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有的中国游客把目光投向海外狩猎

0915-5

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的有钱人跑到国外去追求狂野的异域风情,在过去5年的时间里,中国人到国外狩猎的数量翻了十倍。

我爱狩猎国际俱乐部是国内最大的境外狩猎公司,总部位于北京。该公司的CEO斯科特•鲁派恩说,“2010年以前很少有人去国外打猎的,但现在的人数越来越多。主要的目的地国家包括坦桑尼亚、南非、墨西哥、新西兰和加拿大。2009年只有两个团,共七个人去国外狩猎。去年,我们一共组织了25个团,共68个游客。”

鲁派恩预计今年的数字会更高。

南京有一家叫迦南美地的旅行社,主要做新西兰的狩猎旅游。他们也证实了这一业务的迅速增长。

“2008年我们刚开业的时候,只有几个顾客表示对打猎有兴趣。我们不得不下大功夫拓展市场。”迦南美地的总经理Keith Wang说,“现在,由于国内的市场需求很大,我们开发了不同的旅游产品。”

中国游客只要花69800元(11200美元)就能参加到南非的10日狩猎之旅,还可以带回来四件战利品:贝加尔角羚羊、斑马、疣猪和大羚羊。如果消费96万元(15.4万美元),就可以打一头体重4.5吨的白犀牛。

据广州《新周刊》报道,中国游客大概是从2004年开始到国外打猎的。猎物狩猎是西方一项古老的运动项目,如今在中国却广受欢迎,因为中国严格控制枪支的使用,所以很少有人体验过打猎运动。

鲁派恩说他们的目标客户主要是富有人群,能出国旅游并且负担得起高昂的费用。

他们的年龄介于16岁到63岁之间,而且能得到职业猎手的培训。

狩猎权是从东道国购买来的。如果要打珍稀动物的话,他们还能拿到《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的许可。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媒体报道,这一旅游项目也遭到很多人的批评。

公众关于猎物狩猎进行争论的焦点在于,打猎运动的道德性以及猎人们支付的钱费用,到底有多少能真正用到猎物的保护和当地经济的发展上面。

鲁派恩说他们打猎的野生动物场所是专门为了可持续性狩猎建的。这种狩猎场在一些非洲国家的数量越来越多,特别是纳米比亚和南非。

迦南美地的王总也说他们对中国游客每天能打多少只动物的数量是有限制的。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说,只要遵守法律,听从当地动物保护组织的建议,猎物狩猎还是可以接受的。

而反对方则认为猎杀动物是不道德的。

世界动物保护组织在北京的科学顾问孙权辉先生说,尽管猎物狩猎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被猎动物数量的增长,但从道德上讲,为了娱乐和爱好而杀死一个活生生的生命是不可取的。

中国自2006年开始就有效的禁止了被保护动物的猎物狩猎行为。

国家林业局媒体官员那春风称,中国在过去八年里从来没有批准过一个被保护动物的狩猎许可。

2006年以前,由于外国人要求来中国狩猎的需求,远远超过了当时的年度狩猎额度,林业局试图建议一套更为公平的许可制度,让各个特许狩猎单位在2006年8月竞标狩猎限额。根据《中国行政许可法》的规定,此类政府拍卖行为必须提前几个星期公布于众。

面对广大公众和其他政府部门的强烈反对,林业局在2006年8月15日既定的狩猎权拍卖日期开始之前两天,决定暂缓竞标狩猎。

作为国家野生动物的监管部门,国家林业局掌控着颁发国家保护动物名录中被列为濒危动物的狩猎许可权,而省级林业部门仍然有权利颁发非保护动物的狩猎许可。

 

文章来源:http://www.dongbaowang.org/read.php?tid=13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