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的开示

0924-1

(瑞士)明契

翻译: 赵欣

摘自《禅》1999年第5期

不久前,在一个不远的镇上,有一处与你的房子一样的住所,那里住着一只不同凡响的老鼠。虽然它相貌从各方面来说非常一般,但是它的生活态度却是异乎寻常。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当它还是一只小老鼠时,鼠妈妈就向它讲明,它们这一类注定被猫猎捕,终有一日会被一只描吃掉。束手就擒?小老鼠想,这样的生活我宁可不过。不,决不!然而,对于这悲惨的状况究竟能做些什么呢?

她想啊想啊,似乎还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直到某一天,它想出一个惊人的主意。这个主意非常简单,可是却是破天荒的,或许就会管用呢!无论如何,它对自己说,这个想法值得一试,即使丢掉性命也在所不惜。遭到猎捕的生命,活着又有什么价值呢?

老鼠尽管很害怕,害怕得要命,但还是鼓足全部勇气。猫又出现了,老鼠拼尽全力,发足狂奔,但不是逃命,而是向着猫直冲过去!“吱吱–!”它尖叫着,挥舞着胳膊,威胁地龇着牙齿。在这漫长的瞬间,它的心“怦怦”乱跳,好像都提到嗓子眼儿了。这个办法会奏效吗?或者刚才还不如像其他老鼠一样,干脆一下子窜进老鼠洞里?

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是在做梦吗?不,不是!它从来也没听说过这种怪异的行为。这只老鼠发疯了吗?难道它不知道老鼠应该被猫猎捕?怎么会反过来呢”显然,这只老鼠一定发疯了,或许传染上了某种疾病!情况万分危急!唯一的方法就是逃命。于是,猫—下子窜上主人的裤腿,钻进他的怀里,弄得主人大惊失色。

同样的情形,日复一日,周复一周地重复着。被老鼠猎捕的猫精疲力竭,终于垮掉了,不得不送进SPCA避难所。

消息很快传遍了居民区,人们不再谈论其它的话题。从来没有人听说过这种事情。该怎么办呢?有一点是肯定的,每一位猫主人都确信,他们的宠物很快就会把这只罪有应得的疯狂的老鼠教训一顿。

于是,一只接着一只,人们把他们的猫带来,要重新树立这个种族的荣誉。然而,一只接着一只,都以可耻的失败而退缩。附近每只配得上自己名字的猫都有机会,但没有一只成功,形势看上去异常严重。

一天,住着怪异老鼠的房上响起了敲门声。一位谦逊的矮个男人说道,在镇子另一头,他听说了老鼠的英勇事迹。他相信他的猫可以解决问题。

在约定的那天,居住区里所有的猫聚集在蒙受耻辱的地方,要亲眼目睹它们的大复仇。哪类猫是它们最后的希望呢?猜测在猫儿们当中蔓延开来。它应该体魄如虎,年轻力壮,无所畏惧,敢于冒险。其他的猫郑重地表示赞同,并且补充道,它目光如电,凶残无比,爪牙大得吓人。正当它们的想象无以复加的时候,响起了敲门声,所有的目光都转向门口,都想一睹英雄的风采。

台子搭好了,几十只败下阵的猫站成半圈,围在角落。在这屋子里,它们共同的敌人正在趾高气扬,毫无羞耻地踱步。当它们听到新的挑战者来了,本能地站在一边,让出一条通道,正对着老鼠所在的角落。

当它们的英雄走进屋子的时候,在场的描儿都惊呆了,鸦雀无声。这就是它们寄予最后希望的救世主吗?这就是身强体壮如老虎一样的猫吗?它们的惊愕变成了嘲弄。在“咯咯”地冷嘲热讽中,站着一位年老、矮小、衰弱、异常丑陋的母猫。她的皮毛没有光泽,上面还有几处伤疤,冷漠地站在那里。更有甚者,她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肩负的巨大责任。事实上,尽管她睁着双眼,目光却象梦游者一样不看东西,全然不顾紧张的形势。

