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感受城市细部

0914-4

 季天也

1月下旬,记者有机会去了一趟日本本州岛的箱根和东京两地。一路上,对日本城市管理的有序和垃圾分类之细,以及禁烟手段的巧妙印象深刻。

 

男厕小便池不犯“溅”

抵达羽田机场,干净成了记者对日本的第一印象。本以为同为国际门户,北京首都机场的卫生间已经够干净了。但羽田机场航站楼的男卫生间还是让我眼前一亮——不仅闻不到异味,小便池周边也没有丝毫尿渍痕迹。原来,这里的男小便池设计得身材瘦长,底部采用向前伸出的尖斗造型,巧妙利用了如厕者站立时双脚之间的空间,让人方便时不会尿花四溅。要知道,很多男同胞解手时,都因为怕溅自己一身或者粘到别人先前“遗迹”而不敢太靠近小便池,但站得越远就越容易犯“溅”。记者在之后的东京自由行期间发现,几家大型购物中心的卫生间也是这样的小便池。如此设计,扫除了人们如厕的大顾虑,也因此有利于卫生间的干净卫生。

 

1个塑料瓶=3种垃圾

顺着羽田机场出候机楼的通道走,就能看到分类式垃圾箱近乎“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地分布在显眼位置。每个垃圾箱都分为“报纸、杂志”、“瓶、罐”和“其他”3种。为了方便旅客理解和辨认,桶的下半身是透明的,“报纸、杂志”、“瓶、罐”两个垃圾箱的投放口做成了与所装垃圾相对应的或扁或圆的形状,同时还配有日、英、中、韩4种文字说明和图形标志。只要看得懂符号的人都知道手里的垃圾该怎么扔。除了机场,东京的地铁站台、购物中心、休闲广场等公共场所,都采用这种分类的垃圾箱。反观北京,虽然在街道和公共场所也设置了分类型垃圾桶,但“可回收”和“不可回收”的模糊表述,会让不少人犯难。

日本垃圾分类之“变态”确实名不虚传,连塑料饮料瓶都要拆成3部分丢弃——瓶盖、塑料标签和瓶身。在一些商场和景区,会有专门的瓶盖回收箱跟垃圾桶摆放在一起,在“皇居外苑”(日本天皇住所外围),瓶盖收纳盒甚至直接挂在自动售货机侧壁上。而瓶子上的商品标签,更让记者见识了日本人在细节方面的人性化设计。国产饮料瓶的标签往往很难撕下来,或者一撕下就“死无全尸”,多少会有一部分粘连在瓶身上。但在日本,完整地撕下饮料瓶的标签并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饮料厂商对标签的贴合技术既保证不让它容易脱落,又能完好无损地轻松揭下。有的厂商还特意在标签上做了“机关”,并用图文符号注明,只要用指甲向下一抠,就能像解开手表带一样地撕下标签。

为了省时间,记者在东京台场吃了一顿麦当劳。在日本,顾客吃完饭必须自己倒掉餐盘里的包装物品,而且同样要分类:纸盒纸杯等放入纸制品垃圾箱,杯盖、吸管、餐勺等放入塑料制品垃圾箱,上方还有个细长型的筒状容器,专门用来倒掉冰块和没喝完的饮料。

 

给吸烟者独立空间

从健康角度来说,吸烟是个损人不利己的行为,记者个人也非常讨厌街头和餐馆等场所吞云吐雾的烟鬼。这次来到日本,着实可以感受几天连续无烟的日子。不仅公共场所禁烟,连在街头和公园边走路边抽烟都是明令禁止的,否则就要受到2000日元(约120元人民币)的罚款。与此配合的是无处不在的禁烟标志,车上、墙上、站台、宣传栏甚至地上,都有十分醒目的提示和警告语。

