星慈善榜。什么?你没有听过,那你就太OUT了。这是《公益时报》特地为本届世界杯打造的一张排行榜:它依照最新数据,选取本届世界杯上身价位居前列的球星,梳理他们各自的慈善基金会及本人在相关公益领域的表现,精心绘制成一张榜单。

想知道你心中支持的球星在公益慈善界是否也表现突出吗?快快细读世界杯这份球星慈善榜吧!

0925-4-2

今日的梅西如日中天,除了C罗之外,当今足坛再无他人能与其一争“球王”的荣誉。在6月16日凌晨与波黑的世界杯小组赛上,梅西又献上了一记漂亮的单骑闯关。但把时光拉回到16年前,梅西却差点因为身高问题而告别绿茵场。

1998年,当时还在阿根廷纽维尔老男孩俱乐部少年队的梅西被医生诊断患有荷尔蒙生长素分泌不足。在后来出版的自传中,梅西回忆自己当时身高只有1米25,医生只能安慰他说:“你会比马拉多纳高的。”由于俱乐部每个月只能为梅西支付400美元的治疗费用,为了踢球,梅西只好转投能够帮助其治疗的俱乐部。于是,愿意支付所有治疗费用的巴塞罗那成就了今天的梅西。

正因为这段经历,成名后的梅西在2007年成立了里奥·梅西基金会,自己担任主席,通过开展一系列项目,专门为弱势儿童和青少年提供接受教育和医疗的途径。对于被诊断患有疾病的阿根廷儿童,梅西基金会还会安排患儿在西班牙接受更好的治疗服务,并为儿童提供交通、住院和恢复费用。基金会还在巴塞罗那的一所医院内建起了一座儿童公园,专供患儿在其中玩耍。

除了小部分来自美国保健品公司康宝莱(Herbalife)的资助外,梅西基金会的绝大部分的资金都来自梅西本人发起的募款。2013年3月,梅西向自己家乡的一所儿童医院捐赠了60万欧元,作为该医院肿瘤部门的翻新费用以及其医生前往西班牙接受培训的开销。去年底,梅西再次向自己的基金会捐出此前获得的35万欧元广告拍摄费用,用于进一步帮助患有癌症的儿童。

在谈到为何建立这家基金会的时候,梅西说:“我是在离开一家医院的当天下午做出这个决定的……当你看到哪怕是身处困境的残疾儿童,面对一丝希望都会努力争取的时候,你真的会相信,只要我们做出一点付出,患有疾病的儿童就有能力克服生活上的困难。”也因为这个信念,梅西基金会的口号就是“我选择去相信”。

2010年3月11日,因为梅西基金会在儿童领域的贡献,梅西本人被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授予“亲善大使”的称号。

0925-4-3

巴洛特利的世界杯首战进球了,大家纷纷称赞巴神靠谱了。“巴神”可谓是足坛上一个神奇的存在,他可以在球场上思考人生,也可以用犀利如鬼神的梅开二度将德国队送回老家。

其实1990年出生的巴神还是个大孩子,内心善良有爱,他喜欢也很容易理解孩子的世界。在曼城的时候他曾被邀请前往一家名为“阳光之家”的非营利机构做客,这家机构主要为患脑部疾病的儿童进行复原。“巴神”在那里受到孩子们的热烈欢迎,心情大好的巴洛特利与孩子们一起互动游玩,临走还为这家机构捐款。

去年随意大利队去巴西参加联合会杯比赛,在训练和比赛之余,他把自己的休息时间都用在了慈善项目上,造访贫民窟、把流落街头的孩子们送到学校去。在联合会杯上受伤而回国后,他帮助了一名87岁的老太太过马路,事后还获得了其儿子的感谢……此次前往巴西,想必巴洛特利也不会闲着。

因为在一部名电影中看到非洲儿童的现状,并被主人公放弃安逸生活回到南苏丹的行为感动,巴洛特利主动在南苏丹资助援建了一所中学。这所中学就建在电影主人公的家乡。为了感谢巴洛特利为南苏丹儿童做出的贡献,当地将其中一栋教学楼命名为“马里奥·巴洛特利楼”。

2012年,巴洛特利那句著名的“Why always me”大火,有公司用这句话印了T恤销售,巴神索要版权费未果,最后与这家公司合作,并把收益都用到了慈善事业上。

