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犬波比

0910-4

张洪

2005年夏天,美国27岁的年轻警官埃克在抓捕一名持枪歹徒的时候身中数弹。虽然医生竭力挽回了埃克的生命,但接踵而来的并发症却时刻折磨着这个年轻的生命。埃克出院后不久,与他相处三年的女友弃他而去,他的身边只剩下一条名叫波比的狗。

四年前的一天晚上,埃克在一条偏僻的街道上巡逻,发现奄奄一息的波比躺在一个垃圾桶旁。出生仅仅一周左右的波比不知什么原因被遗弃了,强烈的怜悯心让埃克把波比带回了家。在埃克的精心照料下,波比越来越健壮,而且乖巧聪明,它甚至会叼着埃克的脏衣服,一件一件塞进滚筒洗衣机里。平时,它不仅会陪埃克外出购物,身上还能负载一些较重的购物袋。

波比没有更多的奢望,最兴奋的事,莫过于埃克带它到寓所附近那空旷的河堤上飞快地奔跑。自从埃克受了伤,波比唯一的快乐也被取消了。因为,受伤后的埃克的所有行动都必须坐在轮椅上完成。行动的不便和身体的疼痛,让他整日焦躁不安,更糟糕的是他经常彻夜难以入眠,不得不开始服用一些强制催眠的药物。

一天晚上,埃克服下催眠药后躺在床上准备入睡。波比则卧在床下的地毯上发出微微的鼾声。不知过了多久,埃克沉沉地睡熟了。突然,他感到一个冰凉潮湿的东西在他的脸上拱来拱去。他努力睁开睡眼,看到波比在床边歪着头看着他。

“干什么,波比?”埃克问道。波比一边摇动着尾巴,一边从鼻孔中发出“呜呜”声。“你感到有些无聊是吗?”埃克轻轻地抚摸着波比的头说,“快睡吧!明天我陪你玩扔飞盘,好吗?”很快,波比顺从地趴在地毯上睡了。过了一会儿,沉睡中的埃克再次被波比推醒,他极不耐烦地推开了波比。当他再次进入梦乡时,波比竟然狂吠起来,接着扑上前,叼住他的衣袖不停地晃动着。

这下,困倦难挨的埃克真火了,他指着波比呵斥:“滚出去,不要再闹了。”波比被突如其来的喊声吓了一跳,于是,它乖乖地走到卧室门口,面朝埃克躺在地上。然而,埃克入睡后,又再次被波比推醒了。这次,它在轻轻地咬埃克的脚趾。就这样,整整一夜,埃克始终没睡个安稳觉。一连数日,埃克被波比搅扰得始终无法入睡。每一次醒来,他都会感到头痛欲裂。“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让我安静地睡一会儿?”埃克冲着波比大声怒吼。

每当埃克发火时,波比却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趴在地上眯着眼睛打起盹来。埃克更加生气了:“狗东西,你不让我睡,你却偷偷睡起来!”一天,埃克见波比正在睡觉,他捡起地上的一只拖鞋抛到卧室外面,然后大声地对波比喝道:“去!波比,把它给我捡回来。”波比懒洋洋地睁开眼睛,头贴在地板上望着埃克。埃克加重口气说:“快去!波比,捡回来。”波比无奈地缓缓站起身,走到门外,叼起了拖鞋。

看着它那副懒懒的样子,埃克更是恼羞成怒,他将轮椅挪到卧室门口,伸手重重地将波比关在了门外。埃克怎么也想不通,从前乖巧的狗,为什么现在变得如此让人厌烦。“一定是因为我不带它出去散步,它才用这样的方式来报复我。”埃克越想越生气。此时,房门外很安静,埃克猜想波比肯定是在门外睡着了。于是,他猛地拉开房门,看到波比正摇动着尾巴坐在门口,嘴里依然叼着那只拖鞋。

瞬间,埃克的心软了下来,他觉得,现在与他这个残疾人在一起,对波比来说是不公平的。于是,埃克决定第二天将波比送到附近的宠物收容所,在那里生活,它至少会有些自由和快乐。第二天早晨,埃克忍着困倦将波比的食盆、水罐、玩具球、飞盘等收进了一个大袋子,然后带它走出家门。埃克吃力地挪动轮椅前行,波比则很不情愿地跟在他的身后。

“波比,我们在一起快五年了。其实,我真的舍不得送你走。”埃克一边挪动轮椅,一边含泪说道,“但现在我受了伤,我没力气再照顾你,送你去收容所,在那里你也许会更快乐一些。”走在埃克身边的波比,好像听懂了主人的话,鼻孔里不时发出伤感的“呜呜”声。正在这时,埃克的手机突然响了,电话是埃克的主治医生打来的,他说他发现了一些新问题,要埃克马上到医院复查。没办法,埃克只好先带着波比来到了医院。

医生拿出几天前他的脑部检查报告说:“你脑部情况很不好,已经出现大脑性麻痹及多发性硬化症。刚才我检查你的鼻腔和咽喉时,发现你患上了严重的睡眠呼吸暂停症,这病很危险,你在熟睡中可能会突然停止呼吸,如果不马上唤醒你,你很可能会因心脏病发作和中风而猝死。”“您是不是搞错了?”埃克惊讶地问,“我睡眠中并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啊。”“我也感到很奇怪!如此严重的病情,你从没有接受过相关的治疗,身体却无大碍,真是奇迹啊。”医生说。瞬间,困惑中的埃克突然明白了:原来爱犬无数次地将他从熟睡中吵醒,并不是“报复”,而是在一次次地唤醒睡梦中已经停止呼吸的主人。

埃克低头看看身边的波比,他心里更清楚了。他无法想象,波比是靠怎样的毅力日夜守候着主人险象环生的生命。这天晚上,埃克被医生临时安排在观察室里监测。他的身上连接了许多观测仪器的电线,以观测他入睡后的情况。波比被医生破例安排在埃克的病房里,这一夜,埃克依然无法入睡,因为,波比仍然不时地将他唤醒。

第二天早上,医生来到埃克的病房,对他说:“你的监测结果出来了。昨天夜里,你共停止了15次呼吸。”“多么可怕而惊人的数字啊。”埃克几乎惊呆了,“这足够让我死15次了。”“波比!”埃克含泪轻抚着正在熟睡的波比。听到主人的呼唤,波比立即站了起来。“不,波比,你继续睡吧!没有人会来打扰你。”波比摇了摇尾巴,舔了舔埃克的手,趴下继续睡觉。

第二天,埃克正式住进了医院。医生给埃克插了一根氧气管,以保证他在睡觉的时候调节呼吸。那天夜里,埃克笑着对波比说:“波比,有了氧气管,今晚我们都可以安心地睡了。”但是半夜时分,熟睡中的埃克再次被波比唤醒了。“怎么了,波比?”埃克刚坐起身,却发现波比从地上叼起了一根塑料管子,送到埃克的手边。原来是氧气管从埃克的鼻孔中滑落到地上了。埃克不觉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将氧气管重新插进了鼻孔里,这一夜,波比再也没有吵醒他。

经过医生的精心治疗,埃克的病情逐步有了缓解,出院后,波比依然日夜守候在他的身边,虽然夜里时常有美梦相伴,但爱犬波比依然是埃克生命中最有力的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