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一个犹太裔佛教徒的历程 ——记杰克•科恩菲尔德和美国灵岩禅修中心

0923-4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 曾传辉 编译

摘自美国波士顿邮报《美国佛教徒》

47年前,美国马萨诸塞州的一对富有殷实的犹太人知识分子夫妇迎来了长子小杰克的降生。这对夫妇都是从事现代科学研究的高级知识分子,他们给了杰克以良好的早期教育和熏陶,但聪颖而灵秀的杰克感到他和父母一样并不幸福。杰克回忆说:“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认识了越来越多的人,他们大多有钱,有知识,精明,但并不幸福。”

1963年,他在大学里选修了一门东方宗教课。完全没有料到,这把他带上了一条注定要终生孜孜以求的精神历程。“那是我在达特茅斯大学选修的第一门功课。一个中国讲师坐在蒲团上给我们讲授佛教,我被深深吸引住了,感到那是我听过的最美好的声音,比化学有趣得多。”

毕业以后,他加入了美国和平队,主动要求到一个佛教国家去服务。1967年,得知和平队要把他送到泰国时,他高兴极了。他在泰国服务了两年,主要是帮助地方卫生官员。科恩菲尔德听说一位游方的高僧在驻地附近的一个破庙里停留时,就去请他开示。这位现在已是英国阿马拉瓦蒂佛教中心住持的师父叫弗拉·苏米多,那时正在泰因森林寺院里学法,他给如饥似渴地求法的科恩菲尔德指出该去哪个寺庙找什么人。

两年服务结束后,他来到瓦哝巴枫寺,找到了那个叫阿昌夏的住持,请求受戒。阿昌夏告诉他,不怕痛苦,才可以传戒。还告诉他,世上有两种痛苦:一种是导致堕入轮回的痛苦,另一种是解脱轮回、达到涅槃的“痛苦”。1969年,科恩菲尔德加入了僧伽,成为该寺的第二个西方和尚。第一个是他的导师苏米多。

他花了三年时间学习上座部佛教,首先在瓦哝巴枫寺,后来在缅甸的一座寺庙里学法。回到美国后,他发现很难保持僧伽的修持,就脱去僧衣,成为一名居士。他住在父母的家里。那时美国几乎没有僧寺。但信仰的种子在他心里埋下了深根,他继续进行参禅修行。

回国后不久,科恩菲尔德开始攻读心理学,这使他拥有一个人文心理学博士的头衔。博士毕业后,他结识了一个准备开办佛教大学的西藏喇嘛,后来他们在科罗拉多成立了纳诺巴学院。最初,这个学院只开设暑期班,第一年就招收到2000多名学员。每当科恩菲尔德回忆这件事时,他的眼神中闪烁着兴奋的光彩。

在成功的鼓舞下,科恩菲尔德联合其他两位教师,决定独立地为西方人开办短期禅修班。一年以后,他们在租赁来的一座天主教修道院里,开办了一个为期三个月的隐修班。

1975年,科恩菲尔德联合几位禅修班教员并一群弟子,在马州巴里建立了觉悟禅社(Insight Meditation Society)。该社设在一座旧教堂里,四周环绕着广袤的田野。一位学员是天主教修女,她得知科恩菲尔德需要一个永久的社址后,就领他去见一个天主教神父。神父决定把这座很少有人用过的小修院卖给他们。这个修院有一个大厅、100多个小房间。冬天为这些房间供暖要花很多钱,又只有很少的几个神父住在那里,所以他们就卖给了科恩菲尔德。科氏去银行贷款,本来没有什么把握,但因信贷员把他们当成了当时已经有很多信徒的超验玄想派组织,就毫不犹豫地给他们拨了钱。