0925-4-4

“圣卡西”刚刚经历了一个黑色比赛日,1:5告负,队内最悲角色非门将莫属。祝斗牛士们越挫越勇的同时,让我们来历数卡西的慈善行动。这位可敬的球员,在球门前沉着冷静,但在孩子们面前可没有那么严肃。

在刚刚过去的5月,卡西利亚斯与网球名将纳达尔、穆雷、小威廉姆斯等共同参加了在马德里举行的慈善网球赛,这已经不是他们的第一场慈善赛了。比赛的全部收益将用于卡西利亚斯基金会和纳达尔基金会的慈善活动。

中国球迷印象更深刻的可能是卡西2011年的慈善中国行。在那次活动上,卡西捐赠了多件自己的珍贵物品,包括手套、球衣、球鞋进行拍卖,所得善款通过关心下一代基金会帮助中国儿童足球训练项目,以及条件艰苦的老区儿童教育示范基地。卡西此行还参加了慈善晚宴,并与中国球员杨智一起指导青少年门将的技能训练。卡西说,他不仅要在竞技上继续努力,还要尽力用足球给自己带来的名誉回馈社会,特别是要对青少年儿童的慈善事业做出应有的贡献。

卡西利亚斯基金会还与卡塔尔的精英学院Aspire Academy合作,开展了一个优才门将训练营,来自10余个国家的优秀的年轻门将们参加了课程,前往签署协议的旅程负责人则是他的老朋友劳尔。

2011年,卡西担任了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千年发展目标亲善大使。卡西表示,作为守门员,他的任务是阻止任何一个进球的发生,而作为联合国亲善大使,他将为实现八项千年发展目标而奋力“进球”。

0925-4-5
菲利普·拉姆,这个庆祝胜利时可能被高个子们淹没的小队长,是全世界最好的边后卫,也可能是做慈善最靠谱的球员。

菲利普·拉姆基金会已经成立7年,这起源于2007年他对南非的一次访问。南非世界杯前,拉姆和队友趁放假时间来到这里,希望对这个国家有一些了解。他们参观了博物馆、工地、村庄。“那儿的情景对我有很大触动。”拉姆回忆起一年前访问约翰内斯堡最贫困的街区,“我看到街上的孩子们都有很好的天赋,但他们得不到像我童年时一样的机会。我想我必须做些什么。”这是他建立慈善基金会的起点。

回到德国,拉姆决定成立自己的基金会,目的是帮助贫困儿童获得体育和教育方面的发展机会。虽然很忙,但拉姆依然关注基金会的管理:“很难说我投入了多少时间,但所有的最终决定都是我来做。”

拉姆基金会的第一个项目称为“Bokoji的鞋子”。埃塞俄比亚盛产长跑冠军,但年轻人训练时却没有鞋。基金会找到了德国和当地的公益组织,联系了阿迪达斯,事情很快搞定。基金会另一个项目是在约翰内斯堡附近的城镇建立足球场。足球带给孩子们安慰和快乐,也将不同出身、不同种族的孩子连接到一起。

拉姆的自传中还提到开普敦附近贫民区的项目:“当我问一个15岁的孩子为什么在这里踢球的时候,他的回答已经让我有了很强的成就感。他说,‘我在这里踢球,是因为我不想站在某个角落里,等待着什么时候吸上毒品,或者再背上枪。’”

0925-4-6

“我的基金会,我的生命。”这是非洲猎豹埃托奥的口中名言。年满33岁的喀麦隆人在他的足球生涯中,曾破纪录地4次荣膺非洲足球先生,3次问鼎欧冠。放眼全球,能取得这样成绩的球星屈指可数。

顶着世界薪金最高、荣誉最多的非洲球员的光环,埃托奥多年来也主动肩负起自己对母亲大陆——非洲的责任。

埃托奥本人的基金会主要从事三项工作:提高基础教育质量、改善基本医疗条件和发扬竞技体育与文化传统。

发展体育的渴望让埃托奥基金会在非洲修建了许多足球学校,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作为一名球员,我能为喀麦隆的青少年办的最好的事就是带给他们一个平台,让他们学习踢球,并懂得如何以此为生,为未来获取成功。”

在2006年,“猎豹”就和巴萨达成了协议,为自己足球学校的优秀学员进入世界顶级俱乐部创造了条件。基金会如今能够同时为300名青少年提供世界先进水平的足球训练,而这些年来,基金会也见证了不少成功进入拉玛西亚训练营的非洲少年。