她慢慢地向前挪步,不慌不忙,不费丝力气。一——二—— 三——四,她的爪子无声地踏在地板上,“咯咯”的笑声停了下来,猫儿们顿时—片寂静,静得吓人。

那只老鼠,尽管还在继续续着它那古怪的动作,却越来越惊恐地观察到,这只猫正向自己逼近。猫虽然睁着双眼,直视老鼠,却对老鼠带有侮辱性的举动视而不见,不为所动。老鼠使劲地翘起鼻子,摆动舌头,象以前一样故伎重演,但是丝毫不起作用。

猫继续向前走,步履虽慢,却也稳健,如同梦中一样。她的心似乎是在别的地方。然而,这种毫无目标的神秘之中隐藏着可怕的力量。

突然,老鼠停下它徒劳的骗人把戏,意识到它是在空中画图,它一直在空空的舞台上表演着,而它的对手根本不加理睬。当它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它发现自己已经被逼在角落里了。它满怀恐惧,浑身僵直,一声不情愿的尖叫从细细的喉咙中挤了出来。

猫把老鼠踩在脚下!只见它几乎是漫不经心地弯下腰抓住老鼠的脖颈,“咔嚓”一声,老鼠倒了下去,死在猫的肢下,被它看似柔和的小动作杀死了。猫坐了下来,开始梳妆打扮,与此同时,时间仿佛凝固了一样。

在屋子的后面,响起了低低的说话声,声音越来越大,海潮般向前涌动,最后,在猫的脚下,变成崇敬的欢呼声:多么漂亮的技术!毫不费劲的动作!它们异口同声“喵喵”地叫着,“请把您的密诀传授给我们吧!”但是,它,似乎没有听见一样,继续梳理,只是时而懒洋洋地打个哈欠。猫儿们一次又一次地请求:“请把密诀传给我们,请把密诀传给我们!”

于是,第一次留意周围崇拜它的猫群,这只母猫说道:“亲爱的兄弟姐妹们,猫朋友们”,它安详地说:“我唯一的密诀是根本没有密诀。我的技能不是为了杀死老鼠,而是为了生活。这一点用于一切事物,是从实践经验中得来的。我是这样发现的:当我还是小猫的时候,有一天,我正坐在窗台上晒太阳。妈妈突然唤醒了我,说道:‘拿一便士买你的思想’。我得不到那个便士,因为我没有思想可以出售。我记得那绝对是圆满的如是而已。如此自足,以致妈妈的声音不受欢迎地打断了它。正如我想的那样,这个突然的领悟会彻底地改变我的生活。

“现在,它是如此简单和明确,对我来说,它已是第一性,而非第二性的东西。这样,它使我的生命处于一种绝对美好的圆满状态,事来即应,无需特意用心,即达到目的。

“这个发现是什么呢?只是吾心本来是空。这颗本来空寂的心是圆满无缺的,就在那里等待我去受用,因为那是我的自性。在妈妈唤醒我以前,它是我强烈满足感的源泉。

“我们大家的自性就象没有底的水桶,每个念头自自然然地通过我们的心,而不留下任何痕迹。平实、无谬的心就该如此。但是,由于我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们不能体认固有的自然显现的佛性。

“由于这个失误,我们试图填满自己的脑子,不停地回收我们的念头,导致本来空寂、明净的心,变得愚钝和阴暗。

“你们看,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你那愚钝、无明的心为老鼠提供屏幕,使得它把欺骗投影到上面。与此相反,我的心空寂而明净,对它的荒诞举动就是不留影响,它的伎俩就完全失败了。

“这就是我仅有的‘密决’,我已经告诉了你们。现在,你们明白了,这不是一个改变心性的问题,而是要发现你的本来面目。通过观察心的功用,如我一样,你也可以做到这一点。你会发现心的本质是空,也就是本来圆满的,无分别地接受每个新的环境。

“如果你想找到获得这个心态的路径,你的护照就是通过禅观了解你的心理作用。通过这条路,你对于心的本来面目都会有新的洞察。

“要获得这种技能,必须付出真正的努力和时间,才能改变一生的习惯。但是,—分汗水—分收获,你会成为不可战胜的猫!”

结束了这番话,它懒懒地伸伸腰,悠闲地走了出去,留下颇感惊讶的猫儿们回味它的开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