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食主义者达•芬奇

0922-4

戴夫•德威特

达•芬奇曾在笔记中写道:“难道自然没有为你提供足以让你满意的简单食物(亦即,素食)么?那如果你对此还不满足,你就不能像普拉蒂纳及其他作家在烹饪书中所描述的那样,通过将这些简单的食物混合来做出各种各样无限的美味么?”后来的人们经常引用这句话来证明达•芬奇是个素食主义者,不过他的素食主义倾向这一点一直没有太多人知道。

《异教徒的欢宴——素食主义简史》(The Heretic’s Feast:The History of Vegetarianism)的作者科林•斯宾塞(Colin Spencer)哀叹说达•芬奇作为一位素食主义者名人的名声太小了。“伦敦图书馆馆藏关于他的人生和作品的六十多部传记中,”他写道,“只有一本勉强提到了他的素食主义选择。”斯宾塞抱怨的情况可能在关于达•芬奇的早期传记里非常普遍,最新的传记都无一例外地讨论了这个话题。尼科尔提到了他的“著名的素食主义理念”,同时布朗利也指出:“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不可能出现太多的素食主义者。”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认为达•芬奇一直是处于怜悯和攻击性的矛盾之间。他的素食主义信念是性格中“怜悯”那面的一个表现,因为他不喜欢那些对他而言残忍地对待动物的行为,而他富于“攻击性”的一面则体现在他设计军事武器的实践上,以及他潜意识里存在的施虐狂倾向中——他会陪伴罪犯去接受死刑,这样他就可以画下他们临死前的面部表情。

虽然有人认为达•芬奇一生都是素食主义者,但同时有相当多的证据表明在年轻时达•芬奇也吃肉,只是在晚年才变成一个彻底的素食主义者的。《莱斯特秘稿》里记载了达•芬奇设计的一个烤肉架,其作用是可以自动转动烤肉叉;在法兰西学院的图书馆里收藏的MSSB(手稿B部)里有一段关于他设计的熏肉炉的描述。“烟雾从无数个烟洞里弥散出来,”达•芬奇写道,“将咸肉、猪舌以及香肠慢慢熏至风味绝佳。”

不过,在晚年,达•芬奇就开始拒绝吃肉。据佛罗伦萨的旅行家安德烈亚•科萨里(Andrea Corsali)从印度的科钦(Cochin)寄回给朱利安诺•美第奇的信件,当地的古贾拉提(Gujurati)人“不会吃任何动物,也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任何一种生物,就好像我们的列奥纳多•达•芬奇先生一样;他们吃米、牛奶和其他无生命的食物”。传记作家尤金•蒙兹(Eugene Muntz)在《列奥纳多•达•芬奇——艺术家、思想者和科学家》(Leonardo da Vinci:Artist,Thinker,and Manof Science,1898)一书中写道:“从科萨里的信件来看,达•芬奇似乎从不食肉,而是完全以蔬菜为生,这一行为比现代意义上的素食主义者都还早了好几个世纪。”不过,现存的达•芬奇那份购物清单又该如何解释呢?清单上可是明确地列着肉类。查尔斯•尼科尔解释说:“达•芬奇家每天都买肉并不能以此说明是达•芬奇要吃肉,只能表明他没有强迫家里的其他人放弃吃肉。”

有学者猜测因为他素食主义者的身份,达•芬奇在十五世纪的意大利的生活可能会面临一些危机。因为根据在当时占统治地位的天主教正统思想,既然上帝赋予了人类高于其他动物的身份和统治它们的权力,放弃食用动物就是对上帝的亵渎。教会把素食主义者的食物称作“魔鬼的宴席”,甚至会将素食主义者以异端的罪名烧死在火刑柱上。尽管如此,达•芬奇逃过了这一劫难,就好像他能够逃脱其他形式的异端罪名一样,比如他公开承认信仰理性的科学和“人文主义”,以及因为鸡奸的罪名而被捕入狱(这一指控后来被撤销了)。关于达•芬奇的一个重大谜团就是,信奉世俗理念的他为何仍然可以从教会那里得到委任和金钱资助。可能只是因为他作为画家的巨大声誉,也可能因为达•芬奇是被教堂(或其他雇主)雇佣的画师,专为他们绘制宗教画。

达•芬奇相信上帝是一个“原动者”(primomotore),但他把世界万物的运转归功于大自然,并且形成了一套自己的宗教哲学,相较于永无止息地向上帝祝祷,这一哲学更依赖于对生命的尊重。他的素食主义信仰就源于这种宗教哲学。作为一个怀抱着如上信念的异教徒,他可能会被烧死在火刑柱上,或者被处以绞刑,但是,他都逃脱了。

文章来源:http://data.book.hexun.com/chapter-3611-4-1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