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你不会死亡的五种理由

Five Reasons You Won’t Die

fanyi

作者:罗伯特·兰萨

Robert Lanza

一直以来的教导都说,我们仅仅是一群细胞的组合,当身体功能消耗殆尽,我们就会死亡,故事也到此结束。我曾写过一本教材,解释了细胞如何构建人体内的所有组织和器官。但是,一系列的科学实验表明,我们对死亡的坚信,是建立在一个错误的前提之下,即,世界是独立于我们这个至上的观察者而存在。

本文提供了五个极具说服力的理由,以证明为什么我们不会死亡。

以下就是这五种理由:

理由一,你不是一个客观物体,而是一个特殊存在。根据生物中心论的观点,没有任何事物可以离开心识而存在。记住,你不可能透过包围着你大脑的头盖骨去看外面的世界。空间和时间并非是客观物体,而是我们的头脑用来将所有的事物汇为一体的工具。

1963年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尤金·维格纳说过:“不管我们未来的概念以何种方式发展,有一点将依然引人注目:对外部世界的研究导致的结论就是,心识所含是终极的实在。”

想一想不确定性原理——量子力学中最有名、最重要的原理之一。实验证实,它已经嵌入了实在的结构之中,但是,只有从生物中心论的视角出发,才能看清它的意义。假如这个世界真的是由跳跃的微粒构成,那么,我们应该能够测量这些微粒的所有性质。但对此我们却束手无策。对一个微粒而言,你做出的对其进行何种测量的决定,为什么会显得那么重要?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双缝实验:如果有人试图“观察”一个亚原子或者一束光从具有两条狭缝(或两个洞)的屏障上的哪一条缝(哪一个洞)穿过,那么,亚原子或光束就会显示出像粒子一样的行为,并且在置于屏障之后的接收屏上产生“坚实物”式的撞击,撞击的位置对着屏障上的单独一条缝隙。就像一颗微型子弹,从逻辑上说,它只能从两个洞之中的某一个穿过。但是,如果科学家不去观察微粒运行的轨迹,那么,它会显示为“波”的行为,也就是说,可以同时从两个洞穿越而过。为什么我们的观察可以改变发生的事件?答案就是:“实在”是这样一个过程,它需要我们的意识参与其中。

双缝实验是量子效应的一个例子,通常认为,这种效应只能在微观尺度中发生。但是,以巴基球和碳酸氢钾晶体为对象的实验显示,“行为依赖于观察者”这一特性,可以延伸到普通人类尺度的实体世界之中。事实上,研究人员近期揭示(《自然》2009),一对离子可以被诱入到纠缠态,以至于即使它们相距甚远,其物理特性仍会被“绑定”在一起。这是为什么?因为空间和时间不是硬邦邦、冷冰冰的客体,它们仅仅是便于我们理解的工具。

死亡在一个没有时空(译者注:“timeless, spaceless”,通常译为“永恒、无限”)的世界中并不存在。在他的老朋友去世之后,阿尔伯特·爱因斯坦说:“现在,贝索又比我先行一步,离开了这个奇怪的世界。但这并不意味着什么。像我们这样的人……明白过去、现在、未来的区别,只不过是一种顽固、持续的幻觉而已。”事实是,你的精神超越时空。

理由二,能量守恒是一条基本的科学原理。热力学第一定律说,能量不能被创造也不能被消灭,它只能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另一种形式。尽管我们的身体自身会毁灭,但是,那个“我”的感觉只是大脑中20瓦特的能量“云”,而这一能量并不会因为你的死亡而消失。几年前,科学家们展示,他们可以逆向改变过去发生的事情。粒子在通过一个装置的分叉处时,必须“决定”自己如何行动。在稍后的时刻,实验者可以拨动一个开关。结果显示,观察者那一刻的选择,决定了粒子之前在分叉处的行为。

将这20瓦特能量想象成仅仅是对一个投影仪的电源开关执行一次操作的能量。在实验中,无论你将开关拨到“开”或“关”的位置,对投影负有责任的只是这同一个电源。就像在双狭缝实验里,是你的行为令物理实在发生了“坍缩”(译者注:“collapse”,这里借用了这个单词在量子力学中使用时的特定含义。此处可以通俗地理解为:在未对体系进行测量之前,体系的状态只是作为一系列可能性事件各自的发生概率而存在,对体系进行的测量,使体系“变为”或“塌缩为”一个特定的状态)。死亡时,这一能量并不会消散于环境之中——就像老牌机械主义世界观所认为的那样。它并不具有独立于你的实质。正如约翰·惠勒,这位受人尊敬的爱因斯坦的同事所说“没有一种现象是真实的现象,除非它是被观察到的现象。”每个人都创造着自己的“实在”空间——就像乌龟背着它的壳,我们也携带着环绕自身的时间和空间。因此,不可能有一个绝对的、自性存在的基质,使得能量能够消散于其中。

理由三,尽管我们通常会拒绝平行宇宙的观点,并认为这是虚构的,但是,对于此类观点,确实有数量可观的科学依据。量子物理学中非常著名的一条原理就是,观察结果绝不可能事先被预测到,相反,被观察的量存在着一个可能取值的范围,每种取值都有相应的概率。对此的一个主流解释就是“多重世界”理论,这一理论认为,每一种观察结果都对应着相应的不同宇宙(“multiverse”,即“多重宇宙”)。存在着数量无穷多的宇宙(包括我们的宇宙),他们一起构成了整个“物理实在”。任何可能发生的事件都会在某个宇宙中实现。在这种图景之下,死亡不会以真正的意义存在。所有的宇宙都同时存在,无论其中的某一个宇宙发生了什么。就像上文提到的在实验中切换开关的情况一样,你是事件的动因,是你经历(即“观察”)了它。

理由四,你会通过你的孩子、朋友以及所有你生命中接触过的人继续活着,不仅是作为他们的一部分,而且是通过你的每一个行为所“坍缩”而成的历史继续存在。理论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和伦纳德·姆沃迪瑙说过:“根据量子物理学,过去和未来一样不确定,它只是作为一系列可能性事件各自的发生概率而存在。”在生物物理系统中有更多的超出想象的不确定性。在我们的实际观察进行之前,“实在”是不能被完全确定的(例如薛定谔的猫实验)。这里存在着在你自己的生命中你所确定的整个历史领域。当你与他人接触时,你不断地“塌缩”着越来越多的“实在”(即,时空事件,你的心识由它们所“定义”)。当你去世时,你的存在会像一个幽灵般的木偶操纵者,在你所知道的所有宇宙之中延续下去。

理由五,如今,你碰巧幸运地活在无限的顶端,这并不偶然。尽管这种机会的可能性只有亿万分之一,但大概也并非是“撞到”的好运,而是注定的必然。虽然你终将从这一个“实在”中退场,你,作为一个观察者,将永远不停的“塌缩”出越来越多的“当下”。你的心识将永远处于当下——平衡于无限的过去和不确定的未来之间——时停时歇地沿着时间的边缘,游走于众“实在”之间,经历新的冒险,结识新朋,重逢老友。

文章来源:

http://www.robertlanzabiocentrism.com/five-reasons-you-wont-die/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徐媛

一校:曹颖

二校:央金措、Baron Lee、圆言

终审:zhangcx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