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在那里等待我们的上师——香港世界青年佛学研讨会的见闻和体会

dayushan

(荷兰)益西洛吾

7月31号中午,顺利抵港。第一次来到香港,处处都觉新鲜,我的眼神一时都不知道该落往何处。与圆燕师兄会合后,前往香港教育学院,一路都在感慨窗外的景色,仿佛香港就是水天相接的地方。

一、初见上师

平时一直看上师的视频,我对上师并没有陌生感,反而像是相识已久,但从上师出现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已被点燃,不仅仅是我一人被点燃,整个会场都被点燃,大家都在高声欢呼。那位身穿红色僧衣的出家人,就是索达吉堪布!这时,我的头脑中浮现出那个困惑许久的问题,我与他素未谋面,只是学习他的书,听他的讲课视频,他不知道我是谁,也不知道我叫什么,他是我的上师吗?我又是他的弟子吗?

在当晚的开示中,上师讲,为了能够来港,他甚至推掉了贝诺法王转世灵童的坐床大典,叮嘱大家一定要珍惜这次宝贵的机会。我们参加研讨会,都是为了学习,而不是享受,接下来几天安排比较紧凑,希望大家都能够克服一下。

在讲到多宗教对话时,上师讲:“各宗教间要相互尊重,而不是伤害”。上师曾说:“宗教应该都是教人向善的”,“不要随意批评其他宗教,或许他对你没效,但并不意味着对千百万人丧失了价值。若依靠不同的宗教传统,将一个很坏的人变成好人,这就是宗教的目的,也是宗教的结果。我们必须承认每个宗教都有潜力,并要尊敬所有信奉他的人”。

二、社会责任——环保

上师在开幕致辞中强调,不管是否持有宗教信仰,所有人都应该开放内心,唯有如此,才能够接受各种有益的思想。而我们对很多事物都没有抱以足够的包容,以致草率拒绝,这并非明智的行为。

第一天的主题是环保,众多持有不同宗教信仰者就此展开对话与交流。意想不到的是,大家一致认为环境问题产生的根本原因是我们的“心”,根治办法需要从“心”入手。如印度教的Mattews先生就认为:问题不在于外在,而是在于我们的内心,社会鼓励消费,导致心中贪婪的扩大;伊斯兰教的萧伟乐博士举例说明:“我们吃饭吃饱就可以了,不要太撑”。

上师则从大乘佛法的角度指出:我们要在日常中有一种简单的生活方式。此时,我心中一震,这与我在微演说中的观点不谋而合,我计划提倡“简单生活”的观点,但又对将要进行的发言把握不足,觉得将环保的解决途径归结于生活简单化是否过于简单而没有很强的说服力。上师的肯定让我心中的紧张消失的无影无踪,耳边又响起圆燕师兄讲过无数次的话:“上师在那呢,你有什么好怕的。”

当天另一场精彩的辩论,题目是《雾霾治理-低碳还是低贪》。经过交流,大家达成共识,均认为环保问题的根源在于“心”,罪魁祸首是“心”中的贪念,解决的办法就是根治“心”中的贪念,但要根治又非一朝一夕。面对紧迫的环境问题,我觉得通过企业转型与技术突围的手段反而能够在短时间内取得进展,也许低碳与低贪双管齐下才是我们应对环境问题的最佳办法。

三、社会责任——道德

第二天,乔治华盛顿大学的Eyal先生做了《变化世界中的佛教道德观》的主题演讲,也使我深受启发。Eyal先生认为:“康德等人的道德教育过于死板,而中国传统文化中儒家思想将人置于天地之间,佛教则进一步升华,将人置于宇宙之间。香港理工大学的甘耀权先生从企业发展的角度出发,认为要做好社会责任,企业的主事人需要一套道德价值观来支持整个社会责任构架,回应社会和支持者的诉求。对于汉地来讲,汉传佛教的伦理道德观念是融合了印度佛教和汉地儒家思想,本土文化的历史产物对于中国人来说是最佳的选择。甘先生还借用了一个比喻来说明佛法与文化的关系:佛法是无色的甘露,而世界各地的人文文化则是五颜六色的瓶子,将无色的佛法甘露盛在带有颜色的瓶子内,我们看到的佛法就呈现出了不同的颜色。这就浅显易懂的解释了南、北、藏传佛教在表现形式上的差异。

最重量级的演讲嘉宾非上海海洋大学的崔维成教授莫属,崔教授是卓越的科学家、“蛟龙号”项目的副总指挥,更是三宝弟子。我以:“蛟龙号”项目中的责任、如何将佛法融入工作这两个问题向崔教授请教,崔教授说,刚被调到海洋大学研究所后被告知一定要担当“蛟龙号”项目的任务,既然承担了任务就一定要负责,为祖国负责。做一件事就要专注的把这件事做好。这个事我三年做不好就做三年半,三年半还做不好,就做四年。就如何将佛法融入工作的问题,首先,说话做事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实事求是;其次,把家庭、妻子、孩子的事情处理好,事业也要做好;最后,自己在工作中一切事情都很顺利,每当他向人请教问题的时候,没有人因为是“技术机密”而拒绝提供帮助。