除了足球少年的培养,埃托奥基金会在8年中开展了多个长期项目,包括资助孤儿院、收容流浪儿童、提供儿童法律援助、提供食物、为学校配备医疗设施、健康意识宣传、提供奖学金和社区设施改善等多个方面的资助服务。

由于在保护儿童和人道事业方面的工作,埃托奥也成为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亲善大使。此外,作为黑人球员,埃托奥在运动生涯中曾多次遭受种族歧视,他也尽最大努力去消除种族主义在人们心中的烙印。“我将以黑人的名义奔跑和射门!”埃托奥曾这样说。

0925-4-7

两年前波多尔斯基转会英超,整座科隆城几乎跟随他们的科隆王子成了阿森纳球迷。很多假期或比赛路过,波多尔斯基都会回到科隆城,除了探亲访友,做的最多的就是跟孩子一起训练,办慈善赛,探望医院里的儿童。

今年年初,波多尔斯基出了本自传,稿费将全部捐给自己设立的基金会。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我总是被大家,尤其是孩子们问到——这些事是如何在我身上发生的。我一直是儿童救助组织的形象大使,所以我才想到不如把我的故事和孩子们的故事一块儿讲述出来。”

去年5月,波多尔斯基在科隆踢了一场慈善赛,比赛双方是“Lukas和朋友队”与“Per和朋友队”。在各个体育圈广交好友的波尔蒂拉拢了不少大牌来参加,包括舒马赫、贝克尔等。全场比分10:10,筹集资金10万欧元,全部捐助给波多尔斯基和默德萨克的基金会,用于帮助儿童。

除了科隆,波多尔斯基去的最多的是伯格海姆,这是波多尔斯基长大和最初踢球的地方。波多尔斯基捐赠了16万欧元,用于伯格海姆西南体育场的建设,包括建设人工草坪,购买新设备、翻新球场和更衣室等。他还把科隆俱乐部翻新更衣室时淘汰的桌椅板凳之类的送给伯格海姆。为了感谢波多尔斯基的捐赠,伯格海姆教育、体育及文化委员会将这座体育场命名为“卢卡斯·波多尔斯基伯格海姆体育公园”,并希望波多尔斯基将来继续关注他的城市和他的体育场。

0925-4-8

就在世界杯开赛的前夕,西班牙《每日体育报》抛出重磅消息,“魔兽”德罗巴又要重返斯坦福桥了,这对于蓝军切尔西的球迷来说又是一针强心剂。

而这次德罗巴答应回归的原因之一,则是其设立的迪迪埃·德罗巴基金会。近年来,德罗巴频繁返回伦敦为其基金会举办慈善筹款晚宴,伦敦也被他认为是筹款的最佳地点。

德罗巴基金会创立于2007年,德罗巴自任主席。在基金会成立的原因上,来自西非小国的德罗巴这样说道:“在医疗和教育的发展道路上,大多数的非洲儿童都不在规划范围之内,甚至完全被遗忘。”

谈到创办基金会的动力,德罗巴说,“当看到同胞们的生活条件,虽然我不能改变一切,我也要做我力所能及的,让他们的生活更舒服一点。”

德罗巴表示,长达10年的内战为科特迪瓦造成了重创,使这个国家一直缺少资金。他说:“我希望通过做募捐来帮助这个国家重新站起来,我们向很多孤儿院、医院捐款,将来还有兴建学校的计划,因为教育是一切的基础。”

在他的祖国,德罗巴还是传递和平信念的重要人物。2006年,科特迪瓦内战双方因德罗巴的竭力呼吁,在当年世界杯期间暂停交火,这是内战爆发5年来的头一次。2012年3月,德罗巴又提出一个让全国人震惊的建议——在叛军首都布瓦凯与马达加斯加进行比赛。这场比赛的顺利进行也让科特迪瓦的和平进程看到了希望。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对德罗巴的慈善举动印象深刻,认为他的形象能够为许多非洲议题带来影响力,于是在2007年1月授予德罗巴“亲善大使”的称号。德罗巴也因为在推动和平中的贡献,被《时代周刊》评为2010年世界百大影响力人物之一。

文章来源:http://www.gongyishibao.com/html/yaowen/66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