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行摄未央

0917-4

世界文化遗产:婆罗纳鲁瓦古城遗址

打开世界地图,你会在印度的东南方找到一个形似泪滴的岛国,这就是斯里兰卡。800多年前,马可·波罗将她描述为一座“世界上最完美的岛屿”。

从一脉相承的高跷钓鱼人,震撼的出海观鲸,到充盈着温清与欢笑的大象孤儿院,被称为“印度洋之泪”的斯里兰卡,有着太多值得玩味的旅游体验。用我们本期的悠游旅行家查米卡的话来说就是:“斯里兰卡虽小,却是五脏俱全。”

佛祖、乌鸦天天见

这里的信仰令人震撼

因为工作的关系,查米卡在出入公共场合时总是穿着一身西装,被发胶固定出一头精神抖擞的短发,一副“精英”模样。乍看之下,很难与斯里兰卡身着民族服装的佛教徒联系在一起,但事实上,这却是他、以及几乎所有斯里兰卡的成年人最看重的一个身份。

斯里兰卡是一个典型的“佛国”,拜佛对这里的人来说如同家常便饭。“我们国家的大部分人都信佛,每天你都可以在路上邂逅到前去拜佛的人。他们很虔诚,打个比方,如果你在上午参观一座庙的时候遇到一个正在拜佛的斯里兰卡人,当你在下午再去参观另一座庙的时候,说不定还能看到这个人(在拜佛)。”

在佛国斯里兰卡的诸多庙宇中,查米卡最想推荐的无疑是位于康提的佛牙寺。斯里兰卡的首都在科伦坡,但康提却是佛教徒们心中的“精神首都”,这里的佛牙寺是康提最著名的朝圣地,始建于15世纪,因供奉佛祖释迦牟尼的佛牙而享有盛名,也是康提最重要的景点之一。

历经修缮的佛牙寺建筑规模宏伟浩大,建在高约6米的台基上,分上下两层,厅堂套厅堂,结构美轮美奂。寺庙的核心是位于二层的内殿,其正中供奉着一尊巨大的坐佛,金光灿灿,佛前朵朵莲花,香火缭绕不绝。内殿左侧的暗室里,有一座7层金塔,金塔内又有7座小金塔,依次迭罩,在最后一座不到1米高的小金塔中,长约5厘米的佛牙便安放于此。

查米卡回忆说,2002年的时候,适逢佛诞2600年,佛牙寺举行了长达24小时的仪式活动,那是一种他难以用言语描述的盛况。“尽管有现代的交通工具,但很多人还是坚持步行走到了康提。”

除了对佛祖的信仰,斯里兰卡人还奉乌鸦为“神鸟”。在首都科伦坡的街道上,到处都是乌鸦漆黑的影子,它们或盘旋,或觅食,却都对过往的路人没有一丝戒备。斯里兰卡人相信,如果不好好呵护“神鸟”,就会遭遇意想不到的灾祸,所以在户外用餐的时候,宁肯自己少吃一点,也要喂饱在附近觅食的乌鸦。

查米卡说,文化差异是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如果中国游客或者摄影爱好者前往斯里兰卡,我会建议他们去努力‘捕捉’斯里兰卡人在信仰和文化方面的东西,那样一定会有让人震撼的发现。”

观鲸、骑像、古城探秘

在这里遇见历史和自然

当然,斯里兰卡值得旅行与摄影的地方还远不止这些。“和我们的邻国印度相比,斯里兰卡虽然只有它的六分之一大,但旅游资源的种类却要更加丰富,在这里你可以满足各种各样的旅游需求。”查米卡自信地说道。

除了去层峦迭嶂的山区徒步登山,在沙滩上欣赏高跷钓鱼人的传统作业,把身体挂在茶园小火车的车厢外追寻锡兰红茶的起源,查米卡特别推荐了一项在许多旅游目的地都无法实现的旅游体验——出海观鲸。

西南海岸线上的Mirissa是斯里兰卡主要的观鲸点,每年的12月至次年4月是这里观鲸成功率最高的时候。选一家船公司,搭上看似简易的木船驶向印度洋深处,运气好的话,大约1个小时后传说中的鲸鱼就会浮现在你的眼前了。鲸鱼背在剧烈起伏的海浪中一闪而过,可谓是货真价实的“浮现”,对于摄影者的抓拍技术,也是个不小的考验。

在斯里兰卡,另外一个可以与哺乳动物亲密接触的地方就是位于尼干布的大象孤儿院了。这是世界上仅有的两所大象孤儿院(另一座在非洲肯尼亚),淳朴善良的斯里兰卡人把无家可归的或是患病、受伤的幼像收养在这里,还会训练它们向游客表演节目,募集捐款,是非常受欢迎的一处旅游景点。每天上午10点和下午2点,大象们都会被孤儿院的管理员带到河边洗澡戏水,那也是难得一见的壮观场面。

另外不能错过的,是狮子岩。“这是一座非常雄伟的古建筑,我们斯里兰卡人称其为‘世界第八大奇迹’。”查米卡说。在整片椰林的正中腹地,海拔377米的橘红色狮子岩傲然挺立,其突兀而凛然的姿态,丝毫不亚于澳大利亚著名的艾尔斯巨岩,极具视觉张力。

事实上,狮子岩并不单指那块在平原上凸起的巨大岩石,还包括了巨石上修建的花园和宫殿。但遗憾的是,经过岁月的洗礼,昔日辉煌的宫殿已经成为遗址,只留下了一些残垣断壁,以供后人想象。这也正如斯里兰卡的万千景致,历经沧桑,却又魅力四射。

 

文章来源:http://cnews.buddhistdoor.com/cht/news/d/47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