记者所在旅行团的导游和领队,还特意告诉打算买烟回国送人的团友,要想不花冤枉钱,得在临走前到机场免税店购买。这也是日本禁烟的一个间接手段——高额的烟草税。根据记者的观察,东京市区自动贩卖机里销售的香烟,价格通常是450日元/包(约合人民币27元),而在羽田机场免税店,同样的香烟售价是2500~3000日元/条(约合人民币150~180元),单价比市区便宜了至少三分之一。跟其他国家不同,日本的购物退税并不在机场海关集中办理,而是在大型商场或免税店结账时,单笔消费额满10500日元(约合人民币630元),即可凭护照和购物小票当场返还5%的消费税,但高额的烟草税是不给退的。所以,旅日游客在日本市区买烟,相当于其中三四成的钱捐给了日本政府。

但是,这些禁令和处罚也没有把吸烟者逼上绝路。室内外都设有指定的吸烟区,前提是保证烟雾不影响到其他“打酱油”的人,还用写有“吸烟所”的标志牌加以指示。游览日本箱根市的景点大涌谷时,记者发现了3个瘦长形、上方带孔的灭烟筒站在礼品店建筑的一角;东京皇居外围也有吸烟所,与卫生间和自动售货机为邻,还架着一个棚子,看着像个公交车站。到了大商场,吸烟室像是跟卫生间一样的基础服务设施。记者在台场购物广场游荡时看到,有卫生间的地方就有吸烟室,在商场的指示牌上也每每一同出现。根据记者目测,台场购物广场吸烟室的面积约有20平方米,配备沙发、扶手和电视。当时里面虽有人抽烟,但记者在门外并没有闻到烟味儿。更显细心的是,吸烟室的位置一定安排在比卫生间和婴儿护理间更靠后的地方,保证不吸烟的顾客不会因为上厕所而经过吸烟室。不难看出,作为世界上人均预期寿命数一数二的国家,日本对禁烟的态度非常明确——必须禁!但落实到法律法规上,却是刚中带柔、有堵有疏,让烟民和其他人井水不犯河水,各得其乐。

 

“不扰人”文化深入人心

据当地导游介绍,日本有一种“不扰人”文化。从小,日本人就接受着“不要给别人添麻烦”的言传身教,他们时时处处都在留意和反省自己的言行是否妨碍或打扰了别人。“对不起”和“谢谢”是每天重复率最高的话。如果两个陌生人在街上不慎擦碰,不管谁对谁错,双方都抢着道歉;日本人的手机长期设置静音或震动,在公共场合也很少说话,就是怕打扰身边的人;不管是高速路还是闹市区,几乎听不到汽车喇叭声——记者在日本5天里只听到过4次;来到路口,不管是人还是车,只要是绿灯一方,行人不必左顾右盼,汽车也用不着减速慢行,就像火车过平交道口一样顺畅。如果行人闯红灯被正常通行的车撞上,不仅责任自负,反倒还要赔偿开车人的财产和精神损失。

对于我这样的外国人,日本的“不扰人”原则在短时间内还真不容易适应。1月23日上午,记者正走近一个路口,一辆公交车从身后驶来,准备在路口左拐(日本车辆靠左行驶,左转相当于中国的右转)。记者离路口不到10米时,已经落后这辆公交车大半个车身,带着在国内过马路的习惯,记者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想等它转过弯再走。没想到,公交车随后也停了下来,见记者仍然不动,司机还用车外扩音器喊话示意记者先过马路。面对这一场景,记者受宠若惊,赶忙快步通过了路口,免得让这位司机等太久。后来才明白,司机是看到记者停下来让行,觉得自己拐弯打扰了行人,要先让记者过去才能弥补自己这一“扰人”的过失。

 

城市管理也有盲区

当然,记者在旅途中也见到了不和谐的场景。东京新宿区歌舞伎町是相对混乱的地区。晚上六七点钟,这里车流不息,人潮涌动,在街头边走边抽烟的行人不仅有,还不止一人。人行道的地面也不如银座、台场等地整洁,还有不少口香糖的印记。更讽刺的是,有一棵树上挂着一块由日、英、中、韩4种文字的严禁扔垃圾的警告牌,但其下方的树坑里赫然“躺”着好几种垃圾。看来,不文明行为是人口密集、鱼龙混杂的大城市的通病,人不都是那么自觉,城市的管理和监督在哪里都会有盲区。不过,日本城市管理的有序和人们的自觉,确实值得那些不守规矩的同胞学习。

文章来源:http://www.hjysh.cn/_d27659562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