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贵族高中的三堂课!

口述/赵宇

撰文/林石

0922-1

第一课:不想变穷人,就先认识贫困!

我父亲是义乌(注)从事小商品交易的老板,身家千万。初中快毕业时,父母决定送我去美国华盛顿的贡萨加私立高中,这是一所有着近200年历史的顶级贵族学校,来此就读的学生非富即贵。

说起来,父母算是用心良苦,为了能“与国际接轨”,出国前,他们把我送去学打高尔夫,苦练马术,高薪聘请获过奖的跳舞达人教授交际舞、街舞……开学第一天,我带着一种炫富比贵的心态,穿着顶级名牌服装,开着名贵跑车来到学校。

“嗨,你是从中国来的吧?”两个男孩主动走上来与我打招呼。“是啊,你们好!”我以为将结识两个新朋友,没想到,其中一个男孩狂笑着对伙伴叫道:“我赢了!”另一个则冷着脸摸出本支票夹,刷刷写下一串数字交给对方,获胜的家伙不无得意地念叨着:“中国的有钱人都喜欢摆阔,你连这都不知道?”

随后我郁闷地找到了第一堂课“社会学”所在的教室,走进喧闹的阶梯教室,我一眼就看到刚刚拿我开涮的两个美国小子,他们冲我露出坏笑,点名的时候,我特意记住了他们名字:加理斯和巴克。意外的是,社会学老师曼利先生在点完名后,直接叫我们去操场集合,那里停着一辆大客车。在行驶了40多分钟后,车子在一个挂着“无家可归者救济中心”牌子的大门前停了下来,曼利先生和蔼地说:“能来贡萨加上学,说明你们都家境殷实,可谁能告诉我,你们对社会最欠缺的认知是什么?”大家面面相觑,一脸的茫然。我看着车下那块牌子,突然心中一动,答道:“应该是贫穷。”曼利先生赞赏地点着头说:“没错,富有的出身决定了你们容易片面地认识现实社会,我的责任就是将你们的认知补充完整。”

眼前出现的一幕还是让我震惊不已,宽敞如机场候机楼的大厅里,一张挨一张整齐地放着数百张行军床,上面或坐或卧着一个个要么愁容满面、要么表情漠然的流浪者。

我的服务对象是一个衣着比较整洁、看上去挺和善的老人,他直盯着我没头没脑地问道:“你认识我吗?”老人俯身从床下摸出两张旧报纸递给我,上面的头版头条有一张放大的照片,里面那个笑得意气风发的人看着有些眼熟,我草草读了一遍,是一篇对商界传奇人物布隆格的专访。“这就是我。”老人用手指敲着照片苍凉地说:“我曾经富得流油,但挥霍、离婚和投资破产让我如今不名一文。”我不禁心头一颤:财富如流水,稍不谨慎,它就可能一滴不剩。

第二课:为他人是一种商机!

贡萨加有一条很特别的校训:做为了他人的人。

由于与生俱来的优越感,贡萨加的富二代们多少有自我的性格,我与加理斯和巴克的矛盾尤为突出。我在球队里打的是后卫,而加理斯打中锋,在训练中,我们之间最经常发生的摩擦就是,我把本该传给加理斯的球传给了其它人,而他在我受到阻击的时候故意拖延救援……教练马尼看在眼里,找我们谈过几次话,我们两人都不约而同地否认与对方有矛盾,并且找种种理由来推脱。

转眼迎来了校际篮球联赛,我以为深知我与加理斯矛盾的马尼会有意在比赛中将我们分开,谁知比赛一开始,他就让我们同时上了场。我决定暂时将个人恩怨放在一边,以大局为重,显然加理斯和我想到了一起,我们之间配合得前所未有地默契。到第三节结束,我们领先了对手10分,如果不出意外,胜利非我们莫属,但此时,我的心理开始有些失衡。第四节比赛开始了,我开始有意避免让加理斯得分,当我惊觉不妙想扭转时,为时已晚,最终我们以一分之差败北,看到队友们鄙夷的目光,我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教练马尼却没说什么,只是叮嘱大家做好准备,迎接下一场的比赛。我以为自己只能在场边坐冷板凳了,却不想两天后的比赛,马尼又在首轮把我和加理斯同时派上了场。那一刻,我真是感激涕零,彻底抛弃了心中的私欲,最终经过艰苦的激战,我们队以微弱的优势战胜了强劲的对手。

比赛结束后,加理斯突然走过来,用少有的诚恳语气说:“嘿,伙计,下午一起去游泳啊?”我用力点点头说:“好啊。”

“嘿,孩子们,祝贺你们终于开始理解我们的校训了。”马尼教练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高兴地拍着我们的肩膀说,“知道吗?要想成功,首先你得学会理解他人,在成就别人的同时也成就了自己。”

第三课:如何靠自己成为有钱人!

一入学,学校就为所有学生建立了虚拟的个人账户,每个人都获得一定数额的校内虚拟货币做启动资金,此后,我们要做的就是怎么利用这笔钱创造出更多的财富。每个月末,学校在盘点每名学生的个人资产后,会推出财富排行榜,公布当月名列前十的“富翁”和倒数十名的“穷人”。

拿到启动资金,我犹豫了很久都不知该做些什么,于是打电话向老爸求助,老爸也很踌躇,说国情不同,最后建议我把钱存银行,稳稳当当地拿利息,因为有投资就有失败,只要有同学投资失败了,我就排在他前面了。

我觉得此法甚妙,将虚拟货币存进了校内银行。然而,我低估了那些富二代的赚钱本事。月排行榜出来后,我竟然排在了倒数第一名。接下来,我开始试着拿这些钱去投资,在尝试分析了每只股票的优劣后,我将所有资金都押在了一只名为“魔幻信息”的股票上,这次我的眼光比较准,当月获得了近五个百分点的回报率。尽管月末我仍不幸进入了穷人排行榜中,但名次提前了三位,不管怎么说,算是有了一些进步。

为了跻身于“富人”行列,我开始利用课余时间拚命恶补各种金融知识,这时,加理斯向我提出建议:“要想成为真正的富翁,不能只把钱拿去炒股押别人的成败,应该有自己的实体。”

他的话让我豁然开朗,可是卖些什么好呢?最终,我把目标商品定位在具有中国特色的各种民族工艺品上,价格也决定走高端路线。

不出所料,这些有着独特中国民族风情的工艺品在学生中大受欢迎,我的资产在当月就翻了两番,随后,我的“中国工艺”公司在校园中成立,并在一年后成功“上市”,成功冲入“富翁”行列。

转眼,毕业的日子到了,此时我已经收到几所常春藤大学的入学通知。一天母亲打来电话,哭着告诉我,由于投资失误,爸爸的资产在还清银行借款后大幅缩水,以后我可能还需要打工补贴学费。如此噩讯,如果放在三年前,我一定会视同世界末日,但现在,贡萨加的教育磨炼了我的意志,我相信凭借自己的能力同样可以取得成功。

家庭的变故让我对贡萨加的“富二代”教育有了更深刻的体悟:财富并不会理所当然地延续,金钱的世界充满变量。要想立于不败之地,就要懂得居安思危,让自己的内心强大,这样才能永远驾驭金钱,而不是被金钱左右命运!

(注)义乌市位于浙江省中部,为浙江省综合实力第三大县市,也是中国经济发达县市之一,2005年,联合国与世界银行、摩根史坦利公司等多家世界权威机构联合发表的《震惊世界的中国数字》报告中,义乌市场被称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义乌小商品博览会已成为广州易交会、华东交易会之后的中国第三大贸易展览会!

文章来源:《知音·海外版》2011年第6期