我们在家居士是连接三宝与社会大众的最重要的一环。倘若没有在家居士,多数人鲜有机会接触三宝,又哪里有机会品尝到佛法甘露呢?在家居士要尽量处理好家庭生活与社会工作,虽不应追求世间法,但在佛法的摄持下圆满地处理世间法,亲朋好友自然也会亲近佛法。我们也尽到了三宝弟子的一份绵薄之力,能为上师三宝的弘法利生事业作出自己的贡献。

四、社会责任——公众利益

第三天,宗教比较学专家Alexander博士探讨了持有藏传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儒家以及社会普世道德准则的人们在南极受困情景下可能产生的反应。Alexander博士认为在以上几种不同的价值观中存在着共同之处,总结起来包括三点:(1)人们会接受现状并且避免暴躁或沮丧的情绪;(2)依照自己的道德行为准则做出行动;(3)会为身边每一个人的利益承担起责任。不同宗教信仰者与社会普世道德之间都存在着共识,那就是:我们都不单单只寻求个人的利益,我们也追求身边其他个体的利益。

五、大屿山放生

第四天,前往香港著名的宝莲禅寺瞻仰佛陀舍利以及天坛大佛,其中和上师一起绕佛,更让我倍感殊荣。用过斋饭后,在上师的主持下,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共聚香港百年古刹,众多因缘汇集促成了当日的放生。仔细回味下,因缘确实妙不可言,不可思议。

六、你也可以是菩萨

第五天,终于盼来了上师的演讲,题目是《你也可以是菩萨》。上师说,在一般人眼中,菩萨的定义一般可以分两种。一种是我们在寺庙中所见到的塑像;另外一种是故事中的人物,是人们在无奈之中的所求。但上师又说:“其实菩萨是菩提萨埵的简称,所谓菩提即是觉悟,而萨埵就是有情,是为帮助人们而所拥有的勇猛智慧。只要怀有一颗无私利他的心,我们都有成为菩萨的可能。上师接着补充说到,当然人们会希求自己的生活目标,佛教不会忽视这一点,但是我们应该在生活中换位思考,有一颗利他的心,尽量去帮助其他人。那么,菩萨究竟是不是一个很难达到的境界呢?上师讲到,当心里产生帮助众生的念头时,就是菩萨,我们就从普通人变成了菩萨。

依我之理解,上师对我们的教导主要有两点:一是要精进闻思,二是要尽自己的所能去利益他众。精进闻思归结起来还是为了能够更加有力的去利益他众。我想,上师的一切都融入了对我们的教诲之中,教导我们要去利益众生。上师为我们做了这么多,每天不辞辛苦用尽一切善巧方便向我们传达佛陀的清净教法,而我们呢?用什么来回报他老人家的慈悲?每想至此,我都万分惭愧。

回到一开始的问题,其实,在第一天晚上,我已想通了。当晚,我在休息区等待,并将作为发言嘉宾跟随上师一起进入会场。当上师出现的时候,我原本平淡的心激动得无以言表,紧张得张大了嘴巴,注视着上师的每一个动作与表情。上师的出现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大家纷纷上前要求与上师合影留念,上师就像一尊佛像,始终保持着微笑的表情,耐心的与大家合影,一个接一个,很难想象他要保持许久的微笑表情所付出的辛劳。这还只是当晚的情景,上师这般人物,再加上汉地人对合影留念的热衷程度,恐怕他在汉地的每一天都会遭遇若干次这种情况。但他没有任何的不耐烦,一直都和蔼可亲地满足所有的要求。他为什么要这样?答案很明显,自然是为了尽量满足一颗颗难以调化的心。

当时,我真心不忍要求上师与我合影,不忍心增加上师丝毫的辛苦,所以一直用手捂住我那张暂时无法合拢的大嘴,静悄悄地站在他身后。不想上师竟然转过身,微笑着对我说,你也过来合张影吧。撰写此文时,回忆此情此景,我的双眼又一次湿润了,因为我真切地感受到上师慈悲的光芒笼罩着我,这种感受难以言表。我当下便明白了,索达吉堪布当然是我的上师,因为他就是我们的上师,而且一直在那里等待我们。反而是我们自己一直选择站在阴影处,无法沐浴上师慈悲的光芒。因此,我们所要做的就只是迈出那一步而已。

  2014年9月2日

 


标题可更为:香港世界青年佛学研讨会的见闻和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