这座在巴里的禅修中心开办了18年,除了一年一度的为期三个月的隐修班外,平时还为零散的人员提供服务。经费主要来自于捐献,最初他们只要来此修禅的成员支付食宿费用,每天大约6美元。后来他们邀请了一些在泰国和印度受过训练的西方僧人或还俗者来工作。五六年后,他们开始自己培训一些教员。现在觉悟禅社的教师已经从三四名发展到大约二十名,其中一半是美国自己培养出来的。

在觉悟禅社担任主席十年后,科恩菲尔德与教友莉安娜结了婚,然后移居加利福尼亚,不久就在那里租房举办禅修班。他们花了四年时间寻找永久办公地址,最后终于发现了一个非常理想的地点:位于马林县的叫做“灵岩”(Spirit Rock)的宝地。该地处在市郊的海湾区,低缓的山丘,碧草如茵,橡树成行。

该地原属一个非营利的保护自然组织,售价9110,000美元,条件是自然环境要受到很好的保护,不得受到破坏。这笔费用是科恩菲尔德一位富有的学生捐赠的。科氏便利用这块地皮建立了灵岩禅修中心(Spirit Pock Meditation Centre)。这里可以同时容纳300—400人参禅,不过现在还只能利用帐篷遮雨挡阳,食堂和办公用房正在修建中,他们还在募集资金修建大厅和宿舍。

这里的活动是多种多样的,包括坐禅、散步、每天一次的咨询课等。他们还准备在近期举办其他活动,如开办慈济院、抚慰因患爱滋病等绝症而垂死的病人、实施可接纳20到25人的短期出家计划。

这里的工作人员没有工资,全靠来这里进修的学员的捐赠生活。科恩菲尔德还兼职心理医生。

来这里进修的人有着各种各样的背景,这与60年代佛教刚开始在美国全社会范围内传播时的情形有很大的不同,那时人们认为佛教是膜拜教,只有嬉皮士才感兴趣。现在来灵岩禅修中心进修的人大多是专业人员,他们中有教师、保健医生和心理学家,还有少数艺术家、建筑师等等,平均年龄在40至50岁之间。在这个中心工作的人也都是平信徒(居士),没有僧人;妇女占半数左右,她们起着极重要的作用,在学员中很有感召力。尽管该中心有浓厚的泰国佛教特色,但没有多少生活在美国的泰国人来参加活动,美国的泰国人都只去泰国僧人主持的寺庙礼佛。

科恩菲尔德最近出版了一本新书,叫做《美国佛教徒》。该书结合作者二十多年在美国弘扬佛教的实践经验,论及佛教传入美国后所产生的和将要产生的变化。他说:佛教在美国“就像过去在日本和中国西藏一样,会产生新的革命,现在美国人的佛教实践已经有了新的动力、意趣和特质”,美国“佛教受到民主精神、女权运动、生态价值和居士生活整体趋势等的深刻影响”。美国人对佛教的兴趣主要不是源于宗教信仰,而是源于找到摆脱人生痛苦新方法的愿望。灵岩禅修中心的重心不放在佛事和功德上,来这里的人们自愿捐献是因为他们感到修禅对他们有裨益。美国一些医院和医学院也在试图把修禅的方法用在减轻病人的痛苦方面。

“亚洲佛教有着出世的寺院传统,修行方法也主要在僧侣集团中代代相传”,虽然美国佛教领袖从寺院的训练中受益匪浅,“我们也希望这个国家的一些经营良好、两性分居的寺庙不断成长,以使为那些希望过出家生活的人们提供机会”,但僧寺尼庵不会成为美国佛教的重心。相反“居士社区才是重心所在。美国佛教徒不会满足于每月去几次寺庙听听念经、在禅修中心布施财物以示功德等,他们要把佛陀的哲理和身心训练方法化为生活的一部分。”

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对佛教发生兴趣,美国佛教正在成长之中,不过传播范围仍然集中在北方。科氏估计,现在美国大约有400万佛教徒,其中有成千上万的人是在美国本土出生的,这个数字每年都在增长。二十年前大约有五个佛教中心,现在这个数字已逾一千。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755ee2620101iwb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