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麻醉医生的遭遇

0902-5

我是一名麻醉医生,在某医院工作了七年。我们工作的一部分就是去门诊做无痛人流。其实早在实习的时候,就已经跟随老师做过无痛人流,这也理所当然被我们当成学习的一部分,因为没有接触佛法,不明白真相,认为这就应该是我的工作。现在的人流数量已经不得不用“泛滥”来形容,纵欲和道德的沦丧成为主要原因,各医院的大力宣传和推广也是一个重要因素,真的不知那些鼓吹流产的医院和医院负责人以后会遭受多大的恶报。

刚开始工作的时候,一天只有几个手术,两三个,四五个,有时都没有,想不到几年后发展到一天至少十几个,最多一天做过三十几个,这也是所谓的医院的发展,这只是区区一个小医院而已。

工作一年多以后,我和相恋了四年多准备谈婚论嫁的的男友发生矛盾,最终分手,后面一个男友对我一点都不好,但我却像着了魔似的欲罢不能,那一年真的是炼狱般的日子,真的是不堪回首,痛苦至极啊,但恰恰又是在这种情况下,我遇到了佛法,虽然当时很恨他,现在想起真的要感谢他,如果不是他给我这样的痛苦经历,我也不可能学佛。刚开始学佛,也还不知道帮助别人堕胎的罪过,依旧还是照常工作,后来遇到了我现在的老公,我们在一起没多久就开始争吵不断,其实也没什么特别严重的问题,反正就是心情不高兴就会吵架,就这么吵吵闹闹中还是结婚了,婚后依旧争吵不断,有一次只差一点点就离婚了,答应再给彼此一次机会,结果就有了孩子,这无疑大大缓解了我们之间的矛盾。

我依旧在上班,怀孕后刚好遇到住院部手术室装修,味道很浓烈,没有办法,我就天天在门诊做人流(这也是业力所致吧),当时已经知道帮人堕胎不好,但没有选择,就只有做的时候念念佛号。从孕中期开始,我每晚一两点钟就会醒,然后就是一夜无眠,我不知道为什么睡不着,第二天心情也很烦躁,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我生产。其实在我怀孕期间也读《地藏经》回向给孩子累生累世的冤亲债主,还经常为孩子放生,盼孩子顺利出生安乐易养。

生了孩子后,孩子从月子里每晚哭,心想孩子小,大了就好了,现在都过一岁了,晚上还是莫名其妙就哭,既不是饥饿,也不是寒冷,也不是缺钙,也不是生病发烧,该排除的都排除了,我真的觉得很痛苦啊,这一年多来,一个好觉都没睡过,心里是五味杂陈啊,有时连死的心都有了!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净空法师的访谈《珍惜生命,请勿杀子堕胎》,心里真的很怕很怕,我协助医生杀过那么多孩子,他们不找我报仇么?每天都在想这个事情,我不想要这个工作了,可我没有勇气啊,我是公招的事业单位编制人员,工作稳定,一个月也有好几千块钱的收入,如果我要辞职,没有人会理解。这个问题我是纠结了很久,也咨询了一些师兄,这个事情确实不能做,最终我选择了辞职。压力自然不用说,来自家庭,来自单位,但我还是很坚定,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想。无数个日夜我都从噩梦中惊醒,在辞职前还连续几天梦见自己被人拿刀一刀一刀割肉,梦中的我到处躲,到处藏,似乎还是跑不掉,梦中的我惶恐不安,就像那等着被堕胎的孩子一样没有依靠,只有等着被肢解……是业力之恶报?或是我还有一点善根,佛菩萨让我亲身体会那些堕胎孩子的苦痛?我在此真诚的忏悔我的无知和恶业,唯一化解怨恨和帮助他们的方法只有念佛回向,平时将所作一切功德也都回向给他们。

辞职后没有再做被人割肉的噩梦了,但是我却不记得有多少次做梦梦见自己挺个大肚子要生了,要不就梦见已经生了。有一天晚上明明还在做梦,却突然醒来,我很清醒,也很清晰看见一个婴灵宝宝飘在空中,穿着一套蓝色的衣服,手里抱着个皮球,看不见容貌,飘到屋顶就不见了,前段时间有两晚都听见孩子在哭,声音很大,把我哭醒了,醒来又没声了。我知道一直都有婴灵在我身边,说我不怕是假的,其实我的内心很怕,但是没有办法,自己种的因只有自己去承受果,我只希望他们能够信佛,念佛,早日往生净土,也希望他们能够原谅我,我愿将所作功德都回向给他们。

所以,我跪求所有想堕胎还没有堕胎的人们,求您们高抬贵手放他们一条生路,不要当您想要他们的时候,才觉得那是一条生命,是自己的骨肉,也许生了他,您会苦一时,但如果您杀了他,那个苦才是无量无边的啊!因果报应,丝毫不爽,轻则会影响夫妻关系,重则会付出惨烈的代价。请那些已经堕过胎的人们,让我们一同忏悔,认真修学佛法,老实念佛,只有我们提升了自己,婴灵宝宝们才能真正得到利益。想想这样的天寒地冻,可怜的孩子们在外面忍饥挨饿,如果是我们现在的孩子在外面遭受这样的痛苦,作为母亲的我们会是怎样的心情,都是自己的骨肉啊!想着都心痛……

我想我不会停止帮助婴灵宝宝们的步伐!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daf0330101gpf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